弹痕 第一章 特权阶级-上
午休小说网
午休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同人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全本的小说 娇妻物语 小姨多春 孽乱村医 桃色美人 荒村野性 畸爱博士 雪白嫂子 留守村庄 走村媳妇 乡野情狂 官场小说 经典名著 笑话大全 综合其它
小说排行榜 人面兽医 女友出轨 妇科医生 三人同床 惹火乡村 合家情缘 若母痴欲 残花败柳 慈母憨儿 女友故事 侦探小说 现代文学 短篇文学 热门小说
午休小说网 > 军事小说 > 弹痕  作者:纷舞妖姬 书号:22498 更新时间:2013-2-6 下一章 ( → )
第一章 特权阶级(上)
  战侠歌就这样背着杨振邦,一步步走出了中科院的地下基地。没有人再去阻拦他。因为凡是知道战侠歌的人都明白,在这个时候,除非是把战侠歌的命留在这里,否则就算是打断了他的双腿,他也会爬着把杨振邦背出去!

  在经过那个着人非要洗十五分钟热水澡的浴室时,战侠歌一脚就将已经紧锁的浴室大门狠狠踢出四五米远,撞到对面的墙上,发出“当”的一声巨响。找出自己原来的军装,战侠歌不声不响的默默的把他们穿好,看着老老实实坐在一张长条椅子上的杨振邦,他半小时前还躺在中科院研究所的实验室里,在那个拥有恒温调节装备的生命维护设备里,他身上贴着细细的十几电缆,除此之外,杨振邦绝对称的上一丝不挂。现在他坐在那里,虽然脸上还带着笑容,但是却冻的嘴微微发抖。

  战侠歌目光四下一扫,反正李向商是校长,是这里的贵宾,战侠歌干脆大手一伸。也不管合不合身,就把李向商的衣服丢给了杨振邦。李向商校长的钱包和一些随身物品,就端端正正的放在衣服的旁边,战侠歌抓起李向商校长那只沉甸甸的钱包,打开一看不由大失所望。

  李向商,唐唐的第五特种部队校长,一位中国人民解放军手握实权的大校,师级干部,前途无量的好苗子,万众瞩目的英雄人物,怎么就这么穷?!

  把钱包里仅有地一百元大钞连带几张小钞一起进口袋里。竟然敢把贼爪伸向校长大人的战侠歌,到现在真是意犹未尽,干脆把李向商校长的手机,手表,打火机和他的银行卡一起卷走。才走几步。战侠歌想起来什么,又重新走回去,手一伸,把衣箱最底部的那把车钥匙也抓在了手里。

  李向商校长通过内部闭路监视系统,看到战侠歌竟然把他打劫的这么彻底,他不由连连摇头苦笑,而战侠歌嘴里小心嘟囔了几句话,更将李向商校长气得血直线狂飙。才四十多岁的人,就有了动脉硬化的症状:“怎么说也是一辆悍马吉普车呢,挂着作战部下发的全国演戏用的军用牌,上高速公路不用花钱,临时停车不用买单,闯红灯不怕警…实在穷的不行了,把军牌随手一丢。当贼脏卖给二道贩子,凭我的口才,怎么也能换回个万儿八千吧?!”

  在所有人众星拱月般的“护送”下,战侠歌终于背着杨振邦走出了那撞大厦。当战侠歌背着杨振邦走入地下停车场,找到他嘴里怎么也能换上个万儿八千的军用悍马吉普车,并把杨振邦小心翼翼的放到后排作为上时,两个人对视了一眼,异口同声的问道:“去哪”?

  就在这个时候。战侠歌从李向商校长那里打劫过来的手机响了,不用问也能猜出来,这个电话是李向商校长打过来的。

  “战侠歌。你干的真不赖啊。”

  李校长声音很平静,平静的就连战侠歌也无法判断现在校长大人的怒气,究竟积蓄到什么样的程度了。

  “我派你做队长,代表中**人参加‘蓝盾’军事体育竞赛。你临阵抗命的帐我还没有和你算,你竟然就变本加历,又做出这么一手来!”李向商冷哼道:“你当中科院基地是什么地方?你又把孙雷镜院士当成了什么人?那里是你可以由着子,任意妄为的地方么?!我告诉你,就算我到了那里,也得老老实实规规矩矩的做人!就算是我面对孙雷镜院士,也的恭恭敬敬!就算我想向孙雷镜院士要人,就算救醒杨振邦所需要的天文数字的科研经费,都是我们军方。我们第五特殊部队咬着牙硬挤出来的,人家说不给,我也不能硬抢…”

  说到这里,李向商校长的话猛然打住了,而战侠歌的眼睛突然亮了。

  “奥…原来校长已经不仅一次来到这里,而且向那个什么孙雷镜院士要过人了,却碰了一鼻子的灰啊。”

  战侠歌从鼻子里级出一声拉长的,怪异之极的音符,熟悉他的人都明白,在这个时候。战侠歌那颗充逆向思维,可以气死人不偿命的大脑,已经百分之一百二的超功率转动。

  “人家说不给,校长有自己的身份,当然也不好抹下脸硬抢,所以校长大人就把我带来了,反正我只是一个无足轻重,脸皮又够的马前小卒,就算做了什么,只要没被当场打死,您这位校长大人,不也可以用旁观者清的姿态,帮我和和稀泥嘛!哇…敢情,您是把我当抢使啊?!”

  李向商校长瞪大眼睛,而战侠歌就继续在那里充分放飞夸张的想象,和大胆的假设“让我想想啊,孙雷镜院士救活杨振邦大哥,是想进行他的人体冷冻实验,收集一大堆实验数据,做着让人类生物医学得到跨越发展,他老人家也能获得个什么诺贝尔医学奖的美梦。可是我们第五特殊部队,干吗非要掺上这一脚?总不会觉得杨振邦大哥是个人才,救活了之后他也接受十五年特殊训练,成为部队的第四颗獠牙吧?!”

  说到这里,战侠邦的身体突然狠狠的一顿,因为随着他的推理,直到这个时候,他才想明白了杨振邦重新睁开眼睛面对这个世界时,最重要也是最有意义的。

  “校长,您的提款卡密码是多少?还有,这么多年了,您一直没有结婚,至于有没有地下情我就不知道了,请问,您一共存了多少老婆本?简单的说,就是请您回答。我手里的这张银行提款卡里究竟有多少钱”

  面对思维跳跃如此活跃的战侠歌,就连强者如李校长。也听得有了几分发呆。过了好半响,李向商才清醒过来,一个刚刚把他洗劫一空的强盗,竟然还不知廉的向他询问提款卡密码。

  李向商气急败坏的怒哄道:“你小子想干什么?!”

  战侠歌这个马上要被踢出第五特殊部队的败类,在这种情况下,竟然还能够理直气壮,驴头不对马嘴的道:“报告校长,我要请两个月长假。”

  李向商必须要承认,战侠歌的脸皮之厚。绝对已经达到了一种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境界。

  “我想请校长,再给我两个月的时间。”说到这里,战侠歌的声音慢慢的低沉下去。“我想用军人的身份,陪着杨振邦大哥,走完他最后一段路。我想陪杨振邦大哥,转转我们的土地。让他可以亲眼看一看,几十年后的中国到底是什么样子。”

  “我爸爸是军人,我爷爷也是军人,我从来都没有见过我的爷爷,因为他已经死了,死在了抗美援朝的战场上。”

  战侠歌扭头望着坐在悍马吉普车后坐上,正在对着他微笑的杨振邦,轻声道:“我爸爸经常对我说。假如我的爷爷能够重新睁开眼睛,看一看我们现在强大的中国,那该有多好啊?!其实我认为,我的爷爷真够幸运了,他有机会用自己的双眼,见证了我们新中国的崛起。在他之前,有多少前辈和先烈,在中国最黑暗最无助的时代,将他们的鲜血抛洒在了我们的脚下的这片土地上?谁知道,他们现在安息了没有。他们瞑目了没有?”

  “所以,无论是校长还是孙雷镜院士,都希望杨振邦大哥能够醒过来。能够让校长心甘情愿,从我们部队训练经费中拿出一大笔天文数字的资金,唯一的原因就是,校长希望能通过杨大哥的双眼,去圆我们中国几代军人的梦!让他看一看。他们用鲜血和生命打拼出来的这片万里江山,我们…”

  说到这里,战侠歌的眼前,突然浮现起那个用自己生命捍卫了军人的尊严,陪伴的着失事的潜艇一起慢慢的,慢慢的沉向太平洋最深处的孙静大哥,他想起了在冰大板战场上,为了让他们成功突围,而放弃了所有希望,最终战死在沙场的中国第五特殊部队第颗獠牙,龙建辉大哥,他想起了为了寻找他,而带领一群老兵重新走上战场,只为了把一句话送到他耳边,就付出了生命的朱建军教官。

  战侠歌沉默了很久,很久,才轻轻着鼻子,用发颤的声音,道:“这片万里江山,我们…守的住!”…

  电话彼端陷入了沉默,过了很久,战侠歌才听到了一串由六个阿拉伯数字组成的密码,紧接着,电话被掐断了。

  “他确实有骄傲的基本!”在李向商的身边,有一个头发花白的人,叹道:“仅仅是你多说了两句话,他就能得出几乎完全正确的判断。先天的聪颖,再加上后期严格的训练和不断面对生死挑战,发出来的敏锐直觉,怪你会这么重视这个叫战侠歌的年轻人。假如他真能去掉身上过于张扬无忌的个性,以他的才能,前途必然无可限量。”

  李向商微微的摇了摇头,道:“我更看中的,是他身上那种热血忠魂!”

  假如战侠歌这个时候在场的话,他一定会吃惊的跳起来,因为站在李向商身边,和他用朋友的方式亲密交谈的人,赫然就是赖着杨振邦不还,据说连李向商校长的帐都不卖的孙雷镜院士。

  战侠歌发动了悍马军用吉普车,他道:“喂,知道吗,你最多还能活两个月。”

  杨振邦道:“恩,原来我不知道,现在知道了。”

  “这两个月我来陪你,如果你现在有什么想去的地方,有什么事情想做的话,我可以陪你去完全,当然了,如果你喜欢花天酒地吃合嫖赌的话,只要我们校长那张提款卡里的钱足够,我乐意奉陪。”

  “能者多劳。”杨振邦挑着眉毛道:“我现在是两眼一抹黑,除了你谁也不认识。规划行程,让我这两个月活得有滋有味的任务就交给你了。”

  生与死,两个人在交谈中都带着一种常人根本不可能拥有的洒与淡然,因为战侠歌和李振邦这种老兵的眼里看来,就好象蝴蝶的蜕变四季的替一样正常。

  战侠歌上下大量了一眼杨振邦,怎么看他也不像是从农村征召入伍的普通军人,战侠歌突然问道:“你家是什么成分?”

  杨振邦疑惑的道:“成分?”

  “恩。”战侠歌换了一个问法:“看你应该读过书吧?你家是干什么的?”

  “我读过几年私塾,在省城西洋学校读了三年,至于我家吗,务农为生。”杨振邦看到战侠歌脸上出无法置信的表情。他补充道:“我家有六十亩地,平时一般是租给别人,按时收取租金就可以了。”

  “奥,那就是地主了。”

  “我叔叔还在城里办了个工厂。”

  “呀…”战振歌则则轻叹道:“这就属于地主兼资本家了。”

  战侠歌突然问道:“你有老婆没有?”

  杨振邦一脸的大义凛然“我杨振邦虽然称不上英雄,但是我也知道,胡虏不除,何以为家!”

  “奥!”战侠歌脸上出一丝怪异到极点的笑容,道:“那你和女人上过没有?”

  杨振邦:“…”战侠歌试探的道:“有过?”

  杨振邦有点气急败坏的道:“名不正言不顺,我杨振邦岂是那种随便不负责任的人?”

  战侠歌伸出一食指,在眼前来回摆动着道:“虚伪!”

  “你…”杨振邦瞪大了眼睛,战侠歌的脸上已经浮现出了同情的眼神“哎,可惜了。现在就算是让你解放了思想。只怕你的身体也支撑不住那么高强度的体力消耗了吧,不过,能过过眼瘾,也行了。”

  杨振邦还想再问什么,战侠歌已经一踏油门,军用悍马吉普车,在发动机沉闷的轻哄声中,就带着“枝枝呀呀”的声响,从地下停车场飚而出。通过汽车观后镜,看到杨振邦在汽车后座上被甩得滚来滚去,最后伸出双手,使出吃的力气死死抓住头顶的金属支架。战侠歌不由放声大笑。

  “装,使劲装!”战侠歌笑着叫道:“不管你能活多久,至少你现在还挂不了,不要在我面前装的像个病秧子似的,在那个该死的玻璃棺材里躺了那么久,你怎么也有足够的力气支撑他七八十个回合吧?”

  战侠歌的身上,就是有一种奇异的魅力。可以带着别人陪他一起去疯!当他们乘坐的悍马吉普车以野牛裂崩的姿态出现在闹市街头上,战侠歌一边把车载音响里的摇滚乐开到最大,一边伸手在汽车喇叭上按狂按。发现这辆车上竟然还按了警报器,战侠歌干脆打开了警报器,在凄厉的警报声中,军用焊马吉普车当真称得上是横冲直撞张扬跋扈。

  杨振邦家里也算的上是土财主和资本家的结合体,他却能放弃一切,加入到革命抗战的洪中,就算是能够服从上级听从指挥,可是在他的内心深处,又怎么会是一个安分收几的主?在这种前所未有的高速奔驰的快中,听着重金属类型的摇滚乐,看着在前面一边对路边美女狂吹口哨,一边扭动脑袋的战侠歌,杨振邦只是略微模仿了几下,当他的节奏和音乐的节拍汽车高速奔驰的动感结合在一起时,一股火一样的感觉,猛然从杨振邦只觉得空空的身体里涌出来。

  前所未有的舒畅感,让杨振邦也忍不住跟着战侠歌一起放声大笑,他把两手指撮起来放到嘴里,竟然打出一个比战侠歌至少响亮一倍的口哨,战侠歌拍着方向盘狂叫道:“看吧,原形必了吧!你要敢说自己不是泡妞。那马子的高手,你就是在胡说八道!”

  悍马军用吉普车呼啸着从一个十字路口强行冲过,受过最严格驾驶训练的战侠歌,象耍杂技一样有惊无险的从车中穿过,只留下一片叫骂之声,一为站在十字路口值勤的警下意识的冲向自己的摩托车,当他看清楚那辆至少价值一百七十万人民币的军用焊马吉普车上,挂着的代表军方一号首长的车牌时,他轻轻的叹了口气,停止了自己的脚步。

  这一切,并没有逃出杨振邦的双眼,他脸上的笑容,突然凝滞了。

  “喂,”杨振邦望着战侠歌,问道:“我们这样做,是不是违法了?”

  战侠歌不在意的叫道:“管他呢,现在是天大地大,开心最大!能让你笑出来,疯起来,活蹦跳起来,就是我最大的成功!”

  “可是他们最多只敢在后面骂我们几句,却没有人上来管我们。”

  “那是!”“因为我们开的是这辆汽车,是军队里的车吧?”

  “恩!”

  “我到过北平!”

  战侠歌头也不回的叫道:“现在那个地方叫北京,就是我们中国的首都!你放心,我怎么可能把这么重要的地方漏掉,早已经列入我的计划行程中了!”

  “我在北平见的美国大兵,就是坐在吉普车上横冲直撞,巡警们见了都是有多远跑多远,就是因为这样助长了他们的嚣张气焰,他们才敢在光天化之下,强走并强*了一个北平女大学生。”杨振邦低声道:“你今天的举动,让我想起了那些美国大兵。!”

  战侠歌愕然放缓了车速,过了好半响,他才勉强道“那不一样啊…”“有什么不一样的?”杨振邦一针见血的道:“你们都是在利用手中的特权,来破坏本来应该人人遵守的规矩,你们的特权大的甚至连执法者,都不敢出来制止。你看看周围那些人看我们的眼光,那几乎和当年我们看美国大兵的眼光一模一样!不同的是,他们至少是在别的国家,别人的城市里横行无忌,你却是在你自己的国家,自己的城市里做这种事!你说说看,在这种情况下,我怎么能再高兴起来?”

  战侠歌张大了嘴,就连他什么时候踩住了刹车也没有留意。他在和特务连的兄弟在一起的时候,都是这种样子。他们一向把这种追求刺和快,做别人不敢做,不屑做,不能做的事情,来漳显自己的与众不同,看成是天经地义理所当然。在进入第五特殊部队后,战侠歌很少再有这样的机会随意和外界接触,也没有人指责过他这方面的问题。

  战侠歌想了想,老老实实的道:“你说的对!”

  杨振邦当着战侠歌的面,竟然慢慢爬下了汽车,他看到战侠歌仍然坐在那里呆呆的坐着,杨振邦没好气的用力一拍汽车的车厢,道:“你不是想让我看看你们嘴里的新中国吗?如果你就是这样开着一辆比美国大兵当年还要美国大兵的汽车,趾高气扬的到处跑,我实在无法想象你能让我看到什么东西!难道就是想让我看看,你们在守住了这片江山后,是如何在上面作威作福的?!”

  杨振邦的词辞是绝对的够锋利,还真的很少有人能说得战侠歌垭口无言,过了半响,战侠歌才挣扎的道:“可是你的身体…”
上一章   弹痕   下一章 ( → )
青舂之歌红旗谱第二十二条军山窝里的科技中国狙击手大独裁者报告我之抗日梦—1839万字旗下的第建国大业
免费小说《弹痕》是一本完本军事小说。更多好看的免费军事小说,请关注午休小说网的“完结军事小说”专栏或全本小说排行榜。
完结小说弹痕TXT下载的所有章节均为网友更新,与免费小说网(www.5xxs.cc)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