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房有鬼 第四章 徐宅魅影(一)
午休小说网
午休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同人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全本的小说 娇妻物语 小姨多春 孽乱村医 桃色美人 荒村野性 畸爱博士 雪白嫂子 留守村庄 走村媳妇 乡野情狂 官场小说 经典名著 笑话大全 综合其它
小说排行榜 人面兽医 女友出轨 妇科医生 三人同床 惹火乡村 合家情缘 若母痴欲 残花败柳 慈母憨儿 女友故事 侦探小说 现代文学 短篇文学 热门小说
午休小说网 > 灵异小说 > 老房有鬼  作者:qiuxinxin 书号:25640 更新时间:2013-5-30 下一章 ( → )
第四章 徐宅魅影(一)
  日子在等待中一天天过去,我快要小学毕业了,可是,孙安宁依然没有消息。我猜想他一定是去闽南了,去寻找真相,寻找解除施加在他身上巫术的方法。但我的直觉也告诉我,他一定还想去找当年害他的人报仇。我很后悔,当时竟然忘了问他,到底是谁害了他?还有,闽南是福建南部,这我知道,可偏僻小山村又在哪里呢?

  这天上午,刚上了两节作文课,全班都在自修。我的好朋友小珍去本子回来,一脸神秘地对我说:“哎,你知道我刚才在办公室看见什么了吗?”我还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漫不经心地问:“看见什么了?”“一个奇怪的转学生,我猜是要到我们班里来的。”我心里一动,急忙追问:“是个…漂亮的男孩子吗?”小珍脸不相信的神情盯着我说:“哇,班长,怎么你也变得喜欢漂亮男生了?!”我撇了撇嘴:“胡扯什么呀l说,那个转学生是男是女?有什么地方奇怪?”“是个…女的!”“哦。”我很失望,那肯定不会是孙安宁了!小珍看我兴趣索然的样子,忙接着说:“她好古怪!她的书包是用五颜六的布拼成的,那颜色真土气,就像…是自己染的。她很黑,看人的时候,那个眼光啊,简直可以把人冻死!”“你啊,就喜欢夸张!”我不以为然地笑笑。“真的!我可不是夸张,她…”小珍还想再说下去,突然听见靠窗的同学报信:“嘘,老师来了!”

  小珍只好把没说完的话咽了下去,我们都赶紧坐正,静静地等着。老师走进教室,清清嗓子说:“同学们,今天我们班有一个新来的转学生,她以后要跟大家一起学习了!…大家要和她和睦相处,互相帮助!”然后老师招手示意,教室外有一个女生慢慢地走进来。果然,就像小珍描述的,那是一个皮肤很黑,脸冷漠的女孩子,不过,长得还是很漂亮的。我在心里暗笑小珍,看见人家漂亮一点,就说她古怪,真是个小女生!只听老师说:“你来向大家自我介绍一下吧!”“我叫陈仇。”那女孩只说了四个字就再没有下文,她的声音很清亮,但语气十分冰冷,听她说话,就像是寒冬腊月刮过了一阵凛冽的北风,让人不自地遍体生寒!同学们迟疑地看着老师,然后稀稀拉拉地鼓了几下掌。老师一反常态,也没让她继续说下去,似乎很不情愿地朝她笑笑:“…咳,好的。陈仇同学,你去后面的空座位上坐下吧!这节课是自修。”

  那陈仇就冷冷地朝教室后面走来,所过之处,同学们都不自觉地向座位里面缩进身子去。她没做任何停留,直接走到了我的旁边。我这才想起,自从大虎出了事,孙安宁又不知所踪(学校对他突然不来上课的解释是转学了),我旁边的座位一直空着。虽然我对这个新来的冷面女生没什么好感,但因为见多了恐怖的东西,也就不像其他同学那么反应过度了。我帮她把椅子拉出来,然后准备接着发呆。“谢谢!”出乎意料的是,她坐下之后居然冷冷地向我道谢,我轻轻回答了一句:“没关系。”然后,她从那个小珍口中的“颜色真土”的布书包里拿出铅笔盒和书,我的眼光无意中一扫,立刻死死地停在了她的手上。

  她的左手很黑很正常,而她的右手,皮肤居然很白,可是只有四个手指!大拇指几乎没有了,却还剩下极短的一小截骨头被红的皮肤包裹着,随着她的动作,这残缺的大拇指骨,灵活地运动着,仿佛是独立的一个生命体,正在尽情地展示自己的才干。但是却给人带来十分惊惧的感觉,就像有条不知名的毒虫在脊背上动一样。她察觉我正盯着她残缺的右手,就停下来冷冷地问:“很恐怖,是吗?”她的语气,森冷中含着奇怪的嘲讽的意味,一时间,让我产生了她很憎恨我的错觉。我只好苦笑:“…还好。嗯,这是怎么回事?”问完,我就后悔了,这是人家的痛处,怎么可以随便问呢?

  “哼!怎么回事?…天生的!”她神色突然变得恶狠狠的,回答我的话似乎是从牙齿里挤出来的。我没有被她的凶狠所吓倒,心里反而对她多了几分同情。谁不希望自己降美丽?生来的残疾,对一个女孩子来说,简直是莫大的辱!她这样冷漠、难以接近,也许是因为她曾经受过许多嘲笑和打击吧!我释然地笑笑,不再盯着她的右手看,而是诚挚地轻轻劝慰她说:“别太难过!‘天生我才必有用’!”她猛地抬头,面罩寒霜,用一种反常的、轻柔的语气说:“哦?…宿命的轨迹早已注定,注定的事是无可改变的!”我大吃一惊,本能地反驳说:“没有经过任何努力,怎么知道不可改变?!”话刚说完,我的心就紧了,痛的感觉是这样清晰,以至于我再也说不出别的话来。我清楚地记得,那个下午,常道长和孙安宁都曾经对我说过类似的话,我也是这样不甘心地反驳,可是,事情的结果呢?改变了吗?如我所愿了吗?我只是一个不自量力、螳臂当车的小傻瓜!我连忙转过头去,咽回了眼泪,教室外的天空是这样晴朗,像一大块用清水洗过的蓝宝石一样。

  “痴心妄想!…可以改变的,就不是宿命了!”她向我挥了挥那只右手,刻意地把残缺的大拇指竖起来,左右晃动了几下。我的心里生起一种奇怪的感觉,似乎有一个极模糊的念头闪电般地掠过,可是等我想要去抓住这个念头时,却发觉扑了个空,好像只是一缕偶然飘过的风,吹过就无迹可寻了!我苦恼地着额头,却无法消除心中的不安,看来我的同桌注定都不是平凡的人物!

  接下去的半个月,这个叫陈仇的女生到班级后就一直冷冷地坐在座位上,无论上课、下课,无论是作业还是参加集体活动,她都是一言不发,对谁都不理不睬。老师大概早碰过钉子,所以上课从来不提问她;同学们一小半是欺生,一大半是惧怕,也都尽量避免和她有什么语言交流。只有我没办法,她是我的同桌,上课讨论时,我总不能也闭着嘴一言不发吧,所以不管她是否搭理我,我都自顾自对她说着话,有点像在演独角戏。而她呢,在我说话时,只是静静地听着,不置一词,有时候则用一种奇怪的眼神审视着我,好像要用眼光把我切成一片片的,然后仔细研究透彻一样。

  难道她早就认识我?还是她想在我身上研究什么?如果换在以前,我早就忍不住跳起来要追问底了,可是自从孙安宁的事后,我好像长大了许多,所以虽然感觉怪怪的,也能尽量自若地跟她相处。因为从她身上,我想到了当初的孙安宁,他不古怪吗?再说到恐怖,还有谁比一个活骷髅更可怕?但是,他却是我的好朋友H,也许她有自己的苦衷,古怪就古怪吧!

  这天,我们上午连着语文和数学测验,下午学校就安排了两节自修。第二节自修课上,我埋头做作业,陈仇和往常一样在旁边冷冷地看着我。过了一会儿,小珍离开位子凑到我跟前:“班长,等一会放学,徐岚请我们到她家去玩。”我停下手里的作业,抬起头问:“怎么?今天她生日吗?”“不知道。”小珍摇头。徐岚坐在我左边,隔着一排的第三个座位上,她闻声转头,微笑着对我说:“班长,难得今天下午只有两节课,放学后到我家去玩玩吧!再说,我惦记你了,一直问我你怎么老不去看她呢?”我的脑海里立刻浮现出那个矮矮的、胖胖的,有时候像小孩子一样要偷吃水果糖,有时候又会给我们讲许多神秘有趣故事的徐。我不笑起来,在徐岚所有的好朋友里,徐最喜欢我,只要我去,她就会拉着我,给我讲故事或者给我看一些她收集的稀奇古怪的东西。确实好久没去看她了!我向徐岚点头:“好啊!我也想你了呢!”

  “我也去!”一个冷冰冰的声音突兀地了进来,竟然是一直不理睬别人的陈仇!她只说了三个字,就冷冷地盯着我们。我和徐岚都愣住了,教室里顿时安静下来,小珍像看外星人一样看着陈仇,同学们则都看着我和徐岚,不知道我们会怎么回答。徐岚望望我,有点不知所措,我心想:她一向不理睬任何人,这次也许是想试着跟同学接近,还是给她这个机会吧!于是我用眼神示意徐岚答应她,徐岚迟疑了一下,还是点了头:“…好的!你去我家做客。”话虽这样说,但语气多少有点勉强,我又听见小珍和另外几个女生倒凉气的声音,连忙笑着打圆场说:“人多热闹!一起去玩玩吧!”

  下课铃声适时响了起来。我暗自舒了一口气。徐岚招呼我们四个好朋友一起往她家走。陈仇就冷冷地跟着我们。徐岚家在离学校不太远地一条小巷子里。不过整条巷子都是她家地。她家地祖上在前清出过一个状元。还点过好几任翰林。徐岚地爷爷、都到国外著名大学留过学。一个是考古学家。一个是语言学家。徐岚地爸爸、妈妈现在都在美国念博士。算得上是个书香世家。走进徐岚家地小巷子。青石板地路面比外头地大路要平整。两边地墙壁上都爬着一些藤蔓植物。绿油油地。显得生机。前面就能望见一个圆形地石门。只要穿过这个石门。就到徐岚家地院子了。那是一个布置巧地小型园林式地庭院。院子中央是一座太湖石地假山。两旁种着几棵梧桐和一棵高大地槐树。假山前有一个鱼池。呈“8”字形。鱼池边是几棵垂柳。一条回廊从石门起向两边延伸到假山。假山地后面是徐岚家地一幢两层两进地砖木结构地小楼。前面一进地底楼原来住着徐岚地爷爷、。徐岚地爷爷去世后。那儿就只住着徐岚地和照顾她地保姆刘阿姨。二楼是徐岚和她爸爸、妈妈住地。现在只剩下徐岚一个人。隔着一个小天井。后面一进地底楼住着刘阿姨地丈夫汤伯伯。他是专门整理庭院。干一些杂活地。二楼住着徐岚地姑姑。她是徐岚爸爸地姐姐。不过她极少下楼。我们基本都没看清楚过她地面貌。听说是精神不太正常。

  往常我们去徐岚家。都是几个好朋友有说有笑地。今天气氛沉闷。大家一边走着。一边还偷偷向后瞟。视线一触到后面地陈仇。又急忙移开。小珍在我耳边悄悄地埋怨:“班长。你看。都是你要让那个‘冷面女生’来。现在多别扭!”我轻轻回答:“别埋怨了!你们先走。我和她慢慢跟着来。”然后。我有意放慢脚步。和陈仇并肩落在了后面。徐岚她们加快步子。穿过石门进去了。我和陈仇默默地走到石门前。我刚要跨进门。陈仇突然开口:“你真要进去?”我回头奇怪地说:“怎么?我们不是去徐岚家做客吗?为什么不进去?”“哼!…也许。里面有什么可怕地东西正在等着你呢!”她地表情带着几分嘲讽地意味。我微微皱了皱眉头。她地语气可真像个女巫,就缺手里拿个水晶球了!(最近我正在看西方科幻小说)我只好说:“反正可怕地东西我见得不少了!也不在乎多见几个!”她不再说什么了。只是冷冷地瞥了我一眼。就抢先走进了石门。

  “小星星。你可来了!这么久不来看徐。是不是把徐给忘了啊?”矮矮胖胖、面笑容地徐了出来。老远就向着我招手。她大步走过来。一把拉着我地手。“小星星。你猜猜。徐又有什么有趣地东西给你看?”没等我回答。小珍她们都笑着说:“哇。徐。你可真偏心!难道有趣地东西只给我们班长看。不给我们看吗?”“哈哈。徐哪里偏心了?等一会儿。人人都有好东西吃。大家都看有趣地东西!”“哦。徐最好了!”小珍她们都高兴地欢呼起来。叽叽喳喳地围着徐说这说那。我也被她们地高兴感染了。笑着对徐岚说:“你请了一群小馋猫。一听见有好吃地。瞧她们高兴地样子!”徐岚莞尔:“反正我最喜欢小馋猫了!”徐笑着说:“对哦!一群小馋猫。我们赶紧进屋去。谁最后一个到。谁就吃不到好东西了!”说着。一马当先朝底楼地客厅跑去。小珍她们连忙拉起徐岚。笑着追上去。我地笑容还在脸上。却发现陈仇地目光冷森森地停在假山和鱼池边。脸上带着奇怪地表情。似乎有点愤怒。又似乎有几分恐惧。我顺着她地视线看过去。假山和鱼池边只有几棵树静静地立着。连一个人影也看不见。她在看什么呢?我不解地望着她。感觉到我地子。她移开了目光。转过头对我说:“进去吧!”语气虽然依旧冷。我却从中听出了几丝不易察觉地暖意。我朝她微笑:“好地。晚了大概什么也吃不到了!”

  我们俩一前一后走进了徐家底楼地大客厅里。里面真是热闹。一张大地长条红木桌子放在了正中。下面是配套地凳子八只。桌子上放了碟子。足有十五、六个。碟子里都是些苏州有名地小吃。有粽子糖、黑白切片(芝麻糖)、松子糖、丁果糖、玫瑰核桃酥、枣泥芝麻饼、卤汁豆腐干、海棠糕、云片糕、鱼皮花生、怪味豆和几种瓜子等。徐忙着招呼我们分两边坐下,大家一边高高兴兴地吃着碟子里地各种小吃。一边七嘴八舌地谈笑着。吃到口干时。徐地保姆刘阿姨又给我们每人端来了一碗赤豆小圆子汤。味道真好。大家稀哩呼噜地吃了个底朝天。连陈仇也喝了好几口。

  吃喝足。我们一起动手把桌子收拾好。小珍她们就伸长脖子等徐拿稀奇、有趣地东西出来。徐把桌子擦干净。叫徐岚帮忙从楼上拿下来两个很大地木盒子。她先打开一个稍大地盒子。我们围上去一看。里面都是各种各样地化石。有地石头是雪白地。里面有色彩斑斓地贝壳或水母;有地石头是乌黑地。里面有像棉花一样地。一片片絮状地东西;还有比较大地树干地化石。可以清楚地看见脉络和显得很糙地树皮;最多地是半透明地琥珀。里面包裹着各种各样地东西:有松针、种子、小叶片、小虫等。得到徐地同意。我们轻轻地把这些化石放到桌子上翻看着。突然。小珍拿着一个翻拣到地琥珀对大家说:“你们看。这个琥珀里有两个小虫子呢!”大家闻声凑近一看。真地。小珍手里地琥珀里包裹着两只小虫子。左边是一只身形比较大地蜘蛛。它好像正在自己织好地网里爬着。在它地不远处有一只很小地苍蝇正在挣扎着。细小地脚上沾蜘蛛网。看来是一只苍蝇撞在了正在捕食地蜘蛛网里。不过蜘蛛还来不及吃掉自己地食物。就被树脂包裹住了。后来树脂变成了化石。两只小虫子就一直保持着死去前地这一幕嘲了。“真有趣!那么细地蜘蛛网。我们都能看得很清楚呢!”“蜘蛛还以为有一顿美餐呢!结果却和苍蝇一起被裹在树脂里。变成了化石啊!”我有些感慨。“哼…‘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冰冷地声音里含着明显地讥讽意味。不用看。我也知道一定是陈仇。大家全都一愣。气氛陡然沉闷。徐深思地望了陈仇一眼。笑着岔开话题:“大家来猜猜。另一个盒子里放地是什么?”“是什么?”小珍急着想知道。头都快凑到盒子盖上了。徐故意慢地打开盒子。大家地注意力被另一个盒子吸引了。气氛马上又活跃起来。

  盒子打开了。里面有两件东西。大地是一尊白玉像。雕刻地是一个顶上长着两只羊角似地东西。大睁着一双血红地铜铃巨眼。面貌十分狰狞地怪兽。我一看到这怪兽。身子猛地一抖。几乎失声大叫起来!这怪兽地模样竟是我非常熟悉地。是我在大虎出事地马路边地幻境里。在孙安宁地叙述中。在“废园”斗法时。都曾经见识过地那只一度存在于“魔石”里地青铜巨兽地样子!我怔怔地望着它。只感觉周围地空气好像都变得冰冷了。“小星星。怎么了?你也被它吓到了?”我回过神来。发现徐、徐岚和小珍她们都奇怪地看着我。“…咳。不是。这是什么?样子怎么这么…可怕?”我地声音有点涩。徐把那尊白玉像小心地捧出来。轻轻地在桌子上放稳。然后略带得意地说:“这是一块古玉雕刻成地。你们再仔细看看。它有什么与众不同地地方?”大家都围着它仔细地看着。“…咦?它好像没有身子地!”小珍第一个叫起来。随后就望着徐岚。“是啊。真奇怪!这是什么东西啊?有点像羊。又有点像牛。有点像狼。还有点像龙。而且还是没有身子地呢!”其他两个同学也困惑地望着徐岚。“别看我。我可不知道它是什么!我也是第一次这么仔细地看清楚它呢!”徐岚摇头笑着说。

  没有身体,只有头的怪兽?像羊、牛、狼,还有点像龙?我仔细想了想,低下头去,我猜测它是古代传说中的神兽饕餮。“这个只有头没有身体的怪兽,是我国古代传说中的一种神兽,它叫饕餮!传说它是一种十分贪吃的怪兽,见到什么吃什么,由于吃的太多,最后被撑死!”徐揭示了答案,果然是饕餮。那么,孙安宁留给我的那块“魔石”里,曾经出现过的青铜巨兽也应该是它!我亲眼看见那青铜巨兽消逝在空气中,孙安宁也告诉我,它不会再害人了,现在这尊白玉雕像只不过是一件艺术品而已,我大可不必害怕。我定定神,走到桌子边,又一次仔细审视着那尊白玉饕餮像。它是用整块白玉雕刻成的,在两个角的地方微微有些发黄,大概是年代久远的缘故。而它的一双铜铃般的眼睛之所以血红,是因为它的眼眶里镶嵌着两块红色的宝石,宝石鲜红如血,镶嵌得非常巧妙,浑然天成,如果不是十分仔细地查看,根本看不出是镶上去的。它的嘴巴很大,可是却闭得紧紧的,显得很怪异,好像是被什么无形的力量封住的一样。

  “徐,饕餮不是贪吃的怪兽吗?怎么把它雕成嘴巴紧闭的样子呢?”我忍不住问。徐的神色突然大变,眼中闪过几丝惊悸,似乎被什么惨痛的回忆触动又想竭力掩饰住:“咳,是吗?…大概是雕刻它的人,觉得它太贪得无厌了,所以把它雕成闭着嘴巴的样子吧!”我很奇怪,虽然徐的神色马上就恢复了正常,但是我却从她的惊悸中感觉到,她一定知道原因,但不想告诉我。为什么呢?我转而一想,徐不肯告诉我,总有原因,为什么我一定要知道呢?

  于是,我就去看盒子里的另一件东西。一看,我的心里咯噔了一下,那也是一件让我看着无比眼的东西!一块长方形的,不太厚的黑色石头,正静静地躺在盒子里。“魔石”?!…不是,这块黑色的石头比我的那块要大不少,而且石头的质地也比较光滑,还闪着光泽,是那种类似美玉的莹润的光泽。不过,我还是不自觉地把右手伸进了子的口袋里,那里一直放着孙安宁留给我的那块“魔石”我的右手触到了熟悉的,质地坚硬却糙不平的“魔石”我的心才安定下来。

  “哼,拿块破石头当宝贝,真是滑稽!”我一转头,发现陈仇正站在我身旁,目光死死地盯着盒子里的那块黑色石头,语气很古怪。“哎,你怎么这么不懂礼貌啊?胡说八道什么呀!”小珍生气地指责她,大家虽然没附和,但所有人的目光一下子集中到了陈仇的身上。陈仇不去理会小珍,反而抬起头,冷冷地扫了徐一眼。徐连忙说:“没关系!徐的宝贝啊,有的很有趣,有的很稀奇,不一定都值钱!这块黑色的东西,就很有趣。它是一块石头,可是却有玉一样的手感和光泽。来,大家都过来摸一摸啊!”大家都围上去,笑嘻嘻地去摸那块石头。我也轻轻用右手摸了摸那块黑色的石头,触手冰冷而光滑,我的心神却突然间恍惚起来,仿佛有一个深邃、神秘的黑将我了进去,鼻间嗅到的空气变得很,还混合着呛人的飞尘,带着一种非常难闻的、发霉的腥臭。前方并不黑,可是什么也看不清,就像是命运,明明看见了它的影子,偏偏一伸手,却是一片虚无。我浑浑噩噩地沉进这片虚无,不知道它想把我带往何处?

  “小星星,你怎么了?凡么呆啊?”徐的声音及时响起,我终于回过神来,眼前没有黑,也闻不到奇怪的腥臭。我浑身却好像虚一样,一点力气都没有!额上沁出了汗,漉漉的感觉让我很不舒服。这时,我又听见一声似有似无的轻哼,是谁?陈仇吗?我暗暗注意陈仇,只见她低下头,摆起自己的手指来。她那残缺的右手大拇指,灵活地左右摇动着,好像在跳舞。我刚想说什么,屋外的天空中突兀地传来了一声惊天动地的雷响,随即大家听见了楼外树木断裂倒地的巨响。大家都跑到门口去看,我也准备跟着去看看。还没抬起脚,我的右手手心突然感觉到一阵巨痛,就像是那时在“废园”火焰正在灼烧我的手的感觉。我连忙伸出右手查看,手心里那块当被烧黑的灼痕,无缘无故开始发红、发烫,好像要冒出火苗一般!
上一章   老房有鬼   下一章 ( → )
天命异悚都市牧鬼人女生寝室3:鬼打墙终极机师窃玉偷香死神代理人冤鬼路五步曲降头师
免费小说《老房有鬼》是一本完本灵异小说。更多好看的免费灵异小说,请关注午休小说网的“完结灵异小说”专栏或全本小说排行榜。
完结小说老房有鬼TXT下载的所有章节均为网友更新,与免费小说网(www.5xxs.cc)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