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休小说网提供索情妙计最快更新在线阅读
午休小说网
午休小说网 重生小说 言情小说 玄幻小说 推理小说 耽美小说 总裁小说 竞技小说 乡村小说 架空小说 短篇文学 科幻小说 武侠小说
小说阅读榜 军事小说 经典名著 官场小说 校园小说 穿越小说 灵异小说 同人小说 网游小说 综合其它 历史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好看的小说 慈母溺儿 婚后生活 不伦计划 开放家庭 恩爱夫凄 夏日浪漫 小街舂色 兄妹之恋 丝袜美腿 引狼入室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午休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索情妙计  作者:乔芯 书号:28088  时间:2017/7/3  字数:9077 
上一章   ‮章六第‬    下一章 ( → )
“靖,久等了。”

  录完音,沈洛心开心地走出录音间,女助理赶紧帮她把珍贵的大提琴收好。

  等待她录音的过程,杜靖炀一直默默在外头看着,这本来是件枯燥的差事,但因为是她,他的耐心顿时无止尽膨,就算这样守着看着,他都心甘情愿。

  “洛洛,介绍一下男朋友吧!”制作人好奇地询问,录音师也跟着凑热闹,云时,两人被几个闲杂人等围成圈圈。

  沈洛心很大方地揽住杜靖炀的手,笑说:“他是靖。”对于男朋友的这个称呼,没有否认,也没有承认,令杜靖炀忽地不自在。

  她为什么总是不否认,总让别人误会他们的关系?这样会让他的感情越来越放肆,越来越无法克制…

  “靖,你好,我是尼克。”制作人开心地想跟他握手,这几天老看见一名俊俏的东方男孩来到录音间,想跟他说话,却被他浑身冷傲的气质吓的退避三舍,没人敢招惹他。

  “靖,你几岁?在哪里念书?从哪里来的?跟洛洛一样是台湾人吗?”

  “要不要一起去喝杯啤酒,大家认识认识。”

  好奇的询问纷纷出笼,对于美丽又神秘的生物,人们总有问不完的问题,杜靖炀很快就摆出不耐烦的神情。

  若不是为了沈洛心,他老早拂袖而去,根本不打算理睬他们。

  “不行,靖是我的。”沈洛心霸道地占住他。“这几天我都被你们绑的死死,都不能陪他玩,明天我要放一整天假,跟他一起轻松一下。”她秉持向来一贯的任,说了就算。

  “这怎么行,洛洛,专辑还没录好啊!”“洛洛,时间都安排好了,这录音室只租到下礼拜,还有好几首曲子没搞定呢…”不管不管,沈洛心拉着杜靖炀逃难,随身女助理早已带着她的宝贝大提琴先去开车了。

  总算躲进车子里,沈洛心松了口气,疲惫地窝在杜靖炀的怀。

  “好累,终于甩掉他们了。”合上眼睛,她觉得自己快不行了,眼皮已经撑不住,跟她大声抗议,连续好几天,从一大早录到快半夜,铁打的身子也会累垮。

  杜靖炀心疼地搂着她,不明白她为什么这样辛苦,若不是为了钱,难道真是兴趣?她这么热爱拉琴?

  “这么累,干脆别做了…”

  打从生日宴会隔,就见她忙着录音,天天早出晚归,他来纽约和她同住不过几天,看得他于心不忍,他不想见她心力瘁的模样,她该是快乐开心的。

  沈洛心笑了笑,知道他是体贴她。

  “靖,我跟你说过,我不是瓷娃娃,不是一摔就碎的…拉琴能给我成就感,让我感觉自己活着,不是一无是处…”可,她真的好累,累的好想睡,想睡…

  不敌睡意,上车没多久,她就在他怀里睡着了。杜靖炀静静让她依靠,连动也不敢动,深怕惊扰了她,凝望着她的眼神充满柔情。

  好吧,如果她真这样喜欢,他会支持她,然,他的怀抱永远为她开放,只要她累了、倦了、腻了,随时让她依1。

  前头,开车的女助理将后座两人的一举一动,仔仔细细全看进眼里。

  **********

  不忍吵醒沈洛心,即使已经到达她租的大厦,杜靖炀只小心翼翼地将她从车里打横抱起,护在怀抱中,走进大厦。

  女助理帮忙将大提琴、随身物品送至房间里就离开了,杜靖炀将沈洛心抱至卧室大上,才轻轻放下。

  “诺克…”她的梦呓轻柔,杜靖炀隐约听出是个人名。

  是谁呢?他疑惑,仍细心帮她盖好被子,她却在此时缓缓睁开眼睛。

  “靖…”看清眼前人的模样,她模糊出声。

  刚刚,有那么短暂的时间,她以为诺克正抱着她,那样温柔体贴,就彷佛对待爱人一般,原来,只是个极短的梦。

  “你累了,快睡吧。”他柔声说,想离开,手却被她紧紧抓着。

  “洛洛?”她怎么了?

  “跟我一起睡,好不好?”她抬眸,眼神楚楚可怜。

  她不想一个人,不想在梦境落空后,独自一个人忍受寂寞,爱人却不被爱,渴望无法足的痛苦总令她难受。

  杜靖炀一震,感觉她的手心彷佛有股烫人的热度,起了他体内蕴藏已久的望,毕竟,他现在正值对女身体最渴望的年纪,尤其面对他爱恋已久的女孩,他怎么招架的住?

  “洛洛,我不是孩子了…”他很认真地说,然而,他不回自己的手,也不动,等着她,深怕一旦逾矩会失去她,他是这样小心翼翼克制自己…

  沈洛心明白他的意思,没有任何犹豫。她缓缓起身,纤细的双臂抱住他瘦削结实的身子,柔软的躯体紧腻着他的膛。

  “靖,我想跟你在一起…”

  靖是这样温暖,是真实地伴着她,没有距离的体贴…长久以来,她一直追逐着诺克的身影,单方面的守候让她好疲惫,她想去爱另一个人,却始终遇不到怦然心动的对象…而靖的出现,充实了她心里的空虚,如果是他,她愿意去爱,她想也只有靖可以帮自己忘了诺克。

  “洛洛…”她的要求令他措手不及,软软的娇躯让他的呼吸、他的思绪全紊乱了。

  “你不喜欢我?”看他没反应,她怀疑自己自作多情了,说的也是,他对她的好,也许是看在她曾经给了他一笔钱的分上。

  不喜欢她?她的问题令他失笑,难道他的一举一动还不足以证明她在他心中的地位?他对她的感情早已深刻的超乎她想象…

  “你不后悔?”他深邃美丽的眼眸像要惑她的心,直勾着她。“我不谈纯纯的恋爱…”他的声音,他的眼神,起她心头一阵难以自抑的颤栗,她望着他,一瞬也不瞬。

  他低首,找寻她红润的嘴,牢牢攫住,按捺许久的火在接触她娇瓣的瞬间,狂烈烧起,他想要她,强烈地再也无法压抑。

  她根本不想推开,决心让那把火继续延烧。他俯身住她,宛若一头被唤醒的猛兽,顺着本能。两人着气,她纤纤小手颤抖着解开他的上衣,他鲁纯地扯开她的束缚。

  热烫的指尖在此刻不知温柔,不懂克制,强烈的望驱使他快一些进入她,占有她,埋入她体内深处,和她完全结合一起,他要拥有她。

  疼痛在初时因不适应而令她微微蹙眉,然,他疯狂的进随即而来,出她的呻,无法控制地尖叫出声,在他身下搐起来。

  他爱怜地‮摩抚‬她,年轻气盛的他停不下来,只能不断给予,蛮横地拉着她与他一同堕入望深处。

  “我爱你。”情过后,他紧搂住她软绵绵的躯体,深情款款说,她比他想象中更甜蜜,他想跟她纠缱绻一生一世。

  这突如其来的告白震撼了她,她没料到他对她已经有如此深的感情…她喜欢他抱着她,喜欢他宽厚温暖的膛,但,她心里还有另一个模糊的影子,她一时不知该如何回应。

  “你…真的爱我?”他爱她什么?是否就跟别人一样,因为她的音乐才华,她的美貌,或是她惊人的家世背景?

  “即使有一天,我没有才华,没有钱,老了丑了,你还愿意陪着我?”

  她伏在他身上,晶亮的眼牢牢盯着他,他毫不犹豫捧住她小小的脸蛋,宛若允诺誓言般说着:“我愿意。”

  他吻住她的嘴,而,她的脑海里还反复咀嚼他的承诺。他不会对她说谎,她知道,而他一旦陷下去将永不回头,她也知道,那么,这份承诺她担得起吗?

  在这一刻,当他想再度与她绵时,也许她该推开他,该告诉他她心里有另一个男人,但她不想,她不想放开,他是她的,这温暖温柔的怀抱也是她的。

  她环抱住他,感受他温热的,这瞬间,她心里只有他。

  厨房餐桌上放了几盘菜,沈洛心和杜靖炀相对而坐,前者正笑咪咪地瞅着试吃菜的后者。

  杜靖炀用叉子叉了一块黑、据说叫做“糖醋排骨”的东西到嘴里。

  “怎么样?好吃吗?”趁着难得休假,沈洛心决定下厨煮一顿,这可是她活了二十年来首次洗手做羹汤呢。

  “好…”难吃…但为了不让她失望,杜靖炀非常用力地扯出笑容,幸好早就准备好肠胃葯,等会记得吃。

  “真的?那你多吃一点!”

  沈洛心兴奋地瞠大眼,开心地帮他夹了好几样菜到盘子里,杜靖炀首次尝到什么叫做自作自受的滋味,只能硬着头皮吃下肚。

  瞧他硬撑的模样,她暗自吐舌头,好可怜喔,其实她才不信自己第一次做菜能做出什么好味道,真辛苦他了。

  可,他真是好体贴…她心里漾起一抹受人疼爱重视的足感,打从他来纽约找她,两人已经同居近一个月,这个在别人面前总摆出酷脸的大男孩,对她总化为一丝丝柔情。

  她可以感受到他对她浓浓的爱意,被爱原来是这么幸福的感觉,如果…如果诺克也能这样对她就好了,她不感叹,凝视杜靖炀的目光掠过些微罪恶感。

  他们就像一对恋人般相处着,然而她心里其实总忍不住想起另”个男人,对他似乎不太公平,如果他知道了,应该会很生气…

  她好像太贪心了,希望杜靖炀留在她身边陪着她、爱她,却又无法完全割舍掉对诺克的感情,这样脚踏两条船的行为,会不会有报应?

  杜靖炀并没有察觉她的心思,只是很努力地消化眼前味道不佳的菜,那投而来的复杂眸光丝毫没有影响他。

  “靖。”她呼唤他,笑容像天使般甜蜜。

  “什么?”他抬首。

  “这里有东西。”她指指嘴角。

  杜靖炀随便抹了下边,并不在意,倒是沈洛心看不下去,走到他身边,拿张纸巾为他擦干净。

  甜腻的香味扑鼻而来,杜靖炀凝视她长长的眼睫,感觉她柔软的小手轻触他颊边,柔情似水的令他心折。

  他没想过自己竟然会如此为一个女人心动,彷佛像是命中注定,他的冷漠、他的骄傲面对她,注定融为温柔、怜爱、疼惜…

  猝不及防,沈洛心的纤被他搂进怀中,浑圆的口探进一只不规矩的大手。

  “靖!”她捏他一记,嗔道:“越来越…”

  “因为你大人…”灼亮的黑眸眨也不眨,认真而专注地瞅着她,简直就像要夺去她的灵魂似的。

  心湖,因他缓缓泛起浅浅涟漪,这是什么样的感觉,让她几乎要窒息?心思被他扰了,再也不平静…她对他究竟是什么样的心情,她真的越来越惑,越来越无法确定…

  铃…

  急促的电话铃声打断暖昧的氛围,杜靖炀舍不得放开她,而她,坚持挣脱他的怀抱。

  “靖,我要接电话。”她用力掐他的双颊,他不得已,只得放她走,让她在铃声停止前接起电话。

  有时候,他总是忍不住吃醋,她身边总有太多琐事与他争宠,甚至是那把大提琴,他偶尔也想将它藏起,好让她对他,能像他对她一样专心。

  假期很快就要结束,他想带她走,她愿意吗?虽然他比她小两岁,虽然他的外表还像个年轻的大男孩,但他有自信已经有足够的能力照顾她,如果她愿意…

  “喂,我是洛洛…”沈洛心脸上甜美的笑容在听到话筒那端的男声时,蓦然僵住。“诺克…”

  杜靖炀敏锐地捕捉到她瞬间茫然失措的表情,以及她口中吐出的人名,隐约猜出这通电话来意特殊,至少,对沈洛心有不同意义。

  醋意,又在心底发酵…

  “我现在在大厅,再几分钟就到你房间。嗯…你好像不高兴我来找你?”诺克手持行动电话,跨着自信满满的步伐往大厦的电梯移动。

  “你那么忙,还有空来找我…”她讽刺道,心里却泛起一丝甜意,其实,他还是在乎她的,比起他的事业,她在他心中还是占有一席之地。

  诺克轻笑。“洛洛,你还气我没空参加你的生日宴会?”

  就为了这点小事,她气愤地离开维也纳,现在他亲自来纽约找她,应该能让她消气了吧。

  沈洛心无言,眼眸与杜靖炀质疑的目光对上,心口突地一窒,沉甸甸的,刚才的甜意被一抹深刻的愧疚取代,她什么话都说不出…

  “洛洛,别跑,我马上就到你房间。”诺克挂掉手机,沈洛心也放下话筒,芳心大

  是她自作自受吗?现在,她该怎么面对这混乱的局面,她又该怎么对杜靖炀开口,又怎么跟诺克解释?

  “靖。”她艰涩地开口,无法面对他。“我有朋友要来,你…可不可以先离开一下?”

  他蹙眉,直觉想问她那个朋友是谁,然,一个念头闪过脑海,他决定隐身一旁,偷偷观察。

  “好吧。”他敷衍说,起身往外头移动,并没有错过她松了口气的神情,心里疑窦更深,诺克究竟是谁?

  走到外头门廊,关好门,才走没几步,电梯门叮一声打开,走出一名高大英俊的男子,一身剪裁合宜的西装衬出凛然气势。

  杜靖炀没有迟疑,脚步依然维持原来的速度,只用眼角馀光扫视来者,对方同样是不动声

  如他所料,那男人走进了沈洛心的房间,在门关上的瞬间,杜靖炀悄声踱步回去,然后,以极细微的声响撬开门,藉由那小小隙偷觑里头的情况。

  “洛洛。”诺克走近沈洛心,伸手轻触她娇的脸蛋,像在安抚孩子般柔声的说:“跟我回去。”

  沈洛心低首,原本已经下定决心要忘记他,然而一见到他本人,她又无法拒绝他,毕竟十年来,她的感情整个投注在他身上,怎么可能短短一个月的时间,就可以完全忘怀…

  此刻,心里头有股强烈的力量在阻止她,彷佛试着唤醒她,赶紧彻底结束这段不可能有结果的痴恋。

  诺克始终待她像个妹妹,过去是,现在依然,即使再过个五年、十年,他对她的感情还是不会有变化,她这样坚持究竟为了什么?他之所以留她在身边,不过就为了她湛的琴艺,那就是她对他的价值,一件美丽的拉琴机器。

  但,那是爱吗?那就是她渴望得到的结果吗?

  诺克看她许久没回话,心中顿时有了警觉,这是第一次沈洛心想反抗他,她身边的女助理是他派来监视她的眼线,得知沈洛心近来与一名年轻男子过度亲昵,他特地亲自来接她回去。

  敏锐如他,早察觉身边小女孩的爱慕之意,她的琴音干净无瑕,就像教堂里的诗歌,可以洗涤他的心,深深打动着他。

  所以,他呵护她、照顾她、培育她,待她宛如一株昂贵的兰花,小心翼翼,不让任何男人有机会下手,放在身边珍藏。

  她是他美丽的收藏品,只该属于他,而他绝不容许她的背叛。

  “洛洛,我保证以后绝对不会忘记你的生日,别再跟我赌气,嗯?”绿色眸子仔细将她犹豫的脸色收入眼中,大手捏紧她的小脸,她正视他。“跟我回去。”

  这句话已经是命令,隐含一股危险

  犹豫许久,沈洛心轻轻颔首,结果,她还是没办法拒绝他,浓重的罪恶感啃蚀她的心,简直令她不由自主厌恶自己。

  而,处在门外,将一切望入眼底的杜靖炀,在瞧见她点头那一刻,心里燃烧的已不是妒意,而是恨意。

  她要跟那个男人走,那么,他呢?她不是说过要跟他在一起,现在她打算怎么处理他?

  她到底当他是什么,只是那个男人的替身,或者,替她解闷的宠物?

  但,他是真的、真的爱上她…

  心痛的不能自持,爱意在瞬间转为恨意,满满充口。

  杜靖炀无声无息退开,忿忿的泪水蕴积眼眶。

  他恨她,永远也不会原谅她!

  **********

  雷打开办公室的门,该是黑暗的室内有微弱的光点,伴随缕缕白烟,按开灯,他见着一抹熟悉的身影。

  “靖?”他什么时候回来?

  杜靖炀睨他一眼,依然斜躺在沙发椅上,俊俏的面容有着超龄的阴郁。

  虽有点意外,雷也没多问什么,只笑着提醒他。

  “我原谅你闯进来,不过,我这里是烟区,要继续待着就熄掉。”

  没讨价还价,杜靖炀捻熄烟,然,满肚子疑问不晓得该怎么问出口。

  “你是该回来了…”雷走向自己的座椅,带点调侃味道说,碧翠丝那女人叫得他天天头痛。

  “雷,你认识诺克吗?”杜靖炀突然问一句,除了雷,他也不知该问谁。

  雷一愣,蓦然揣测起社靖炀的心思,莫非诺克去了纽约?

  外表仍旧不动声,他微笑答道:“诺克是我的大哥,只不过,已经离我们家族…你见到他了?”

  杜靖炀没回答,迳自接着问:“他跟沈洛心是什么关系?”

  哎,该来的还是会来,雷挑了挑眉,只不过,为什么偏偏是他来回答这问题?捅楼子的人明明是洛洛呀。

  “什么关系…”雷避重就轻说:“我们从小一起长大,诺克的确也满照顾洛洛的,所以…她应该喜欢诺克。”

  “喜欢,或是…”杜靖炀问,凌厉的眼神让人难以扯谎。“爱?”

  面对这样认真的表情,雷实在无法瞒他,即使那可能会伤害他。

  “我想…洛洛应该爱着他。”只能说实话了。

  是吗?那,他果真没猜错,沈洛心爱那个男人,而他,杜靖炀黯然自嘲…他只是暂时补个缺罢了,现在诺克来找她了,哄她了,他也该功成身退了。

  他真是个傻瓜…

  雷安静地观察他,那眼神是苦涩、是不甘心,是那样复杂难解,是那样矛盾,那是当一个男人苦恋一个女人时才有的眼神,难道他已经爱洛洛爱到不可自拔?

  刺耳的电话铃声恰恰响起,彷佛在预告什么,雷很自然地走过去接起,杜靖炀只是冷淡地瞥开眼。

  那端,传来沈洛心焦急的话语。

  “雷,靖不见了,他是不是回西雅图?”

  等了许久都等不到杜靖炀的人影,她甚至想报警找人,现在诺克又催她回维也纳,她只能找雷求救。

  睐了眼杜靖炀漠然的脸庞,雷淡淡说;“嗯,他回来了…”

  听到这一句话,杜靖炀也明白是沈洛心打来了,他负气离开纽约,一声不响,也难怪她着急,但,那也只是她的责任,无关情爱吧,在她心中,最重要的人还是诺克,而他,已经不具意义了。

  沈洛心松口气,但,她不明白他为何突然离开?

  “雷,能不能给我靖的联络电话,我想跟他说话。”

  不说废话,雷直接将话筒扔给杜靖炀,笑道:“靖,洛洛要跟你说话。”

  连拒绝的机会都没有,杜靖炀只得应声。

  “什么事?”他自己镇定,自己冷酷,自己无动于衷。

  “靖!”听到他的声音,安抚了她的焦虑,这一刻,她忽地察觉她竟如此在意着他。“你为什么突然回西雅图?”

  虽然她知道杜靖炀迟早要回雷的身边,却没想到他什么话都没留给她就独自离去。

  “不关你的事。”握紧拳头才克制住颤抖的身子,他狠下心回答,刻意忽视她话语中浓烈的关怀。

  “靖,你怎么了?”他的口气冰冷的令她疑惑不解,究竟发生什么事?为什么突然对她这么冷漠?

  “沈洛心,我不是你的宠物,也不想当任何人的替身,现在诺克已经回到你身边,你也不需要假惺惺对我好!”说的激动痛心,妒火简直要将他整个人烧毁了。

  “靖!”难道他见到或听到什么?沈洛心想解释、想挽留,但杜靖炀已经将话筒丢给雷,冷峻的身影毫不留情踏步离开。

  雷瞅着他,感觉那步伐是如此沉重,彷佛刻意压抑着什么,心里多少猜出些许端倪。

  “洛洛…”

  “雷!”听到雷的声音,沈洛心急迫地求助。“帮帮我,叫靖接我的电话。”她不想就这样失去他!

  “洛洛,这次你伤他太深,我无法帮你…”他感叹地说,这样的结果他早已预见,或许,他不该特意安排他们见面。

  [雷!”她的声音颤抖着。“我不是故意伤害他,拜托你,让我跟他说话!”

  “洛洛,如果你还爱着诺克,别再招惹他了…”雷试着劝说:“我跟你说过靖很死心眼,他承受不起…”一再的伤害,就算再坚强的人也承受不起。

  “雷,你…怪我?”晶莹的泪珠在眼眶里闪动,缓缓滑下脸颊,因着他的拒绝,恐惧爬上她心头。

  如果雷不打算帮她,她害怕以后真的见不到杜靖杨,这样骤然的失去会令她惶恐、不舍,不明白的是那紧紧揪住心头的痛。

  “洛洛,靖对你用情太深,如果你只是同情他,觉得对他愧疚、对他抱歉的话就免了,彻底离开他,跟他断了关系,对他才真的好…除非,你能忘了诺克,否则,跟你纠不清只会让他更痛苦。”

  雷坦白地挑明说,截断沈洛心残存的希望。

  币上电话,她颓然趴在软绵绵的大上,让泪水沾单,她忍不住噎啜泣,纤瘦的双肩如风中花朵颤动着。

  难道,她跟杜靖炀真的就此结束?不!她不想、不想啊!

  口发着的疼痛难以想象,这样的难受是否意味,杜靖炀在她心中早有不一样的地位?

  她不懂,诺克已经来到她身边,为何心头仍空的?

  真的只是她太贪心,舍不得杜靖炀离开她,或者,还有些别的,莫名的情种已悄悄在她心底扎

  她真的不懂,而,时问能帮她厘清吗?厘清那如针扎一般的痛楚,究竟是为了什么,能吗?

  哭累了,她沉沉睡去,梦里,满是杜靖炀的影子…  wwW.5xXs.cc 
上一章   索情妙计   下一章 ( → )
索情妙计由作者乔芯 更新于2017/7/3 当前章节9077字 午休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