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休小说网提供索情妙计最快更新在线阅读
午休小说网
午休小说网 重生小说 言情小说 玄幻小说 推理小说 耽美小说 总裁小说 竞技小说 乡村小说 架空小说 短篇文学 科幻小说 武侠小说
小说阅读榜 军事小说 经典名著 官场小说 校园小说 穿越小说 灵异小说 同人小说 网游小说 综合其它 历史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好看的小说 慈母溺儿 婚后生活 不伦计划 开放家庭 恩爱夫凄 夏日浪漫 小街舂色 兄妹之恋 丝袜美腿 引狼入室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午休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索情妙计  作者:乔芯 书号:28088  时间:2017/7/3  字数:6913 
上一章   ‮章七第‬    下一章 ( → )
五年后

  台湾台北

  “沈小姐离开台湾多久?”

  “十年…那时候我十五岁,读国三。”

  “沈小姐十五岁就离开台湾,一个人跑到维也纳…”电视节目的女主持人出惊讶的表情。“你会讲德语吗?”

  沈洛心微微一笑。“因为朋友的关系,我从小就学会满多种语言,除了英语,语、法语,德语我也都懂一点…”

  “沈小姐当时年纪还那么小,独自住在维也纳怕不怕?”

  沈洛心沉默半晌,淡淡说道:“其实,我不是一个人,我是跟着朋友,因为他要到维也纳,所以我也跟着他去了。”

  杜靖炀坐在黑色皮沙发上,脸色阴郁,炯亮的黑瞳一瞬也不瞬,紧盯着电视萤幕上那张清丽的脸孔,不管过了多少年,她在他心中永远保有当时宛如天使一般,令人怦然心动的笑容。

  她抛下他,跟着她口中那位“朋友”远赴他乡,遗留给他一颗碎成片片的心,不管过了多少年都无法修复。

  口越来越闷,他关掉电视,将遥控器甩到桌上,走至客厅的落地窗前,干净的玻璃倒映着他忧郁颀长的身影。

  杜靖炀,杜靖炀,难道你还忘不了那个女人?你不是发誓过这一生只能恨她,不能爱她,为什么…

  脑海里又响起十年前,她临走前对他说的话。

  永远陪着我、永远在我需要你的时候收留我、永远不离开我…

  原本,需要陪伴的人是她,结果,竟然是她抛弃他,一声不响离开,给了他最快乐的日子,又将他推进孤独的地狱里。

  杜靖炀闭起眼,只想平复的心绪,每每一想起她,他就恨不得杀了自己,恨不得从未遇见她,恨不得当时没有收留她…

  叮咚。门铃声打断他的思绪,杜靖炀生平头一次感激有人来拜访他,不管是谁都好,他现在无法独处,只要一个人,就会让他想起她,无可自拔地想起她….

  连看都没看一下来者是谁,他匆匆打开门。

  “嗨!”

  他怔住,眼前是抹他想念许久、想见又不敢见、想恨又恨不了的倩影,此刻,他希望任何人陪在他身边,只除了她。

  “靖,你不认得我了?”

  沈洛心身穿一袭背的长礼服,衬出她窈窕的身段,俏脸的彩妆浓淡适宜,一头长发梳拢了起来,打扮宛若刚离开一场盛大的宴会。

  “我不想见你。”好半晌,他才能吐出这几个字。

  沈洛心的脸上飞快掠过一抹黯然,低语:“我知道你还没原谅我,这几年你一直在躲我,还要雷不准透你的行踪,对不对?”

  今晚,要不是她威胁要在众人面前讲雷小时候的馍事,他也不可能告诉她他的住处。

  杜靖炀撇过脸,直至今,他还是舍不得见到她失望的模样,她的伤心难过都会令他难受。

  杜靖炀,别再被她蛊惑,别再被她影响,她只是想利用你,她从来也没爱过你

  “你走吧。”终于,他可以再吐出三个字。

  沈洛心深深地凝视着他,他比五年前看起来又高大了些,越来越有男人味,也…更恨她了。

  她伸出手想触碰他,他感地一闪,随即,愤怒地、无法克制地咆哮出声。

  “沈洛心,别把我当成你的宠物!想要就来!不想要就丢!”

  向来的冷酷因为她激动起来,他因气愤全身颤抖,然而,见着她受伤的神情,恨意就像冰山遇见强烈的阳光,逐渐消融。

  他不想伤害她,从来也不想,他可以让她伤千次百次,却一次也舍不得伤她,因为他爱她,爱到连自己都不敢相信自己这么傻。

  “我懂了。”

  沈洛心强笑,轻轻往后跨一步,随即,她迅速转身奔向电梯,她不想让他看见她掉眼泪。

  直到按了下楼键,泪水才不争气地落下。

  沈洛心,没用的,他恨你,他恨死你了,你已经永远失去他…

  叮。

  电梯门缓缓打开,她正想走进去,身后传来一阵缓慢的脚步声,她还来不及转过身,一双强健的手臂已经牢牢抱住她。

  “我想你。”

  他的声音苦涩又无可奈何,他告诉自己一千遍、一万遍必须忘了她,却在见到她的那一瞬间,全数瓦解。

  他知道自己完了,又再一次陷进去,这一次他又会心痛多久?

  沈洛心闭起双眼,感受他的膛传来的热度。

  只有他,永远在她最无助的时候收留她;只有他,会这样紧紧拥抱她,也只有他,能给她温柔温暖、给她爱…

  沈洛心轻轻从他怀里转过身子,手臂上他的脖子,清澈的眼儿就像要看透他的心似的,直勾着他。

  “我也想你。”她说。

  “洛洛…”他情不自吻住她的嘴望彷佛火山爆发,一下子淹没两人的理智。

  烈炙热的吻从电梯延续至房里,他鲁地扯去她身上的赘物,‮摩抚‬他恋许久、想念许久的柔软身躯,让她发出如天籁般的呻

  “洛洛、洛洛…”他贯穿她的身子,大手箝制她纤细的,与他紧紧贴合,密不可分。

  每每与他做,沈洛心总以为自己会就这样死了,他的疯狂进像是在惩罚她的残忍,又像在告诉她他有多么思念她,一次又一次,着她发出痛苦又足的声。

  她不得不承认,她认识的男孩已经彻彻底底是个男人了。

  他的指尖轻轻地滑过她白的背脊,随后,烙上一个个深吻,虔诚地吻着,像对待最珍贵的宝贝,小心翼翼。

  不规矩的双手从她身后捏她口的丰盈,挑弄感的尖峰,惹得倦极的人儿不满地嘤咛出声。

  “靖,我想睡…”连眼睛都懒得睁开,她嗔道。

  不管她的抗议,他扳过她的身子,入她红的蓓蕾,灵活的舌挑动她的望,不餍足的大手‮摩抚‬她纤细的长腿,随后,缓缓滑进她的脆弱花心。

  她对他彷佛有股奇妙的魔力,想要她的望始终无法止歇,别的女人尝起来索然无味,甚至令他厌烦不耐,而她,是最甜的,百吃不厌,只让他想一而再、再而三拥有她,渴望将她完全融在他体内,永远切割不开。

  这样叫她怎么睡…

  疯狂一整晚,他需索无度,可她累了,好累…他总是这样精力充沛,让她怀疑他会不会因为纵过度而这样死去。

  “停…”

  她想阻止他,而他早已先一步入她体内,像一只标悍的野马,带领着她狂野奔驰。

  他的侵入撞击总令她失自己,在她身体里注入一股股强烈的热,让她疯狂,完全沉醉。

  如果他在这时身,她一定会死,因为渴望而死。

  一同攀上高峰后,两人的气息缓缓平和,身子仍眷恋地黏在一起,他的手搁置在她浑圆的部,怀中紧抱她柔软的娇躯,深怕只松开一秒,她就会消失,让他找不到影子。

  沈洛心疲倦地合眼,鼻间满是他浓厚的男人味,这个膛还是一样暖和,她每次都要下好大的决心才有办法离开。

  铃…

  尖锐的电话铃声打破了室内原本的安静祥和。

  杜靖炀不想接,沈洛心更没力气接,于是,来人很快的留言。

  “洛洛,你应该醒了,别乐不思蜀…”那端传来雷温和好听的声音。“你昨晚偷偷从会溜走,你的经纪人不太高兴,她要我传话给你,下午的彩排不要迟到…对了,刚才诺克跟我通过话,他说他会赶上你的首演…”

  他刻意顿了下,彷佛料到自己已经在他们之间投下威力惊人的炸弹。“洛洛,加油,我也很期待你今晚的表现。”

  电话挂断,留言结束了,房间里头也同时笼罩一股低气压。

  沈洛心明显感受到怀抱着她的双手僵硬了下,他的膛再也不似刚才温暖了,她暗自叹口气,黯然地从他怀中离开来。

  “我想我该走了…”她勉强扯了个笑容。

  杜靖炀则是面无表情,连话也没应一句,刚才的热情渴望彷佛都是幻觉。

  气氛顿时尴尬沉闷,沈洛心慢慢穿上衣服,而杜靖炀始终保持相同姿势,动也不动,像陷入了某种思索。

  直到沈洛心准备离开房间,他才突然从上弹起。

  “我送你。”

  然后,他慌乱地穿衣服,沈洛心停下脚步,站在门边看着他。

  “靖,我还可以来找你吗?”

  他的动作停顿一下,随即,他低着头说:“别来了,我休假一个月,今天晚上就会离开台北。”为了远离她。

  “今天晚上?”秀眉一拧,她赶紧追问:“你不来我的首演,我特地帮你保留一张票,雷没交给你?”

  他摇头:“我不想去。”他生硬地拒绝她的好意,她脸上脆弱受伤的表情又令他心头一,痛极。

  “走吧。”穿好衣服,他走至门边。

  “不用了。”她也面无表情,冷淡地说:“我可以自己回去。”

  随即,不管他的反应,迳自开门,头也不回快步离开。

  她的心好痛好冷,好不容易,她才下定了决心来面对他,而他,却那么明显地拒绝给她机会…他只是怀念她的身体,对她的爱已经消失无踪了吧,她悲哀地想着。

  由于,她太过匆忙,竟错过了他眸里隐藏的爱恨织,他对她的感情向来矛盾难解,然而不管爱恨如何拉扯,最终,他总抵挡不住对她浓烈的爱意。

  **********

  还有三十分钟,名闻国际的大提琴家沈洛心的演奏会即将开始。

  臂众席已经挤进慕名而来的众多乐们,过去只能从唱片听到她湛的琴音,今能亲眼目睹这位才貌俱佳的美女,光是欣赏她在舞台上落落大方的姿态,就已经令人足了。

  相较于前头的喧闹兴奋,后台,沈洛心的休息室却是相当静谧。

  这是她的习惯,演奏前总需要让自已安静下来,完全沉淀自己的情绪,因此,所有人包括想探听消息的记者们,都识趣地准备等演奏会结束再一拥而上,问个痛快。

  镜子里是一张经过妆扮后,显得更加明出色的脸蛋,乌黑亮发自然披散,柔亮,眼眸转动人光采,珍珠肩礼服衬出一身雪白无瑕的肌肤,她的美丽简直就要夺去她琴声的魅力,也难怪有众多乐坛对手总在背后讥讽她只是靠外貌拉拢乐

  她向来就不在乎别人怎么想,她我行我素惯了,这样的任或许跟她从小在优渥、受尽宠爱的环境中长大有关吧。

  或许,也因如此,她的琴声才能完全自我,展现只属于她的音,是别人完全学不来的。

  叩叩。

  沈洛心看了眼房门,不动声,知道她的习惯却又敢来破坏的只有一个人。

  “洛洛。”

  也不等她应声,雷自动开门进来了,俊脸满溢温和的笑,让人想气也骂不出话来,何况他们两人是已经识二十年的好朋友。

  “雷,谢谢你今晚送的花束。”沈洛心淡淡地表示感谢。

  雷没说话,只用一种赏的目光打量她,他看着她,直截了当说:“洛洛,你今晚很漂亮。”

  “你也很帅。”她面不改,眼珠子根本没放在他身上,照说不误。

  雷慢慢走近她身旁,伸手抬起她小巧的下颚,眼神相对,他温柔地问:“你好像有心事?”

  他们之间有种互通的默契,总能看透对方的心情,或许因为太了,当不成情人,反而更像亲人。

  沈洛心黯然地垂下眼睫,别人也许看不出,但她瞒不过雷的眼睛。

  “雷,你把票交给他了吗?”

  雷一怔,刹那间明白那个“他”指的是杜靖炀。

  “我…”他言又止,好像不知道该怎么说,沈洛心也明了了。

  “他永远也不会原谅我,对不对?”这句话像在问他,又像在问自己。

  雷静静观察她的神情,若有所思,然后,他拨弄她柔顺的发丝,像安抚她似的开口:“洛洛,你还爱着诺克吗?”

  沈洛心没有回答,只低首,凝望自己一双白玉般的柔荑。

  “先搞清楚你的感情,否则别去招惹他。”雷很认真地说:“就算再怎么忠心的小狈,也受不了一再被主人抛弃…”

  两只小手握成拳头,拼命抑制住眼眶里的泪水,只怕会糊了上好的妆。“我从来也没把他当成宠物…”她的声音颤抖着。

  “在我眼里看起来就是那回事…”他出一张面纸,细心地、小心翼翼地为她拭去那差点夺眶而出的泪水。“他心里也是这么想。”

  “洛洛,剩五分钟,要上台了!”经纪人任雪先敲了下门,随即进来催人,见到雷温柔对待沈洛心的模样,不自觉沉下脸色。

  雷睐了眼来人,看是任雪,角扬起一抹若有似无的笑容。

  明明有着一张明动人的脸蛋,却总是冷冰冰的态度,难以捉摸,难以驾驭,她是他的敌人,也是他想征服的猎物。

  临走前,雷刻意凑近沈洛心耳边,状似亲昵说:“我走了,你要加油。”

  “达那西斯先生,洛洛在表演前需要静一静,请你以后别再擅自闯入她的休息室。”任雪在他经过她身旁,准备开门离去时,忍不住开口。

  雷睇着她,神情自若说:“雪儿,你不是早知道我跟洛洛的情非比寻常,何必介意这点小事…”

  他的口气好似暗示她在吃醋,任雪蹙起眉头,才想反驳,他已经迳自开门离去了。

  为什么她总那么容易受他影响?任雪愠恼想着,没一会马上恢复往常的干练,提醒沈洛心等会演奏曲目的顺序,还一边帮她检视穿着、彩妆是不是都OK。

  沈洛心对她的叮咛完全听不进耳里,脑海盘据一张漂亮冷傲的俊脸,唯独面对她时,总是腼腆地、扭捏地、不自在地出难得的温柔体贴。

  想至此,她不微微一笑。

  她曾经傻过,但现在,她已经想通,如果他来了,她会告诉他她真正的心情,只要他愿意出现,再给她一次机会…

  “诺克。”

  诺克·彭斯刚落坐,不远处,一抹俊的身影往他走来。

  “雷!”角挂着笑出息,他很自然地开口打招呼:“好久不见。”

  “的确有段时间不见…”雷也顺其自然接话,谁叫他们的座位排在一起,就算是死对头,也得忍耐两个小时吧。

  淡揭发绿眼珠,五官深刻英俊,一身西装笔,诺克.彭斯看起来十足是个极有魅力的外国男人,如果敏锐一点的人,或许还会察觉到诺克和雷虽然发、眼眸大相迳庭,但外型轮廓就是有种说不出的相似,好似一对兄弟。

  这一点,只有像沈洛心这种知晓内情的人,才明白两人之间的恩怨情仇。

  他们的确是一对同父异母的兄弟,只不过,与其说有兄弟情谊,不如说他们是敌人。

  身为泰瑞.达那西斯的孩子,一出生就注定兄弟姐妹相残的命运,即使离开了家族也不会改变。

  舞台上,灯光暗了,只有一束亮光追随着沈洛心,跟着她优雅的步伐,慢慢地移动到中央。

  美丽宛若仙子,高雅宛若贵妇,也难怪有人形容她光是美貌就足以掳获人心。

  “洛洛越来越漂亮…”

  雷赞赏地说,漂亮的女人很多,但只有少数值得一看再看也看不腻,沈洛心就是其中之一。

  诺克不发一语,紧紧凝视舞台焦点的绿眸彷佛已附和了他,若非为了她舞台上的风采、干净的琴音,他怎么会特地来此?

  突然,眼角一瞥,雷发现到某个熟悉的身影赶在最后一秒,进了厅门,小心翼翼地移动步伐,深怕影响了台上的人儿。

  还是来了,他戏谑地勾起角。

  不只雷,沈洛心也注意到了。

  握紧手上的弓,有一秒,她怔忡住,差点激动地喊出声,不过,毕竟有过太多表演经验,很快,她排除了私人情绪,弓弦融,完全投入了她自己的音乐世界。

  靖,你还是来了,我好高兴,今晚请你仔细听,听仔细我每一首曲子,每一首都是我想对你诉说的心情,请你仔细听…

  杜靖炀悄悄坐到位子上,结果,他还是被强烈的思念打败了,即使知道今晚她是为了谁而演奏,他还是忍不住前来聆听,谁叫他早在十年前就已经将整颗心、全部的爱情都给了她…  wWW.5XxS.cc 
上一章   索情妙计   下一章 ( → )
索情妙计由作者乔芯 更新于2017/7/3 当前章节6913字 午休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