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休小说网提供索情妙计最快更新在线阅读
午休小说网
午休小说网 重生小说 言情小说 玄幻小说 推理小说 耽美小说 总裁小说 竞技小说 乡村小说 架空小说 短篇文学 科幻小说 武侠小说
小说阅读榜 军事小说 经典名著 官场小说 校园小说 穿越小说 灵异小说 同人小说 网游小说 综合其它 历史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好看的小说 慈母溺儿 婚后生活 不伦计划 开放家庭 恩爱夫凄 夏日浪漫 小街舂色 兄妹之恋 丝袜美腿 引狼入室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午休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索情妙计  作者:乔芯 书号:28088  时间:2017/7/3  字数:7404 
上一章   ‮章八第‬    下一章 ( → )
掌声如雷,安可声不断,沈洛心应观众要求下,又多拉了两首简短的曲子,终于,她带着盈盈笑容离开舞台。

  后台挤满了祝贺人,前来访问的记者们也将休息室围的水不通,经纪人任雪挡在外头,过滤探访的人员。

  沈洛心手里抱着一大束紫玫瑰,是某个倾心于她的乐特别为她订下的,就是为了表达爱慕之意。

  四周喧闹不休,气氛闹烘烘的,虽然略感疲倦,沈洛心仍然极有耐心与前来的记者们、乐界好友闲聊。

  门口仍有许多张望的人,想一探她的姿容,却又不得其门而人,而她的眼神也总是忍不住往外头飘去,像在等待什么。

  忽然问,有个熟悉的人影在门口一闪而过,虽然只有极短暂的时间,她还是捕捉到了,因为她是那么期待他的出现。

  “对不起。”

  她迅速起身,抛下花束,不管身旁好友的疑惑,排开众人追了出去。

  “靖!”

  走廊上,她追着他的背影,叫着他的名字,丝毫不管周围异样的眼光。

  杜靖炀停下脚步,原本只想偷看她一眼就走,没想到她竟然注意到他。

  明明跟她说过他不会来,现在又出现在她眼前,也许她早摸透了他无法不理会她、在意她的弱点。

  “洛洛,恭喜你。”

  他诚心地说,镜片后的眸光充满柔情,停驻在她绝美的脸庞上。

  他是个纯理性的科学人,自认没有艺术细胞,分不出音乐的好坏,但是当她拉着大提琴时,那样陶醉深人的表情,总令他看得痴,也听得人神,她的琴音就跟她的人一样,对他有股难以言喻的蛊惑力。

  沈洛心平稳气息后,笑道:“靖,谢谢你来听我的演奏会,我很高兴…”真的很高兴。

  从她身后走廊,对他们投来几双好奇的目光,经纪人任雪就在其中,似乎质疑两人的关系,但又不好上前询问,还有雷,俊脸依然笑容温和,以及…站在雷身边那名身形高大的外国男子,深邃的绿眼珠淡漠地感觉不出任何情绪,只静静观察他们。

  杜靖炀一眼就认出他,他知道他是谁,雷的大哥,诺克,也是沈洛心从小暗恋的对象。

  她今晚的演奏是为了他,眼里也只容的下他一个听众吧。

  想至此,杜靖炀心里一阵悲哀,明明知道她心有所属,还是无法放弃、无法死心,即使知道她只是利用他,他还是无法狠心放开她,深深爱恋一个永远不属于自己的女孩。

  “你好像很忙,我不打搅你了,再见。”

  他淡淡说,离去,她拉住了他的手臂,眼里带着祈求。

  有些话她想对他说,可,现在还不是时机,她会把一切的事情都了断,然后,告诉他她真正的心情。

  “靖,等巡回表演结束以后,你等我的电话,我想跟你见面。”

  杜靖炀一愣,那双凝视他的美丽眼眸里彷佛许下了什么承诺,在一瞬间震撼了他的心。

  “你想说什么?”他努力平稳自己的心绪,很想淡然,口却压抑不住激动。

  诺克就在附近,为什么她要用这种眼神看他,彷佛在看她真正的恋人?他一直以为自己不过是诺克的替身罢了。

  “等我。”她微微一笑,像要考验他的耐心,松开了他的手,留下无限想象空间。

  他看着她离去的身影,走到雷和诺克的身边,掌心还残留着她的温度。

  本来已经不抱任何奢望,现在他可不可以有点期待?

  对她,他早已习惯等待。

  **********

  绅士淑女,衣香鬓影,沈洛心身着樱红色小礼服,在众宾客间周旋。

  今晚,她结束了在台湾的最后一场演奏会,主办单位也为她杰出成功的表现办了场庆功宴。

  原本沈洛心想以体力不适委婉拒绝,但想到主办单位花了不少心思准备,而且邀请函都发出去了,她实在不好不出席。

  美酒佳肴,乐音悠扬,会场里放的正是她的大提琴音乐,音美的扣人心弦,也难怪受到广大乐爱戴。

  沈洛心勉强笑着,和几位前来捧场的大老板们应答,眼睛却总是忍不住飘向会场角落那座古董钟。

  她已经和杜靖炀约好,整个巡回演奏会结束以后,一起共进晚餐,现在他必定在餐厅等她了。

  怎么办?她一定要想个法子离开会场,她不能再让他误会。

  “薛老板,你可不能霸占我的公主太久…”一只结实的手臂亲昵的搂住她的肩膀,熟悉的古龙水味弥漫她鼻间,她抬头,正好对上诺克如宝石般的绿眸。“我还想跟洛洛跳支舞。”他微笑。

  “是诺克呀。”薛老板捻着自己两撇斑白的胡子,笑呵呵地说:“我正在商请沈小姐替我的基金会办一场慈善义演。”

  “薛老板,洛洛心肠好,只要排的出时间,她一定帮到底,这种事你还是找任雪商量吧。”

  一将责任全推向经纪人之后,诺克迅速地将沈洛心带离那垂涎她美貌的富人圈子,以优雅的舞步,与她一同滑入舞池里,跳起曼妙的华尔滋。

  “你心不在焉?”他靠近她耳边轻声说,所以,他才出面解围。

  她感谢他的出手帮忙,不过,她现在最无法面对的人也是他,也许这是天意,不容她逃避,她终究必须跟他讲清楚。

  “诺克,我跟靖约好等一下要见面,你可不可以掩护我离开?”她坦白地说。

  “靖?”他皱眉。“是你首演的时候,来后台找你的男人?”绿眸动一抹深不可测的光芒。

  任雪是他刻意放在沈洛心身边的心腹,帮他监视她的一举一动,得知洛洛特-加龙省地要求安排这趟台湾行,他怀疑另有隐情,如果他没记错,洛洛以前也曾经有过想反抗他的念头,为的就是一名台湾男子…今晚是她待在台湾的最后一晚,他为此特别来参加这场宴会,打算亲自带她离开这地方。

  沈洛心笃定地点头。“我一定要在今晚见他一面。”见到杜靖炀,把心事说清楚,否则他们就真的结束了。

  “你为什么急着见他?”他不动声,淡然问道。

  “诺克,我爱他。”

  他们眼神相对,沈洛心眸中那抹祈求,说明她感情的坚定,诺克不眯起眼,语带嘲讽。

  “我以为你爱我?”

  他早已看穿她对他的爱恋依赖,也藉此将她紧紧绑在身边,而她什么时候逃离了他的掌握?

  沈洛心叹气。“诺克,你还记不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时,你对我说‘我是最的,没有人可以取代我’?”

  “记得。”也是从那天起,他决定将她纳人自己的“收藏”美丽如天籁一般的琴音将永远属于他。

  “我曾经以为我对你很重要,可是后来我才发现,其实不可取代的不是我这个人,是我的琴艺…诺克,我不是东西,我知道你并不爱我,所以,我早就不奢望了…”

  他对她的好,就像对待收藏品,他喜欢她的琴音,总在两人独处时要求她为他演奏,在那一刻,她觉得自己在他眼中不像个有血有的人,只是个弹奏音乐、取悦他的机器罢了。

  他从没把她当成女人,只是件美丽的物品。

  经过几年来的伤心难过,她已经彻底明白,诺克珍惜她,只因为她有被收藏的价值,但他并不爱她这个人。

  “洛洛,如果你要我的‘爱情’,我可以给你,不要离开我。”他出口挽留。

  爱情是可以这样施舍、换?沈洛心黯然苦笑。

  “诺克,我已经不爱你了。”

  她凝视眼前英俊的脸庞,当初到底爱他什么,她已经想不起那种心情,也许当真正的爱情来临时,幼稚的倾慕崇拜就宛如朝雾遇着大,蒸融的无影无踪。

  自从五年前,她无心伤害了杜靖炀,才发现他的痛楚竟也像在她口狠狠划了一刀,让她彻底明白他有多重要。

  这一次,她要紧紧把握住爱情,再也不愿意失去他。

  看来,她是铁了心要离开…诺克并没有出发狂、狠或者盛怒的表情,他只是微微勾了下角。

  “洛洛,失去你,我真的很遗憾。”那眸光缥缈,令人看不透。

  “诺克,我们还是朋友。”她真诚地说。

  “是吗?”他淡淡一笑,捏紧她的小手离开舞池,随手拿了侍者送来的两杯红酒。

  “洛洛,你真的决定要跟那个男人走?”他再问一次。

  “诺克。”她微笑,耐心提醒他。“他叫‘杜靖炀’。”

  “好。”他也顺着她改口:“洛洛,你真的打算跟着杜靖炀,即使我千方百计想留下你?”他凝视她的瞳眸,一瞬也不瞬,准备捕捉她脸上任何表情变化。

  他们一向亲如兄妹,沈洛心完全没有防备,美丽的小脸漾起充满情意的笑容,还带了点羞涩。“如果…如果他愿意收留我,我会永远跟着他。”

  她不知不觉想起两人的初遇,表情更甜蜜了。

  好了,不用再问,这个女人已经背叛你,她已经不再属于你…

  诺克的眸里迅速闪过一抹冷意,很快很淡,沈洛心根本来不及觉察,甚至也没发现诺克从西装袖口,悄悄地拿出一颗透明的小葯丸,放入了其中一杯的体里。

  “你既然那么喜欢他,我也只有祝福你了…”他递出酒杯,沈洛心自然地接过。“接受我的祝福吗?”

  沈洛心有点讶异,她没料到诺克竟谅解,甚至还祝福她,她一直觉得他有强烈的占有,所以才迟迟没表离去之意,怕会刺他…现在有这种结果,她真的高兴极了。

  酒杯相碰,她出灿烂笑容。“诺克,谢谢。”随即,一饮而尽。

  诺克也啜了几口,宛若哥哥般关心地说:“我等一下会掩护你离开,你告诉我你们约在哪里,我吩咐司机载你去。”

  她感激地在他脸颊上留下一吻,心情忍不住雀跃起来,她有太多大多的话想当面对杜靖炀说。

  靖,我就快要到餐厅了,我好想见你,我要告诉你我爱你,你呢?你也会想我吗?我曾经那样伤害你,你还爱我吗?

  沉浸在喜悦中,沈洛心丝毫没注意到诺克边一抹残酷的冷笑。

  他想要的东西既然不能到手,那么,也不可能属于其它人。

  **********

  她迟到了一小时。

  杜靖炀看了眼腕表,黑眸缓缓转向餐厅的入口处。

  昨晚,他接到沈洛心的电话,邀他今晚共进晚餐,说有重要的事相谈。

  她的邀请令他一夜难眠,度如年,一分钟像一小时那样漫长。

  他迫不及待想知道她究竟想对他说什么,首演那夜,她眼神里异样的光芒还深深烙在他心头,挥之不去。

  之后两个星期,她的每一场演出他总是不缺席,她到中部他跟着,她到南部他跟着,她的音乐他听不腻,她的人他看不腻,终于,他等到了最后一场表演,终于他等到她的电话,终于,见面的时间到了。

  来时,心情是雀跃、不安、兴奋、又期待,然而,随着时间一分一秒流逝,因着她的缺席,他的眸光越见清冷。

  她,又让他空等了吗?

  他知道她的手机号码,只要一通电话,就晓得她目前的状况,也许被什么重要的事耽搁…然,傲气,或者还有点愤怒,他迟迟没有打一通电话询问。

  迟到的人明明是她,为什么不是她打来?他负气地想着。

  他从来没等过任何人,就为了她破例,再半个小时,如果她不出现,他会潇洒地离开,再也不留恋,绝不留恋…

  一个半小时过去了。

  内心挣扎许久,他毅然起身,离开餐厅,准备开车离去前,他决定拨通电话给她。

  不是因为怕她急忙赶来扑了一场空,也不是为了听她的理由,听她的辩解原谅她,而是为了彻底和她切断关系。

  没错,他已经受不了一再被玩,被摆布,他要断然结束两人的关系,绝不留恋,毫不留恋…

  然而,等待接通的几秒间,他心里是害怕的,忐忑不安,他怕她不来的原因是为了诺克,那名她深爱的男子。

  在她心中,他曾经是诺克的替身,排解她的寂寞孤单,而这一次,她又打算利用他?

  可悲的是,即使被她一再利用,他还是无法控制自己的感情。

  “喂?”

  那端接起电话的男声是陌生的,杜靖炀一愣,心情沉到谷底,是诺克吗?她果然跟他在一起。

  “我找洛洛。”他艰涩地说出口,黯然想着,他们在做什么?该不会气他打搅了他们的好事?

  “洛洛?沈洛心?”男声冷酷地哼两声。“你是她的谁?”

  杜靖炀皱了下俊眉,淡漠地说:“我想说话的人是洛洛,不是你。”

  “不用浪费舌,反正她就要死了。”男声音调毫无起伏,彷佛说家常话般。

  杜靖炀一听,全身血瞬间凝结,急促追问:“洛洛呢?”

  男声还没回答,只听见那端传来一阵细微的女声,以惑的口吻说:“头…好痛…我…这里是…”

  “洛洛!”杜靖炀惊恐地瞠大眼,心脏不规律地跳动起来,沈洛心的声音早已牢牢刻印在他的脑海里,他绝对不会认错,到底出了什么事?

  沈洛心惘地瞧着四周,头痛的好像快裂开了…怎么回事?她只记得诺克掩护她离开会场,然后,她坐进车子里,恍惚间,浓重的睡意袭来,她忍不住睡着,那么接下来…

  她还是坐在车里,身旁仍是诺克的司机麦可,只不过…她茫然看向车窗外,黑一片,她认不出自己在哪里,甚至现在是几点?

  对了,她的约会,她要赶去见杜靖炀,她必须…

  “麦可,我们在哪里?我不是告诉你要去…”忍着剧痛,她蹙眉吩咐麦可,却见后者面无表情,角甚至句着冷笑,她注意到他一边开车一边接听手机,而且是她的手机,脸孔猛地刷白!

  “你凭什么听我的电话!”她气的想抢过手机,麦可迅速甩开她的手,那端传来杜靖炀焦躁的声音,正频频呼唤她。

  “洛洛,你有没有事?”狗屎!他百分之一百确定沈洛心现在有危险。

  “靖!”沈洛心想回话,无奈手机却握在麦可手里,她气愤怒道:“麦可,你竟然背叛诺克,想绑架我!”这是她唯一能想到的解释。

  “是教主的命令。”麦可的眸光冰冷,甚至带点嘲弄意味。“他要你死。”

  沈洛心整个人在这一刻,像坠入深不见底的幽谷,她知道麦可口中的“教主”是诺克,他成立一个名为“光耀真理”的宗教组织,信徒遍布全世界,不过,她最多也只知道这些,并不清楚组织真正的运作。

  她曾经深深憧憬着、爱慕着、信赖着的男子,竟然想杀了她,她简直要笑自己瞎了眼,过去浪费了十多年的伤心痛苦究竟为了什么?

  “你就是杜靖炀?”麦可睐了眼沈洛心面如死灰的表情,对着手机狞笑。“教主特别吩咐我,如果你打电话来,一定要接,他要你亲耳听见自己心爱的女人被凌辱而死,却束手无策的滋味。”

  杜靖炀紧握住手机,劲道之大差一点握碎,不过,他知道自己此刻必须冷静,沈洛心的性命就操控在对方手上。

  “如果你敢碰洛洛一,我会让你生不如死。”幸好麦可看不到杜靖炀,否则肯定被他狰狞的表情吓的退避三舍。

  “哈哈!”麦可狂笑。“杜靖炀,你根本不可能抓到我,你等着替她收尸,啊…”沈洛心突然扑过来,想抢他的方向盘,此刻的她有与对方同归于尽的决心,与其要她试曝于这个无小人,不如放手一搏。

  “臭女人!你放手!放…”麦可想将她甩到一旁,前方忽地两盏灿亮的车灯朝他们近,发出刺耳喇叭声!

  麦可想问开面而来的卡车,可惜已经来不及。

  碰!

  透过手机,杜靖炀耳边传来巨大的声响,然后,一片死寂,心跳彷佛也在这瞬间停止。

  杜靖炀屏住气息,克制着差点崩溃的心绪,颤颤出声:

  “洛洛?”拜托,回答他,不要不说话,出个声音…

  “洛洛?”说话啊!杜靖炀几乎要发狂了。

  “靖…”虚弱的声音从那端传来,倏地揪紧他的心。

  “洛洛…”他不信她毫发无伤,但,至少保住她的命,求求上天,别让他失去她!

  “靖,我好痛…”

  因着剧烈的撞击,车体前端挤变形,安全气囊破了,她整个人好像也碎了,强忍着痛楚,她拿起掉落的手机回话,驾驶座上的麦可已经当场死亡。

  “洛洛,别说了,打电话叫救护车。”他力持镇定,却不住心头的恐惧。

  “靖,对不起…”幸好来得及,幸好她还剩下一口气,就算她必须永远离开他,她也要说出自己的心情,她不要留下任何遗憾。

  “对不起,那时候丢下你,可是我…我真的爱你…”眼泪缓缓从眼角滴落,她终于说出口,可,这样的表白终究太迟了。

  “洛洛…”别这样,这样好像要与他永别了,不,他不能接受,上天为什么这么残忍,他好不容易知道她的心意,却也在同时失去她。“别再说了,你一定要撑下去…”

  “靖,你原谅我吗?你还爱我吗?”她的声音有气无力,却仍坚持着要得到答案。

  “我爱你,从来没变过,我爱你…”杜靖炀哽咽的说,他怎么可能会不原谅她?怎么可能不爱她?

  “我好高兴…”沈洛心满意足合上双眼,耳边隐约传来救护车的嘈杂声响,然而,力气用尽,她无暇分辨周遭情况,手缓缓垂落…

  “洛洛!”他惊呼,但,手机那端已没有任何声音回应他。  wWw.5XxS.cc 
上一章   索情妙计   下一章 ( → )
索情妙计由作者乔芯 更新于2017/7/3 当前章节7404字 午休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