纨绔妖妃 第096章大婚完美结局
午休小说网
午休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同人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全本的小说 娇妻物语 小姨多春 孽乱村医 桃色美人 荒村野性 畸爱博士 雪白嫂子 留守村庄 走村媳妇 乡野情狂 官场小说 经典名著 笑话大全 综合其它
小说排行榜 人面兽医 女友出轨 妇科医生 三人同床 惹火乡村 合家情缘 若母痴欲 残花败柳 慈母憨儿 女友故事 侦探小说 现代文学 短篇文学 热门小说
午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纨绔妖妃  作者:吴笑笑 书号:45535 更新时间:2019-8-8 下一章 ( 没有了 )
第096章大婚完美结局
  早朝,女帝登位,再次的清洗了一遍朝堂,从前信奉木璃的旧全部清除,雷厉风行的手段,震憾了朝堂上的所有人,剩余的一部分人,不敢有似毫的异议。

  这位南疆的前女帝可是百姓心中很信奉的皇帝。

  南疆之所以走到今天的地步,不是因为木璃的整治,而且是因为女帝带领手下的人打下了的这片疆土,所以她现在归位,是顺理成章的事情,而且大家知道了女帝当初之所以病逝,并不是病逝,而是木璃拾撺了她的皇弟,谋朝夺位了,如此大逆不道之举,人人喊杀。

  对于女帝顺利登位,南疆的百姓是最高兴的,朝上的官员却是惶惶不安,但是在一连番的清洗手段之下,朝总算稳住了。

  对于和木璃一起的,女帝下令了诛杀,一个不留。这一杀便足足杀掉了一万多人。

  南疆笼罩着一股腥风血雨,不过好在经过了一连番的屠杀后,总算安定了下来。人人心头巨石落地。

  那些逃过一劫的官员,哪里再敢说半句非议的话,皆是小心翼翼的办着自个的事情。

  凤华这一雷霆之手,总算是起到了震慑人心的作用。

  她之所以下令血洗朝堂,便是为了震慑这些人,一个帝皇并不是那么好做的。

  木璃这么多年的浸,自然有很多羽,这些人若不杀,后一个不服,便有祸礼,所以她这样做是一劳永逸,虽然手段血腥,但是身为帝皇,是绝对不会仁慈的。

  若说从前的凤华心中还有一份柔软的话,现在却只有铁血霸气,除了自已的丈夫儿子,她再不会相信别的人了,被伤害了一次,她可不想再被伤害第二次。

  皇宫,女帝所住的宫殿,下首跪着一个身着白衣的男子,此人正是凤华的弟弟凤遥,他身着一袭白衣,脸色苍白,身形虚弱,挣扎着跪在地上,轻声的哀求自已的皇姐。

  “皇姐,请你饶过我的两个儿子吧。”

  这是他遭下的孽啊,他实在是不忍心看到自已的两个儿子也受到牵连。

  上首的凤华女帝角几不可见冷讽的笑意,盯着下首的凤遥,好久没有说一句话,凤遥的脸色越来越难看。

  他知道皇姐的子,只怕?

  上首的凤华女帝缓缓的开口:“凤遥,你以为我还会给人重创我的机会,一次背叛已经够了,你以为我还会让人来祸南疆吗?”

  当年凤遥还是自已的亲弟弟,都能下得了狠手给她这个皇姐下毒,何况是他的两个儿子。

  这皇位在很多人的眼里,可是充了吸引力的。

  她身为南疆的女帝,绝对不容许任何人再来祸

  一次足够了。

  凤遥身子一软,往大殿上坐去,脸上一点血都没有。

  只听得上首的凤华女帝一字一顿的开口命令:“来人,下旨,凤遥谋朝夺位,是为大不逆,论罪该死,但朕念其弟情,罚进皇家陵墓守陵,其余一干人,皆斩首示众,一个不留/”

  殿内,凤遥一口气不过来,直接的昏睡了过去,他宁愿那个斩首的人是他啊,别人都是受到他牵连的啊。

  不过现在说什么都晚了。

  殿外有侍卫进来把凤遥带了下去,然后有太监去宣旨。

  大殿内,凤华女帝脸色苍白,十分的难看,她能做的就是留皇弟一条命了,至于他的那些孩子,是不可能留的,要不然南疆肯定还会再起祸

  一只手悄然的伸了过来,轻轻的帮助凤华捏着脑门,凤华伸手握着这只手,回首轻靠在他的怀里,无力的说道。

  “飞扬,我是不是太恨心了。”

  夜飞扬眼神幽深,轻声的说道:“相比于他们曾经对我们所做的,这是他们应得的报应,而且你身为南疆女帝,要想的不仅仅是私人的恩怨,还有国家,你做得没错。”

  “幸好你懂我。”

  凤华女帝总算舒了一口气,幸好有人懂她啊。

  慕城一片慌慌不安,但是离王府里却是一片欢乐的气氛。

  开心的说话声从厅院中飞了出来。

  “鸾儿,没想到女帝竟然没有死,这真是太好了,我凤家终于又出头了。”

  说话的人自然是凤玲珑,凤玲珑现在扬眉吐气,别提多高兴了。

  正厅里,沈青鸾笑看着她,这丫头现在总算一扫之前的压抑了,整个人恢复了开朗活泼。

  凤玲珑想到了另外一件事情,走到了沈青鸾的面前,来回的转悠,盯着沈青鸾的肚子:“鸾儿,听说你怀孕了,是真的还是假的啊,你的肚子怎么一点也看不出来啊?”

  沈青鸾有些哭笑不得:“现在才两个月左右啊,那里看得出来啊?”

  凤玲珑的眼里闪烁着动人的光泽,脸神奇:“你说真是好奇怪啊,小宝宝便在肚子里,然后慢慢的长大,真的好奇怪啊?”

  沈青鸾听她嘀咕,想起她和苏榭的事情,不由得笑着开口:“玲珑,你认为苏祭司怎么样,喜欢他吗?”

  一提到这个话题,凤玲珑脸色微红,然后不自在的伸手轻拢自已的秀发。耳倒是红了,因为她想起了自已被苏榭那个混蛋给亲了两次,她可是清清白白的小姐啊,竟然被那个混蛋侵犯了两次。

  越想越恼:“哼,不感兴趣。想我堂堂南疆皇室的小郡主,要嫁也该嫁给匹配的男子,他,除了长得俊一点,别的可什么都不是。”

  沈青鸾一听,想和她说苏榭其实是西玥国的皇子,只不过不喜欢约束,所以才会没有在西玥。

  但是她的话还没有开口,便听到门前一道冰冷的声音响起来:“小郡主别担心了,我对小郡主也没有半点的意思。”

  门口一道欣长如竹的身影,缓缓的走进来。、

  竟然是苏榭,他因为有事找凤无忧,所以过来了,没想到正好便听到了凤玲珑的话,不由得脸色幽寒,冷冷的接了一句口。

  凤玲珑听到他的话,不由得恼怒,转首狠狠的盯着苏榭:“你说什么?”

  苏榭并没有躲避,淡淡的开口接腔:“凤郡主不必担心了,我苏榭可没有非要娶你不可,所以你大可不必担心,自去找那配得上你的男人吧。”

  他说完,转首望向沈青鸾,轻声问道:“王爷呢?”

  沈青鸾望了望凤玲珑,又望了望苏榭,然后叹息,这两个真是冤家,淡淡的说道:“他去书房里。”

  本来凤无忧正在陪他,后来看凤玲珑来了,便让凤玲珑陪她了,他去书房处理事情了。

  “喔。”

  苏榭看也不看凤玲珑一眼,便走了出去,身后的凤玲珑看他一眼都不看她,气得眼泪拢上了眼睛,先前虽然那般说了,也是女孩子家微妙的心思,其实被苏榭亲了两次,凤玲珑的心里对他是有些意动的,只是没想到竟然听到苏榭这么说,她直接便气哭了,跺着脚趴在客厅里大哭。

  “鸾儿,他欺负我,你帮我出头,他欺负我。”

  沈青鸾直接的一头汗,这家伙竟然直接的哭了,赶紧小声的说道。

  “其实是面子问题啊,你先前那样说他,男人听了自然不舒服,所以才会这样说的,其实他心里一定是喜欢你的。”

  凤玲珑还不解气,又哭:“你帮我揍他,这个混蛋亲了人家两次,竟然这样说话,太气人了。”

  凤玲珑越想越气,哭得更伤心了,好像受了什么天大的委屈似的。

  沈青鸾一听她的话,眉挑了挑,看来是有戏啊,本来她还担心,他们不知道要牵扯到啥时候呢,可是听凤玲珑的话,分明是早有动作啊。

  “好了,别哭了,这样待会儿等再见到他,我帮你好好的教训教训他,如何?”

  “嗯,是你说的,一定要狠狠的揍他一顿,太欺负人了。”

  沈青鸾接口:“是啊,胆敢欺负我们凤郡主,他是找死吗,待会儿我让人把他的手打残,腿打断,然后筋扒皮了。”

  她如此一说,凤玲珑觉得有些残忍,嘟嚷:“是不是太恨了?”

  她抬起头,眼里还有雾气呢,一看沈青鸾促狭的笑意,不由得脸红了,瞪着沈青鸾:“鸾儿,你太坏了。”

  她说完望向沈青鸾的肚子:“小宝宝,千万不要跟你娘学啊,她真是太坏了,就知道欺负姨啊,你出来后,一定不要跟她学啊。”

  沈青鸾一脸的无语,两个人说了一会儿话,便起身往外走去,在王府里散步/。

  王府的后花园里,沈青鸾和凤玲珑走在其中,她们两个人的身后跟着两三个丫鬟,苏和牡丹,还有凤玲珑的一个丫鬟。一行人在后园散步。

  此时正是夏末,天气凉爽,十分的舒服,在园中散步赏花,倒是十分的轻逸。

  凤玲珑一边走一边说道:“这整个京都,也就这里最安宁了,京城里各处可是慌慌不安的,整个慕城都笼罩在暴风血雨之中。”

  沈青鸾点头,并没有多说什么,虽然她住在离王府里,但是对于慕城内的情况,多少有些了然,无忧有时候会说到/

  虽然女帝手段十分的辛辣,但是身为女帝,若是做不到这一点,只怕她的江山皇位也坐不稳。

  眼下南疆可是内忧外患,除了内里的事情要整顿,就是外面恐怕也是不消停的。

  南疆和西玥的边境正在战,现在正是白热化的阶段。

  听说天宣国和南疆的界处,也有调兵遣将的动静,所以女帝自然要用最快的时间来血洗清理整个朝堂,等到朝堂稳固了再来出手对付别人。

  “嗯,相信再过一阵子,就安宁了。”

  凤玲珑想到了木璃,听说这女人逃了,脸上不由得出一丝担忧:“听说那木人竟然逃了,若不抓住她,恐怕是个麻烦,你知道她可是善于使毒的。”

  一提到这个,沈青鸾的心头也沉重起来,木璃外逃,还真是个麻烦事情。

  两个人正说着话,忽地听到后面的牡丹大叫起来:“不好,有毒气。”

  沈青鸾和凤玲珑二人一听,立刻闭气,不过已经有些晚了。

  不过沈青鸾因为习了灵功,所以了一点并没有大碍,但是凤玲珑却因为没有多大的武功,所以进去很多,脸色一瞬间便黑了,身子发软,沈青鸾赶紧的伸手扶住她,叫起来:“你没事吧。”

  “我头晕。”

  凤玲珑开口,身子软软的一点力道都没有。

  沈青鸾扶着她,运力护住胎脉,不让这空气中的毒伤害到自已肚子里的孩子。

  她四下张望,陡的想到了木璃这个死女人,不由得叫起来:“木璃,是你,是不是/”

  她话一落,半空传来狰狞的狠戾的笑声:“哈哈,哈哈。”

  “没想到本宫多年的心计,竟然被你们两个给毁掉了,本宫定然要让你生不如死。”

  话落,后花园里忽地凭空多了一个人,这出现的人正是木璃,此刻的木璃,一扫之前见到的雍拥华贵,整个人很狼狈,好似丧家之犬一般落魄。她的眼睛一片血红,咬着牙瞪着沈青鸾,恨不得喝她的血吃她的方解恨。

  “本宫就是死也要带了你去。”

  她说完陡的朝身侧命令:“杀了她。”

  沈青鸾身形一退,陡的凝起了一道灵力屏障,包裹住了自已和凤玲珑,然后命令牡丹:“你们小心些。”

  她的话落,便听到篷篷的两声响,竟然是有人反弹了出去,显然是有人撞在了灵力壁,被反弹了出去。

  木璃没想到自已的血鹰出手竟然没有抓住沈青鸾。不由得脸色大变,再次命令:“破了她身上的东西,一定要杀掉她。”

  她冒险出来,便是为了杀掉沈青鸾,只要杀掉沈青鸾,便可以让凤无忧痛心,那么她便达到了报复的意义了。

  可惜木璃的话一落,凭空多了一道冷狠的声音:“木璃,你竟然敢。”

  几道身影凌空而来,为首的正是凤无忧和苏榭等人。

  这些人一出现,便飞快的摆出了一个阵法,笼罩着木璃/。

  木璃一看凤无忧等人现身,明显是要吃亏的,脸色陡变,身子往后退,然后命令:“走。”

  血鹰故伎重施,当头罩下一顶黑色的布幕,想借机逃脱,以后再来杀沈青鸾。

  不过凤无忧无论如何也不会让她逃了的,所以立刻朝身侧的几人开口:“启阵。”

  几个人按照方位凌空而站,然后不停的变换,很快接成了一道天网,同时的在天网上笼罩上了道道的剑光,剑光结成银色的波纹,竟然把内里的情况照得一清二楚。

  木璃的身影,还有十三鹰中的十一鹰,全都显现了出来。

  只要她们现身,便不是问题。

  凤无忧骜的声音凌空响起:“木璃,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偏进来,今便是你的死期。”

  他话落,手指一凝,灵光凌成一道长剑,挥剑便刺了进去,噗的一声响,一个血鹰被灵剑所刺,眨眼的功夫倒地身亡了。

  阵法困住了内里的几个人,使得他们动弹不得,更是逃不得。

  噗噗噗的声响,一连几道身影倒了下来。

  木璃眼看着身侧自已的倚仗一个个倒地身亡了,既慌又怕,最后却大笑了起来:“好,好你们够恨,看来今是我自找死路了,不过我死,你们一个也不想活。”

  她话音一落,陡的运力,道道黑色的烟雾从她的身上弥漫了开来,瞬间,四周黑烟弥漫。

  后园里的花草瞬间全都死亡了,凤无忧的脸色大变:“这个女人够恨,竟然自爆毒体,要与我们同归于尽,不过你想得可真美啊。”

  他话一落,手里的灵剑再次的狠狠的刺进了剑阵,然后手中的银芒闪过,数道银针挥洒了进去,刺进了那自爆毒体的木璃身上的几大位。

  啊,啊,啊。

  鬼哭狼嚎一般的声音响起来,木璃因为被银针封体,一瞬间,那毒体反噬进去,使得她痛苦不堪起来,尖叫连连,像那垂死挣扎的野兽一般。

  这时候,阵法里面的十一鹰已经全数被斩杀了,凤无忧一挥手,撤掉了阵法,最后众人落地。

  只见后园的空地上,木璃脸的狰狞,脸色黑气冲天,同时的不停的有疙瘩冒出来,然后再缩下去,脸形不停的上下扭曲,身上的衣服全被身上的毒侵蚀了,不停的冒着浓水,然后干了,继续冒浓水,如此反复不停的周转,痛苦不堪。她再承受不了的尖叫。

  四周的人围了上去,个个冷眼盯着她,谁也不同情她。

  木璃实在受不了的尖叫:“你杀了我吧,杀掉我吧。”

  凤无忧骜无比的说道:“你不是一直想以毒害人吗,那现在便尝尝自已毒药的滋味吧,放心,我不会动手杀你的,但是这反噬却可以折磨你几天,直到把你折磨死了为止,这是你的报应。”

  “啊,啊。”

  木璃痛苦的大叫,在地上翻滚着。可惜却没人理会她。

  沈青鸾叫起来:“无忧。快看看凤玲珑的毒,可是有法解。”

  凤无忧走了过来,此时的凤玲珑整个人昏了过去,小脸蛋黑漆漆的,一点气息也没有。

  身侧不远的苏榭看到这样子的她,终于是有些心疼了,走过来伸手便抱了凤玲珑,凤无忧伸手给她号了一下脉,然后淡淡的说道“没事,服下解药就没事了。”

  凤无忧的毒术并不比木璃差多少,所以除了疑难毒症,别的对他并没有什么威胁。

  他说完取了解毒丹递给苏榭,苏榭接了过去,抱着凤玲珑离开了。

  凤无忧看沈青鸾的脸色,赶紧的伸手替她号脉,然后递了解毒丹给她:“服下。”

  沈青鸾看他担心,柔声说道:“没事。”

  凤无忧自责:“是我大意了,只顾着和他们想破解血鹰的招术,却忘了让你们服下解毒丸了。”

  凤无忧看看身侧不远的丫鬟也中毒了,又取了几粒丹丸给她们。

  木璃还在那里尖叫连连:“杀了我吧,杀了我吧,我受不了了,受不了了。”

  凤无忧回首看她,一点同情心也没有,最后冷冷的说道:“把她带着,我要进宫去见母亲。”

  “我陪你一起进宫。”

  沈青鸾开口,凤无忧点头,两个人带着木璃进宫去见凤华女帝。

  宫中,大殿上首的凤华女帝望着那殿上痛苦挣扎的木璃,此刻的她根本就是人不人鬼不鬼的,痛苦不堪的翻滚着,朝着大殿上首的凤华女帝哀求。

  “凤华,你杀了我吧,杀了我吧。”

  凤华微眯眼看着下首的女子,这个女人毁掉了她,毁掉了她的弟弟,她心中的恨意,恨不得食了她才解恨,可是现在看到她竟然这般的痛苦不堪,她没有感到多少的快,反而是一种可怜,害人害了一辈子,到头来只不过也是得到这样的下场,何苦呢/。

  “木璃,你毁掉了我弟弟。”

  她最恨的便是这件事,因为这个女人,她的弟弟被毁掉了。

  木璃听到凤华女帝的话,篷篷的磕头哀求:“我知道错了,来世我做牛做马的来赎罪,求你给我一剑吧,给我一剑吧,我受不了了的。”

  大殿上首的凤华看着她这般可怜可憎的模样,重重的叹息一声,然后唤了侍卫进来:“拉下去,斩了吧。”

  侍卫奔了进来,把木璃一把提了下去,木璃总算不再叫了,眼里闪过一抹死灰似的光芒,总算一切都解了。

  一切又回到了起点,什么都没有了。

  大殿内安静了下来,凤华女帝起身走了下来,伸手拉着凤无忧和沈青鸾二人:“你们两个没事吧。”

  二人摇头:“我们什么事都没有,母亲放心吧。”

  凤华女帝角勾出笑意来,然后柔声说道:“朕正想召你们进宫来呢,想问问你们,什么时候搬进那东宫太子府去?”

  女帝话一落,凤无忧和沈青鸾二人都愣住了,他们可从没想过搬进东宫太子府啊,也从来没想过做什么东宫太子,他们正准备等这里的一切都结束后回凌霄宫去过不问世事的日子呢。

  凤无忧率先开口:“母亲,有一件事我正要和你说呢?”

  “嗯,你说。”

  凤华女帝疼爱的望着凤无忧。

  凤无忧轻声的说道:“母亲还年轻,正是大展宏图的时候,相信南疆在母亲的带领下,定然会踏上更高一层楼的。”

  凤华听到凤无忧的话,不由得错愕,儿子这话可是有意思的。

  “无忧。”

  “所以我想带着鸾儿离开南疆,过我们自已的日子。”

  一听到凤无忧的话,女帝凤华的脸色微微的变了,摇头:“无忧,你们要去哪里啊,这里才是你们的家啊。”

  她说完又开口:“母亲不同意这件事。”

  “母亲?”

  凤无忧试图和她说说,不过凤华女帝却阻止了他:“这件事无论如何朕也不会同意的,你可是南疆的太子,未来的皇帝,怎么能离开呢。”

  凤无忧望向沈青鸾,两个人脸上都有一些无奈,没想到母亲竟然不同意,这如何是好啊。

  “好,这事再说吧。”

  凤无忧另作打算,听到他的话,凤华女帝的脸色总算好看了,伸手拉着他们两个人。

  “我们一家人总算团聚了,母亲不想再分开了。”

  凤无忧和沈青鸾二人笑了起来,握着凤华女帝的手,没有再提离开的事情。

  两个人在宫中待到了傍晚便出宫了,他们两个人离开不久,夜飞扬回宫了,看到凤华女帝的脸色不太好看,不由得关心的问道:“凤华,这是发生什么事了,脸色那么难看。”

  凤华女帝长长的叹了一口气:“无忧想离开南疆。”

  “离开南疆,这怎么行?”

  夜飞扬也不同意了,他们好不容易与儿子媳妇团聚了,现在又多了一个小生命,怎么能在这时候分开呢。

  “我担心他们执意要离开。”

  凤华女帝叹气,脸色有些幽暗,夜飞扬伸手握着她的柔夷:“你别担心了,我会劝劝无忧的,会让他留在南疆的。”

  “嗯,你一定要帮我劝劝他,我不想让他们离开我的身边。”

  凤华女帝叹气。

  离王府的马车上,凤无忧伸手搂着沈青鸾,两个人没有说话,过了好大一会儿,沈青鸾才打破了寂静:“没想到母亲竟然不同意我们离开,这如何是好?”

  “先不急着离开,我最近听说天宣国有些蠢蠢动,还是等这件事解决了再离开吧。”

  “也行。”

  沈青鸾点头同意了,走是肯定要走的,但是不急在这一时,因为女帝必竟刚刚回京,很多事还是需要他们帮忙的。

  两后。

  夜飞扬过来离王府找儿子谈心。

  离王府的凉亭里,父子二人风而坐,桌前一杯香茗,四周一片安静。

  夜飞扬望着儿子:“无忧,为什么要离开南疆呢,若是离开你们打算去哪呢,这里可是你们的家啊。”

  凤无忧望着父亲,清浅的笑道:“我以前不知道自已是南疆的皇子的时候,曾经建立了一个凌霄宫,我习惯了那种生活,并不习惯眼下的这种生活,鸾儿也是的,所以我打算离开这里重回凌霄宫。”

  “一定要离开吗?”

  夜飞扬温润的问道,男人和男人谈话,不似女人那么优柔寡断。

  凤无忧笑道:“我会回来的,又不是永世不相见了,南疆现在可是有母亲的,她还那么年轻,一定会把南疆管理得很好的。”

  “你啊。”

  夜飞扬没想到这个儿子如此的优秀,竟然建了天下闻名的凌霄宫,难怪他不想留在南疆呢,也罢,若是他执意要离开,就让他离开吧。

  “想来你母亲一定会很难过的。”

  “我有空的时候,会带鸾儿回来看望你们的,你们也可以去看望我们啊。”

  “嗯,行,既然你决心已定,父亲也不阻止你,我会劝你母亲的,你别担心。”

  “谢谢父亲。”

  凤无忧和夜飞扬说通了,松了一口气,父子二人对望,大笑了起来,然后夜飞扬开口:“不如我们父子二人喝一杯,不醉不归如何?”

  “好啊,不醉不归。”

  凤无忧笑了起来,吩咐下人立刻备酒菜,父子二人不醉不归。

  一个月后,凤无忧带着沈青鸾还有手下的一干人,悄悄的离开了南疆,回凌霄宫。

  南疆皇宫,凤华女帝看着太监送进手里的信,不由得眼里有气,好半天一言不吭。

  身后的夜飞扬看她伤心,赶紧的劝她。

  “好了,好了,若是让别人看到你这样子,可要笑话了。”

  他伸手替凤华女帝把脸上的泪珠揩干。

  凤华女帝着鼻子,无奈的说道:“你说这个混蛋,临走了也不来和我告别一声,下次再看到他,我定然要狠狠的教训他一顿。”

  夜飞扬大笑:“就怕你舍不得。”

  “可怜了鸾儿,还要跟着他颠覆,还有我那可怜的小孙子。”

  凤华女帝恼怒的哼着,心里发着狠,下次见到那小子的时候,定然不会轻饶了他的,定要狠狠的教训他一顿,就这么偷偷的跑了。

  …。

  阳光明媚的大道上,一辆豪华马车慢悠悠的行驶着,后面还跟着几个骑马尾随的护卫,一行人游水玩水一般的悠闲,不急不燥。

  这豪华的马车里坐着的正是偷偷摸摸溜出南疆京都的凤无忧和沈青鸾二人。

  沈青鸾笑眯眯的伸手搂着凤无忧的脖子,柔声说道:“你说若是母亲知道了我们离开了南疆,会不会生气。”

  “肯定会生气,不过等到她再见到我们的时候,肯定忘了。”

  凤无忧哈哈的笑起来,现在的他少了往日的狠戾,整个人温融如玉,好似春日最明媚的花朵,那的风华令人看呆了眼睛,沈青鸾轻哼:“妖孽。”

  一句话落,便俯身亲了凤无忧的一下。

  不过这妖孽是她家的又当别论。

  沈青鸾角是甜甜的笑意,凤无忧伸手紧搂着她,两个人经历过了很多,现在的感情更是浓厚如酒。

  “我们现在回凌霄宫吗?”

  “不,先去天宣国的边境一趟。”

  “呃。”

  沈青鸾愣住了,关于天宣国的和南疆的事情,她最近并不清楚,因为无忧看她怀孕,所以并没有告诉她,但是他自已倒是一直在注意南天宣国边境的动静。

  “你知道吗?我得到消息,查到天宣国的太子殿下带队前来天宣和南疆的边境了?”

  “太子殿下。”沈青鸾愣住了,然后想到了当时在天宣国的事情,想到了天宣国的皇后为了自已的地位,把自已的女儿换出宫的事情,可惜那个可怜的公主早早的便夭折了。

  沈青鸾回神问道:“现在的天宣国的太子是何人?是大皇子萧月凤,还是二皇子凤月歌?”

  “你猜呢?”

  凤无忧神秘的问,沈青鸾认真的想了一下,当初皇后族被斩,皇后被囚于冷宫之中,最得利的便是德妃和大皇子,而且皇上对大皇子也很宠爱啊,照这样来看,大皇子是最有可能登位当太子的。

  “大皇子萧月凤吗?”

  沈青鸾问道,凤无忧摇头,沈青鸾倒有些错愕了,没想到竟然不是萧月凤,难道是二皇子萧月歌:“二皇子萧月歌吗?”

  可是当时最得利的明明是大皇子萧月凤啊。

  凤无忧再次的摇头,然后说道:“是敬王萧月,现在他是天宣国的太子。”

  “敬王萧月。”

  这一次轮到沈青鸾呆愣住了,没想到竟然是敬王萧月,皇后之子。

  这怎么可能。

  “这怎么可能。”

  沈青鸾惊愕莫名,凤无忧笑道:“皇后可是有手段的人,那德妃根本不是她的对手,既然皇后有手段,她教导出来的敬王也不是没有手段之人,只不过以前是年幼罢了,经历过皇后的事情,他便成长了,而且他背后还有皇后呢,听说皇后为了让自已的儿子登上太子之位,不但让他认宫中没有孩子的明妃做母妃,还自杀于冷宫之中,临死还向皇帝忏悔了。”

  凤无忧说到这位皇后的时候,真正要佩服她的好手段了。

  她先是向皇帝忏悔,让皇帝心中心疼不舍,然后自尽于宫中,再然后又让儿子拜后宫中比较有势力的明妃为母,这样一来,明妃背后的势力可就是敬王的了,明妃孩子早逝,有了敬王,岂会不帮敬王,如此一来,敬王反而是最后翻盘的人。

  “这个女人真可怕。”

  沈青鸾叹息,若是不出了公主换太子一事,她绝对是金尊玉贵的皇后,一生荣宠不衰,可惜却偏偏出了差错,也毁掉了自个。

  不过想到德妃那个女人也实在是没本事,都成那样的局面了,还能让人翻盘,真正是无脑的女人。

  沈青鸾正想得入神,上的手臂忽的搂紧了她,凤无忧凉凉的声音响起来。

  “鸾儿,我倒是很奇怪,为何敬王当初一意的要杀你啊,你与我说说,当初是发生什么事了?”

  此言一起,沈青鸾不由得想起以前的事情,眼神忽地暗了,心脏搐起来,她如何和凤无忧说,当初她中了媚药,差点把人家敬王给强了,所以后来他才会百般的找她的麻烦,其实现在想来,并不怪敬王,你说一个男人差点被你强了,能不生气,不恼火吗?

  可惜那时候的敬王还年幼,手段并不厉害,要不然有得她的苦吃。

  “没什么啊,什么事都没发生,谁知道他什么疯/”

  “真的吗?”

  凤无忧眯眼,危险的光芒拢在眼底。

  沈青鸾干笑,然后赶紧的转移话题:“对了,难道此次前来天宣国的边境,准备和南疆开战的人正是敬王吗?”

  凤无忧点头,然后说道:“除了敬王还有秦子言。”

  “秦子言也来了,他不是大皇子萧月凤背后的势力吗?”

  “你恐怕想不到,秦子言支持的竟然是敬王萧月。”

  凤无成的话一落,沈青鸾的眉蹙了起来,秦子言竟然支持萧月,男人的友谊真是奇怪。

  “那我们现在去找他们吗?”

  “是的,我们去找他们,让他们撤兵。”

  “恐怕他们未必会听吧,怎么可能听我们的话撤兵呢?”

  凤无忧淡淡的一笑:“也许我们让他们撤兵,他们不会撤,但是让凌霄宫的帝释天开口,他们自然是要撤的,否则我们凌霄宫的人从此后便刺杀天宣国的皇室,与他们天宣国的皇室不死不休。”

  他说到最后一句的时候,周身嗜血的煞气。

  沈青鸾一听,不由得笑了,若是凌霄宫的人手其中,天宣国不撤恐怕都得撤了,这家伙?

  马车一路行驶,前往南疆和天宣国的边境。

  十后,天宣国的边境林月关外五十里地,到处扎了帐篷。

  天宣国的二十万大军境,带队的正是刚刚登上太子之位的敬王萧月,除了敬王萧月外,还有敬王的手下的第一谋臣秦子言也有军营之中。

  不过大军只停在五十里地外,并没有再继续向前一步,若是再向前,两国便要正式开战了。

  营帐内,此时坐了人,为首的正是敬王萧月,下首除了秦子言外,还有别的几个谋士,另外还有不少的将军和副将。

  几个人围坐在一起,商量此次究竟是开战还是不开战。

  现在的局面是一部分人主战,一部分人主退。

  这让带队的太子殿下很为难,究竟是开战还是不开战呢?

  他们之所以出现在这里,乃是因为西玥国派人送信到他们天宣国。让他们和他们同时的出手,灭掉南疆。

  父皇有些心动,便派了二十万军队境南疆关外,让他们见机行事,若是西玥国真的破关而入的话,他们便同时的乘机攻城,若是西玥未胜,他们暂不行动/

  现在南疆和西玥正打得热火天的,南疆的一部分兵将便建议,立刻乘热南下,这样一来,定然可重创南疆,乘机夺得南疆的疆土,但是一部分人却不赞同战,因为南疆历来凶猛,若是南下未攻破,只怕他们会回过头来对付天宣国。

  “本将已命探子查清楚一件事情,南疆的凤华女帝并没有死,现在已回南疆,现在的南疆可谓一团,所以眼下攻进南疆,可是机会,等到女帝整理了朝堂,只怕我们便没办法动手了。”

  营帐内,主战的人立刻点头:“是啊,太子殿下,立刻下令攻城吧,若是现在不战,只怕以后没机会了。这南疆的女帝,可不比那凤遥皇帝啊,若是现在不出手,只怕女帝反过来会给我们痛击的。/”

  “是啊,太子殿下,还是攻城吧。”

  “不行,现在战,并不是好时机,若是和南疆闹翻了脸,只怕对天宣国不利,我们还是等西玥那边的动静,若是西玥攻破了南疆的防守,到时候我们再一鼓作气,不在话下,现在太冒险了。”

  这说话的是不主张攻城的人,他的话一落,又有人附和。

  “是啊,女帝凤华可不比凤遥,现在若是战,只怕她会痛恨我们天宣国,到时候盯着我们天宣国,可就麻烦了。”

  “此事必须从长计议。”

  “从长计议。这战机可不等人,再等可就失去了最好的机会。”

  营帐里两帮人竟然吵了起来,上首的太子萧月,蹙眉望着下首吵成一团的人,正想开口说话,不想另外一道慵懒的声音悠然的响起来。

  “这里可真是热闹啊。”

  一言落,营帐内所有的人都停住了嘴,然后同时的望向外面,心中震惊,几道身影同时的起身,一人冷哼:“什么人?”

  没想到营帐外面驻了把守的兵将,此人竟然能轻而易举的进来,而且一点也不惊动别人,可见此人的厉害。

  两道身影飘然的从营帐外闪了进来,速度其快无比,眨眼便进了营帐,站在大家的面前,只见进来的两个人,男子恍若谪仙,女子妩媚丽,两个风华绝的人物。

  这两人闪进来后,众人不由得呆愣住了,一来被他们的绝风华所震慑,二来却是因为他们出神入化的功夫。

  这二人正是凤无忧和沈青鸾二个,二个人一闪进来,便温融的笑起来。

  “太子殿下,有远客至不吗?”

  他的话一落,营帐内众人回过神来,一起盯着眼面前的这两人,有人沉声喝问:“你是什么人?”

  上首的敬王萧月却一下子认出了来的两人是谁,不由得蹙起了眉,同时的一侧的秦子言也望着沈青鸾,此时再见,恍然如一梦。

  似乎昨种种还发生在眼前,可是一眨眼便又那么遥远了。

  营帐里,天宣国的将军,因为不知道眼面前的人是谁,齐齐的围住了凤无忧和沈青鸾两个人,大有一言不和便拿下他们的打算。

  凤无忧角冷冷一笑,俊美华贵的面容便拢上了戾寒,沉声开口:“你以为你们能拿得下我们?”

  凭这些人根本不可能拿下他们,要不然他们也不敢大摇大摆的前来天宣国的边界。

  太子萧月一挥手,命令:“都出去吧,这是本宫的一个朋友,本宫有话要与他们一叙。”

  营帐内的将军全都面面相觑起来,然后缓缓的退了出去,不过并没有走远,依旧停在外面静候着,若是这两个人对太子不利怎么办,他们一定要第一时间救太子殿下。

  营帐内,最后只剩下太子萧月还有谋士秦子言二人。

  此刻萧月和秦子言二人已恢复了冷静。

  萧月眯眼,望着灯光之下的凤无忧和沈青鸾,脸色微微的阴暗,幽冷的声音缓缓的响起。

  “不知道南疆的离王爷夜闯我天宣国的营帐意所为?”

  凤无忧拉着沈青鸾二人坐到营帐的一侧椅子上,淡淡的一笑:“今夜我们来,是让你们撤兵的/”

  “撤兵?”

  两道声音惊呼,两个人的脸色很难看。

  秦子言沉声开口:“离王爷莫不是说笑话的,竟然让我们天宣国撤兵,凭什么啊。”

  “眼下西玥军队正与南疆战,若是西玥攻破南疆边城,我天宣国岂能不夺一块/”

  凤无忧并不着急,优雅的抿一笑,璀璨耀眼的光华,他懒洋洋的伸手轻敲着桌面说道:“这种事是绝对不可能发生的,你们现在撤兵,南疆不会计仇,彼此一笔勾消,但若是你们再进前一步,两国的关系从此便土崩瓦解,最倒霉的便是你们天宣国。”

  凤无忧虽然说得轻飘飘的,但其中威胁的气息十分的浓厚。

  萧月和秦子言二人的脸色变了,两人腾的一下子站起来,怒瞪着凤无忧。

  “离王殿下,你夜闯营帐,难道就是来威胁我们的,难道你以为凭你们两个人便想让我们天宣国的二十万大军撤退不成。”

  凤无忧轻扣了桌子,笑望着两个人,温声说道:“若是南疆不够,再加上凌霄宫如何?”

  萧月和秦子言同时一愣,对于凌霄宫,他们二人颇有些忌掸,不但他们,就是各国的皇室成员对凌霄宫都有些忌掸,这凌霄宫堪称江湖第一宫,只要他们说一句话,只怕江湖上的高手会峰涌而至,到时候可真是麻烦了。

  萧月和秦子言二人脸色难看的盯着凤无忧,后者依然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似乎根本没把他们两个人看在眼里,这让萧月和秦子言有些阻。

  不过两个人的眼睛眯了起来,然后秦子言飞快的开口。

  “难道你便是帝释天。”

  此言一出,心中震慑。

  此人竟然是帝释天,那个杀人如麻的家伙。

  凤无忧起身,收敛了笑意,一瞬间周身的嗜血煞气,威压笼罩着他整个人,便像君临天下的霸主。

  “不管我是谁,这是我给你们的忠告,若是你们执意妄为,那么我可以告诉你们,若是你们再进一步,天宣国将不得安宁,皇室成员尽屠,一个不留。”

  杀戳之气弥漫开来。

  萧月和秦子言脸色煞白,若是凤无忧真是凌霄宫的宫主的话,要想杀天宣国皇室的成员,恐怕真是易如反掌的事情,所以他们还真不敢冒然进军/

  “若是我明还没有听到你们撤兵的消息,后果你们自负吧。”

  凤无忧不再理会营帐内脸色难看的人,伸手拉着沈青鸾的手转身离开。

  身后的敬王萧月忽地想到一件事:“若是我们撤兵,你们凌霄宫与南疆联手对付我们怎么办?”

  这件事确实令人担忧。

  凤无忧人已经走了出去,只扔下一句话:“我对屠灭国家并不感兴趣。”

  这是说,他不会联同南疆出手对付天宣国了。

  敬王萧月和秦子言二人松了一口气,可是心中还是犹如一刺般的刺在心中。

  虽然凤无忧说了不出手,可是保不准哪天他便变卦了,又联合南疆出手了,这还真是麻烦啊。

  不过现在不撤兵是不可能的了。

  营帐外,有数道身影冲了进来,紧张的询问声响起:“太子殿下,你有没有事?”

  太子萧月摇头,然后望向营帐内的所有的将军,下令:“撤军。”

  “殿下?”

  有人叫起来,萧月的脸色难看道:“不撤是不可能的了,撤吧/”

  第二,天宣国和南疆边界的二十万大军撤退,退回了天宣国的境内。

  这南疆总算化解了一处危机,至于西玥和南疆的战争,凤无忧和沈青鸾二人并不担心,他们坐马车一路回凌霄宫。

  “总算是什么事都没有了,小鸾儿,我们回凌霄宫了。”

  凤无忧伸手搂着沈青鸾,抱着她,脸上涌起浓浓的宠溺。

  …

  翌年三月,春日明媚的山峰上,遍布红的红彩绸,山遍野的红。/

  一眼望去便像一片火海。

  此处正是天下闻名的凌霄宫,今乃是凌霄宫宫主大婚之喜,同时也是他的儿子满月之喜,双喜临门,所以一向神龙不见蛇尾的帝释天大人,广发请贴邀天下群豪进凌霄宫一聚。

  一时间,江湖震动,人人往赶往凌霄宫,想一睹这位传说中拥有绝风华的帝宫主,也想看看什么样的女子竟然让这位冷血阎王出了心,娶她并生子了。

  凌霄宫的山峰上,人来人往的很热闹。

  山脚下,有不少的护卫把守着,除了有请贴的人,别人依旧上不了山。

  山峰之上的宫殿中,此时不停的传来笑声,热闹的说话声此次彼落的响起来。

  凌霄宫的正殿里,客人来来往往的,为首的一名身着大红锦袍的男子,眉眼精致,风华绝代,一扫往日的煞气,此刻的他,周身上下透着成男人的魅力,就像一朵盛开得最妖娆的荼绯的红妖莲。

  此人正是凌霄宫的宫主帝释天,也正是凤无忧。

  自从他回到了凌霄宫,便再也没有叫凤无忧,而是恢复了他江湖中的名字,帝释天/

  今的帝释天,双喜临门,整个人充了愉悦温融,本就绝风华的一个人,更是如世外仙境之人一般,像一道光芒似的吸引着人,大殿上,不少的江湖女儿家,第一次看到这威名播天下的帝宫主,不由得眼中冒着火花,可是一想到今乃是帝宫主的大婚之喜,人家早就有心上人了,连儿子都有了,这些女儿家的心便碎了一地。

  正殿后面不远的偏殿内,此时也有不少人在说话。

  其中最响亮的声音不时的惊叹着。

  “鸾儿,你这什么婚纱的好漂亮啊。”

  偏殿内,凤玲珑一脸惊的望着沈青鸾,一双小手不时的摸着沈青鸾身上的嫁衣,十分和稀奇/。

  “等我成亲了,搞一件这样的衣服。”

  沈青鸾角擒着笑意:“好,等你当新娘子的时候,我帮你设计,一定会让你做最漂亮的新娘子的。”

  凤玲珑的脸颊上立刻拢上了笑意:“好啊。”

  她的脑海中不由得的浮现出苏榭的样子,现在她和苏榭的关系更近一步了,虽然没有谈婚轮嫁,但是两个人已经确定了彼此的心意,相信成亲不会太远了。

  偏殿门前,一道身影走了进来,正是苏,苏走到沈青鸾的面前,笑着说道:“夫人,南疆女帝等人过来了。”

  “喔,母亲过来了。”

  沈青鸾立刻高兴的起身,领着凤玲珑前往殿门前接南疆女帝凤华和夜飞扬,不过她们还没有走出去,便听到一道笑声响起来。

  女帝凤华朗的笑声响起来:“鸾儿,我的小孙子呢,快让朕看看。”

  沈青鸾了上去,拜见了女帝,女帝伸手拉了她起来,握着她的手一路往里走去。

  一边打量她一边笑道:“你的气不错,看来在凌霄宫里过得很开心。”

  “嗯。”沈青鸾点头,然后命令了一名丫鬟把自已的儿子抱了出来。

  很快满月的小家伙被抱了出来,轻轻的递到了凤华女帝的手里,凤华和夜飞扬二人一起凑到了小家伙的身前,看他正安静的睡觉,似毫不受影响。

  凤华女帝眸光温和,伸手取下了脖子上的一枚玉佩轻轻的戴在了小家伙的脖子上,温声而语。

  “真是个可爱漂亮的小家伙。”

  众人一起围坐在了女帝的身边,看着这睡得格外安静的家伙,个个心的喜悦。

  沈青鸾望着凤华女帝身上慈爱的神情,还有眼里散发出母的光辉,忽地感受到女帝的气息似乎有些与往常不一样,微愣过后,不由得柔声开口:“难道母亲有喜了?”

  此言一出,偏殿内众人抬起头来,一起望向凤华女帝,女帝笑着瞪了沈青鸾一眼:“你这丫头,倒是眼睛很毒。”

  这话就是说凤华女帝也是怀孕了的,偏殿内不少人向凤华女帝恭喜。

  沈青鸾也高兴的向女帝道喜,不过眸光望向自个的儿子时,忽地挑眉说道:“母亲若是怀孕了,那我的儿子不是很亏吗?”

  此言一出,寝宫都愣住了,然后望向女帝手中的小家伙,不由得抱以同情心,这小家伙是够倒霉的,自已先出生了,到时候还要叫女帝肚子里的小家伙姑姑或者叔叔,这是有多郁闷的事情啊。

  不过沈青鸾很快自我安慰。

  “不怕,虽然我儿子先出生的,但是他辈份小,所以就算母亲肚子里的孩子小,到时候也是要给我儿子见面礼的。”

  寝宫里,众人再次笑了起来。

  偏殿外面,一道高大欣长的身影走了进来,正是今的新郎官帝释天。

  凤华女帝望着自个的儿子,真是越看越满意,唯一不称心的便是这小子明明有帝皇之才,竟然撒手不管南疆的事情,跑到这凌霄宫来当什么凌霄宫的宫主。

  帝释天走了过来,笑着对凤华女帝和夜飞扬二人施礼。

  “见过父亲母亲。”

  凤华女帝点头,然后噌了他一口:“你啊,倒会跑,就这么把南疆的事情扔给母亲一个人,自已跑到这里来了,要不把这小子给我?”

  凤华女帝的眼光便落到了手中的孩子身上,若是儿子不回去,有孙子也不错啊。

  她的话一落,帝释天便想说话,不过一人更快一步的开口/。

  “母亲忘了肚子里不是有一个吗,这个肯定不会比释天差的。”

  沈青鸾的话起,帝释天的眼睛亮了起来,望着凤华女帝的肚子,原来母亲是有喜了,若是能再生一个儿子,那么南疆就永远和他没关系了。

  女帝凤华瞪了那风华绝的一对壁人,无语的说道:“好,暂时的先放过你们,若是我肚子里不是小子,我依然要把我孙子带回去的。”

  帝释天和沈青鸾二人一头汗,不过二人相信他们的运气不会那么差,何况女帝还年轻,就算这一次是小公主,下次呢,总会生一个小皇子的,所以南疆用不着他们心。

  偏殿外面,苏榭飞奔进来,沉声开口:“宫主,吉时已到,现在前往大殿拜堂成亲吧。”

  “好。”

  温润如暖玉的声音响起,帝释天伸手握着沈青鸾的手,一众人一路往外,凤华女帝和夜飞扬走在最后面,抱着手里的小家伙,依然安静的沉睡着,这家伙长大了恐非寻常之人啊,这外面闹成一团,他都能睡得心安理得的,连眉头都不皱一下。

  大殿内,人山人海的特别的热闹,不少人掂脚张望,直到一对壁人遥遥从殿门外走进来,两个人仿若神仙下凡尘一般,美得让人移不开视线,真是好登对的一对新人啊/。

  大婚仪式正式开始了,主持婚事的人开始了长长的新婚致词,然后是对新人的祝福,最后开始当着天下群豪的面行礼/

  “一拜天地。”

  “二拜高堂…”

  一阵山风吹过,山喜悦,红的山顶就像天边一道火云,融在蓝天碧云之间…

  ---题外话---

  亲爱的妹纸们,此文终于完结了,虽然有些短了,不过很完,笑笑先前开文的时候,便是设定的短一些的,因为今年过年不能再码文了,把亲戚朋友都得罪了。

  谢谢亲爱的们一路支持,年后再见了。大么么…。
上一章   纨绔妖妃   下一章 ( 没有了 )
大清俏警花千年绝恋之情丫鬟夜夜宠王异界神选之女皇上滚开,本吃货穿越记王爷,妾本红极品穿越之斗逃嫁王妃王爷,残颜妾
免费小说《纨绔妖妃》是一本完本穿越小说。更多好看的免费穿越小说,请关注午休小说网的“完结穿越小说”专栏或全本小说排行榜。
完结小说纨绔妖妃TXT下载的所有章节均为网友更新,与免费小说网(www.5xxs.cc)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