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娘 尾声
午休小说网
午休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同人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全本的小说 娇妻物语 小姨多春 孽乱村医 桃色美人 荒村野性 畸爱博士 雪白嫂子 留守村庄 走村媳妇 乡野情狂 官场小说 经典名著 笑话大全 综合其它
小说排行榜 人面兽医 女友出轨 妇科医生 三人同床 惹火乡村 合家情缘 若母痴欲 残花败柳 慈母憨儿 女友故事 侦探小说 现代文学 短篇文学 热门小说
午休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姑娘  作者:典心 书号:45714 更新时间:2019-9-11 下一章 ( 没有了 )
尾声
  发丝飞散,拂过男人的双眼,熟悉的香气、熟悉的触感,驱逐了他脑中的黑雾,却没有办法阻止,他不由自主的动作。

  大刀扬起,朝着她的脸,就要挥砍而下,她动也不动,仰望他的神情除了信任,没有半点责怪,或是恐惧。

  他用尽所有力量,才停住凶狠的刀式,手臂上青筋鼓起,渗出一颗颗冷汗。刀锋离她的脸只剩半寸。

  身后,却又传来叫唤。

  “雷刚。”

  曾经身为好友的公子,知道他的名字,当意渗入话语,名字就是最强的恶咒,能强迫违背他的意念,役使他做出最不愿做的事情。

  大刀再度举起,这次,他无法阻挡。

  “闪开啊!”他声嘶力竭的大喊,大刀无情的挥下,就要——

  这一句,是多么在乎。

  她瞧着他额上暴起的青筋,看着他惊且痛、恼与恐的神情,半点也不害怕,蓦然浅浅一笑,将小小的手心,在他膛上。瞬间,她的手心亮起,强烈的光芒甚至透过手背,浮现难以辨认的图案。

  强光一闪而逝,可强大的恶咒瞬间被解开,他手中的大刀滑落,当啷一声落在地上,是冷汗的身躯,颓然倒入她的怀抱,困难的息着。

  公子双目圆睁,表情扭曲。

  “不可能。”

  他厉声又唤,不肯死心。

  “雷刚,杀了她!用你的双手,把她活活的、慢慢的掐死,我要她看着你死去,快!”

  喊叫声中,注入更多恶毒的咒力。

  男人回过气来,支起身子,抓起了大刀再次高举,却没再砍向姑娘,反而霍然转身一刀朝公子挥去。

  “雷刚,你——”

  男人怒目瞪视。

  “我当你是朋友,你却如此利用我!”

  “你做了什么?”

  眼看恶咒被解,愤恨不已的公子,长发从乌黑逐渐变得雪白,一绺绺盘桓如蛇,发出嘶嘶嘶的声音,甚至有蛇信伸探。

  “我来到砚城后,他不再是人,而是个鬼。”

  她恢复镇定,庆幸自己还留下这一手,否则真要中了公子的毒计,被最在乎的男人劈死。

  “人有人名、鬼有鬼名,雷刚是他生时的名,而他的鬼名是我所取的,我所做只是写出他的鬼名。”

  所以,她从来不叫唤他的名,就是为了严守秘密。

  “该死!”

  公子跺脚,俊美的脸庞逐渐融化,白袍被鼓起的皮称得破裂,飞旋过处,无论是屋梁、石砖、家具,全都被迅速腐蚀。

  偌大的厅堂,在眨眼之间,就被腐蚀殆尽,化为一处荒地。

  光之下,公子已不再是人

  嘶嘶吐信的长蛇是他的发,额上长着锐利的双角,眼窝深陷,其中跳燃着红火,咧开的嘴出尖锐长牙。俊美的外表只是假象,为了夺回心爱的子,他不惜沦落为魔。

  嘶吼声震天地,魔化的公子迈步走向姑娘。一道黑影从天际袭下。

  虽然不情愿,但龙鳞在姑娘手里,黑龙无法袖手旁观,只能拼尽全力,想要撞开这可怕的魔物,却被轻易一挥,就弹飞到高山下,强大的劲力把他的身躯挤进山的深处,被岩石牢牢困住。

  信妖不肯认输,也鼓起勇气,卷上魔物的身躯,一层又一层的包裹。

  但是公子丝毫不以为意,随手撕扯,就把信妖一片片的撕下,仿佛那只是最普通的纸。

  魔物的影子,笼罩着姑娘与男人,直到这个时候,她才扬起完好的那边绸袖,在半空中挥舞。

  各种颜色不同、细不等的绣线,从袖口蜂拥而出,碰到公子的身躯就盘绕收紧,一圈圈卷绕束紧,柔过棉、韧过钢,成为最柔软却也是最牢不可破的囚牢,愈是挣扎就收的愈紧。

  在刺耳的咆哮声中,姑娘抓过男人手上的大刀,在手腕上匆匆一划,刀锋抹上淡淡的血痕,霎那放出强烈光芒。

  她深一口气,挥刀刺向公子,第一刀却只是切开绣线,就被硬化如盔甲的皮肤挡住,不能再前进分毫。

  娇美的脸儿浮现讶异的神色,不肯罢休的要再度挥刀。男人在这个时候,上前来到她身后,贴近她的背部,握住她的双手,加强刺入的力道,顺利突破强硬的外壳,戳入毫无防备的内脏,直戳公子的心脏。

  只是,剑尖刺入后,却没有戳进公子的生命之源。

  那儿没有心。

  他的心不在身上!

  两人同时一惊,公子却逮着机会,张嘴吐出浓浓的黑雾。

  “小心!”

  姑娘见状,立时挥起绸衣,盖住自己与身后的男人,避开恶浓的瘴气。

  觑的一线生机的公子,趁机化为体,从被切开的绣线出,迅速渗入土中,潜进深深的地底之下,消失的无影无踪。

  当黑雾散去,姑娘与男人起身时,四周已是阳光明媚,花木欣欣向荣,除了大厅化为荒地之外,就仿佛什么事都不曾发生过。

  砚城里洪水退去、地震平息、雪崩被阻在砚城之外,人与非人都躲过一劫。

  “被他逃了!”男人扼腕。

  “无妨,他对子的爱恋太深,不会离开砚城,总有机会再抓住他的。”

  姑娘依靠着男人,柔言柔语的安慰。

  男人不甘愿的点了点头,低头看着她苍白的小脸,突然恼羞成怒,低吼着质问:“你刚刚为什么不闪开?”

  “我知道,你不会伤我。”

  她深深信赖,无限依依。

  “再说,就算没有事先为你取了鬼名,能死在你的刀下,我也无怨无悔。”

  “说什么傻话。”男人更怒,双手的动作却跟语气相反,温柔的抱住她,护卫在前最安全的地方。

  她足的吁了一口气,小手揪住他的衣衫,小声的问:“你有没有事?”

  男人摇摇头。

  “没事。”

  “那就好,因为,我有事。”

  她仰起脸来,笑着望进他眼里,轻声说道:“他的瘴气太强,我支撑不住了。”

  说完,她身子一软,在他怀中昏过去。

  与公子一战,看似轻松,实则让她元气大伤,昏睡了几才醒来。

  是一阵草药的香味,将她从昏中唤醒。

  姑娘睁开双眼,望见双眼全盲的左手香,正端着一碗热腾腾的药汤,在卧榻旁的椅子坐下。

  她微微一笑,软软的坐起身来,背靠着绣褥,接过递来的药汤,端起来就要入口,药汤沾前,动作却又停了下来。

  “真好。”姑娘说。

  左手香神色冷漠,淡漠的问:“好什么?”

  “我在昏睡的时候,就想着要见你。”

  她微笑不减,像是谈论天气般,轻松的说道:“是你在暗地里协助公子吧?”

  左手香没有惊、没有惧,语气未变。

  “你怎么知道?”她没有否认。

  否认,没有任何意义。

  “他的心被掏走了,砚城里只有你能不着痕迹的把心掏取走。”

  姑娘顿了顿,又说。

  “就像你掏取荣钦的肝脏一样。”

  左手香不言不语,全盲的双眼,望着卧榻上的小女人。

  “这是条件。”

  姑娘重复侧耳曾偷听到的言语。

  “我猜想,你们达成协议,由你为公子取拔,因为他已化为魔物,男人的肝脏最是滋补,能增强他的能力,而你则是同时在搜寻别的东西,例如眼睛、例如肝脏、例如其他的——”

  她歪着头,斟酌用词。

  “部分。”

  “你为什么能猜出来?”

  “因为,我也是女人。”

  她靠近左手香,轻声说道:

  “就像是我有在乎的人,虽然想藏着,却情不自。你对那个跟随你多年的男人,也是一样。”

  左手香的表情,直到这时才有些变化。她修长的双手,缓慢探出衣袖,先出樱花般粉红的指尖,然后是十指,接着是手掌——

  “他所罹患的病,想必是你无法医治的,需要换取器官才能活命。”

  姑娘仍旧说着,即使看见那双能轻易取她姓名的双手,逐渐靠近过来,她也平静如常。

  左手香却摇头。

  “不,你错了。”

  “喔,我错在哪里?”

  “他没有病,但却渐衰老,除了记忆之外,我要为他替换的是全部。”

  “这可是件大工程,需要牺牲许多人命呢!”

  姑娘恍然大悟,将药汤在嘴边吹凉,又说道:“可是,公子后来急了,不愿透过你的挑选,只取人肝而食,你们的协议就作废了。”

  两者的手法截然不同。

  该说,就是手的不同。

  同样都是白润似玉的双手,公子取人肝食之,都是开膛剖肚,得血如泉涌,腥红四散。左手香取人脏器时,却能不着痕迹,没有伤口,更没有血迹。

  想到那些堆积如山,连饿鬼都吃的撑了,哭着喊着说吃不下的尸体,她叹了一口气,很惋惜的说:“真是浪费呢!你还不如跟我合作。”

  探得很近的双手停住了。

  “怎么合作?”左手香有了一丝兴趣。

  “你还记得蒋生吧,砚城里头,那样为非作歹的人,并不在少数。有些罪大恶极的人,最好能清除干净。”

  “你愿意把那些人交给我?”左手香挑眉。

  她原本以为这个女人不能变通,才会与公子合作,想要各取所需,但如今这项提议却出人意料。

  “是啊,这样不是两全其美吗?如此一来,你就能好好挑选了。”姑娘理所当然的说着,笑得仍是天真无

  “我如果杀了你,就不必拘泥于只挑选有罪之人。”

  左手香说得一针见血,却是头一次如此自在的跟姑娘聊天。

  “没错,但是这么一来,你就拿不到我要付给你的报酬。”

  姑娘俏皮的眨了眨眼。

  左手香不由得好奇起来。

  “什么报酬?”

  水润的双眸,闪过深又深的光芒,不是笑意,而是有成竹的筹谋。

  “蒋生的眼睛。”她轻声宣布。

  若说这世上,有什么东西能够打动左手香,那么蒋生的双眼,的确就是少数的其中之一。那双好看的眼睛,太难以寻找,可让她拥有视力,看清她在乎的男人,是生得什么模样,又是用什么样的神情望着她。

  “死人的双眼,对我无用。”这是她最深的遗憾。

  姑娘淡笑。

  “你还记得,是谁说他死了吗?”

  左手香的盲眼,微微睁大。

  灰衣人。

  当初,是灰衣人来通报,在石牌坊外哭嚎的的蒋生,已经死去。那时她与姑娘同在木府中,没有确认蒋生是否真的已死,因为她没想到灰衣人会说谎,就如她没有想到,姑娘的布局细密,深谋远虑至此。

  “他还活着?”

  “嗯,就被我封印在一本书里。”

  娇得略带稚气的容颜,笑得从容自在,没有半点戒心。

  “如果你愿意跟我合作,那双眼睛就是你的了。”

  俗话说,有备无患。

  她不防备左手香,是早有把握,此人不会成为她的“患”

  果然,左手香静默下来。

  光偏移,时间逐渐流逝。

  那双洁白的、美丽的、致命的双手,不再凝定不动,终于探向姑娘盈笑意的容颜——

  然后,那双手把药汤端走。

  “别喝这个。”她把药汤洒在地上。

  姑娘望着地上褐色的体,刻意再问:“为什么?”

  “这是不好的东西。”左手香言简意赅。

  两人没有在深谈,彼此都心知肚明,协议在药汤被取走时,就已经达成。

  一抹笑意,淡淡浮现在粉角上。

  “你再睡一会儿。”左手香吩咐。

  “嗯。”她打了个小小的哈欠,闭上双眼后才问。

  “对了,你知道公子的心放在哪里吗?”

  “不知道。”

  “这就麻烦了,往后要对付他会更棘手。”

  她的话音越来越软,嘴上说着麻烦,却像是不太在意。

  能让木府的主人、砚城的主人觉得棘手的事情,绝对不多,何况还是一个刚刚被打退,险些魂飞魄散的手下败将。

  左手香忍不住问:“为什么?”

  被褥里传来微弱的语音,如似梦呓。

  “因为,他的身上有了我的血。”

  倦累的姑娘,再度睡去。

  木府中的灰衣人们,正在重盖大厅,小心翼翼的没有发出声音。花木为左手香让开一条路,之后又悄然聚拢,静静守护睡梦中的姑娘,散出淡淡的芬芳,让她睡得更为舒适。

  木府之外,砚城里人与非人,怪与妖物各自走动,相处和睦。

  雪山下的城,再度回复平静——

  完
上一章   姑娘   下一章 ( 没有了 )
东宫错之棋子东宫错之棋子白大夫的秘恋离婚捡到爱请你包养我吧巧乞儿~黄袍这个男人太危女王的投降预厨娘嫁到恋爱偷渡
免费小说《姑娘》是一本完本言情小说。更多好看的免费言情小说,请关注午休小说网的“完结言情小说”专栏或全本小说排行榜。
完结小说姑娘TXT下载的所有章节均为网友更新,与免费小说网(www.5xxs.cc)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