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椅上的王者 下 第四十五章
午休小说网
午休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同人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全本的小说 娇妻物语 小姨多春 孽乱村医 桃色美人 荒村野性 畸爱博士 雪白嫂子 留守村庄 走村媳妇 乡野情狂 官场小说 经典名著 笑话大全 综合其它
小说排行榜 人面兽医 女友出轨 妇科医生 三人同床 惹火乡村 合家情缘 若母痴欲 残花败柳 慈母憨儿 女友故事 侦探小说 现代文学 短篇文学 热门小说
午休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龙椅上的王者 下  作者:浅草茉莉 书号:45715 更新时间:2019-9-11 下一章 ( 没有了 )
第四十五章
  元旦这弦月大帝照例会在帝宫施放烟火庆贺一年之始,而百姓也可在帝宫外观看到天星大辉煌。

  因此在这一,百姓们会扶老携幼的来到帝宫外头聚集,也会出现许多摊贩做生意,连杂技团都纷纷出笼,在空地上表演吸引人,一片的欢乐景象会持续一整

  “啧啧,真是吵闹啊,爹该坚持一下才是的,怎能随娘的心意就将帝宫外搞得与市集无异,败坏帝宫的庄严与宏伟,当真不像话!”少年俊眼修后,气度不凡,手拿一把附庸风雅的折扇,身上穿着的衣裳泽虽不抢眼,但细看那质地与做工,却是上等中的上等,民间的裁根本做不出来。他在人群中穿梭,边走边啧啧的抱怨。

  他身后跟着一名随从,年约十八、九岁“少爷又不是不知,老爷最疼、最宠的就是夫人了,夫人盼每年微服出巡与民同乐一回,老爷自然是万般好了。”

  “他们好,我可不好,瞧这都快到施放烟火的时候了,还不见他们回去,这烟火是放还是不放?”每年的烟火都由父皇亲自主持施放,他带着母后出帝宫游乐至今还没回去,这才劳得他出来寻人,免得误了施放烟火的时辰。

  少年个性孤僻,不喜热闹,见到人多的地方就厌烦。

  他的侍从白是了解他的毛病,马上道。“要不小全子去找,您先找个地方坐下来歇歇,等小全子找到人了,立即来通知您过去。”小全子提议。

  他皱后的瞧着房摩毅击、热闹拥挤的四周,实在感到烦躁,真不明白父皇与他也是同情的人,怎么就有办法忍受赔母后到这样纷闹的地方,而且一待就是一整天,要是自己,将来再宠一个女人,也决计做不到这样,他摇头,不耐烦的朝小全子摆了手“去去去,我就在那卖风筝的摊子旁等你,你速去速回。”

  他懒得再去人挤人,瞧那买风筝的摊子前人最少,便决定去那里等了。

  “好,奴才这就去,一有消息立刻回报。”小全子一溜烟的离开。

  他踱着步伐,慢慢的往那卖风筝的摊子走去,心想,这老板真是傻呼呼,元旦天寒,这么冷的天谁会买风筝去放?不冻死才怪!

  也许卖个博鼓都比卖风筝强。

  他来到摊子前,发现卖风筝的是个小丫头,而且年纪很小,恐怕只有七、八岁吧?

  不又想,她的爹娘也真是的,怎让一个小娃顾摊,这更赚不到钱吧?

  但他向来不爱管闲事,身子一拐,站到摊子的一侧去,那旁边刚好有块大石可以让他坐着歇腿。

  在石块上坐下后,他不住又抱怨的想起母后说什么要低调,不要扰民之类的话,要不他现在已要藏在他身后的御林侍卫想办法去为他张舒适的椅子过来,哪用得着坐在这硬邦邦的石块上头受罪。

  坐了一会,他就感到无聊了,双目四处轻瞄,忽地就与那卖风筝的小丫头四目相

  那丫头竟敢与他比起眼珠大小,和他大眼瞪小眼,未了,还对他挤眉眼起来。

  简真放肆到了极点!

  哼,此刻他人在外头就不与她计较,这要是在帝宫里,他非赏她个十杖八杖不可。

  他扭过头不去理她。

  谁知不久那小丫头居然跑到他身侧,双手托腮,睁着大眼睛,蹲着瞅住他道:“这位大哥哥,买个风筝吧!”

  他冷笑,生意清冷,竟打上他的主意了“不买!”他不客气的拒绝。

  “为什么不,我家爷爷做的风筝飞得可远了,你若拿去与人比赛,包准得名次一回来。”她继续劝说。

  “无聊东西,我从不放风筝,再说,若真要放,随便拿张纸绑上线升天,也无人敢超越我,何须要你的风筝争名次。”他不屑的撇嘴,试问谁的风筝敢超越太子的,又不是不想活了。

  他态度恶劣,但她仍旧一脸的甜滋滋笑容,这教他瞧得有些刺眼,这丫头是怎么了,脸圆得像包子,上头还有一点一点的雀斑,这么个芝麻包子脸笑得都挤成一块了,真是难看啊!

  他从小就讨厌难看的东西,这会见到一个丑丫头,嫌恶得都细眯起眼。

  “你离我远些!”他马上要求。

  小丫头哪理他,仍旧蹲得好好的,甚至那颗芝麻包子脸还靠向他了“大哥哥,说真格的,你不买我的风筝会后梅的。”

  “后悔什么?”买了才会后悔!

  “瞧,这上头有名家画作,就算不放上天去飞翔,保存下来以后也能值钱的。”她突然由背后拿出了一只约莫书本大小的风筝到他面前,上头有几个怪模怪样的黑块,在角落还有落款,留下“默默”两字。

  “别告诉我,这是你画的。”瞧她一副献宝的样子,他猜也能猜得出来这是谁之作。

  她笑嘻嘻地“大哥哥真聪明,这画以后很值钱的,你买还是不买?”她怀期待的问。

  他脸一拉“这虫子不像虫子,豆子不像豆子的东西,将来能值什么钱,你小小年纪就知道来骗钱,将来长大也定是个女骗子,滚滚滚,别再来烦我!”他挥手道。

  小丫头不死心“您瞧仔细,这不是虫子也不是豆子,是我的自画像,只是画小了些,还有,我绝不是骗子,你干万别误会我,瞧嘛,你瞧仔细嘛!”她不死心,将风筝硬是推进他怀里,要他再瞧瞧。

  他极其火大,在帝宫里谁敢同他这样罗唆的,自己到了帝宫外居然被个丑丫头上,还有那小全子怎么还不回来,他都等得不耐烦了。

  “大哥哥,你眼睛不小,瞧着楚点嘛,这要不了多少钱,你买去吧…”

  “放肆!我说不买就是不买!”他脾气本来就差,这会夺过风筝,一上火,立刻将那只风筝折成两截!

  小丫头见了傻了半晌,原本爱笑的包子脸瞬间成了哭包子“你不买就不买,怎能毁坏我的风筝,你、你可恶!”小丫头也不是好惹的,竟是跳到他身上,用力抓他的头。

  他大惊,正要唤来藏身的御林侍卫时,天空忽然迸出了催璨的火焰来,所有人立刻欢呼的仰头望去,那大树银花当真是美丽辉煌至极,他愣了一会后,随即低咒一声,帝宫的烟火都放了,那不就表示父皇与母后都回宫里了,然而他还傻得在外头寻人,登时气得咬牙。

  “你坏,赔我风筝,赔我风筝!”小丫头还在他肩头上放肆,扯着他大叫。

  而四周群众情绪正热烈高涨的在瞧天空的烟火,谁也没留意到小丫头的哭闹声,但他的耳朵可要被她的哭声以及烟火炮声给轰得快耳聋了。

  他回神正要抓下胆敢对他任意妄为的丫头狠揍,七、八个御林侍卫已大惊失的冲出,其中一人揪起小丫头的后领,将她由他身上拉开,然后像拎小一样将她拎在半空中。

  “少爷,奴才等解救来迟,罪该万死!”御林侍卫慌张的道。

  这烟火太盛大,人期又多,夺去了他们不少注意力,远远大伙见两人在说话,小丫头年纪小,他们也没怎么防备,以为不会出什么事,怎知到后头这丫头竟敢大胆的扑到太子的身上,吓得他们连忙赶来救驾。

  太子刁钻不好伺候,众人皮绷紧,就怕救驾来迟惹怒小主子。

  果然见他怒容面,但所幸这回他的怒气不是冲着他们而来,而是这个他们拎在手上的小丫头。

  “我非宰了你不可,拉下去砍了她的头!”他怒气腾腾的说。

  从小到大谁敢在他身上放肆成这样,该死,大大该死,砍这丫头脑袋一百次都不为过!

  “少…少爷,不知者无罪,夫人代过,上天有好生之德,您不能随意杀生。”不知何时小全子赶回来了。

  小全子找不到人,在见到烟火后得知皇上与皇后已回宫,便赶回他身边。

  “但父皇也说,慈不掌兵,重典足以匡世!”他忿忿地驳道。

  “话是没错,但照以往经验,皇上说的若抵触皇后说的,就以皇后为准…”小全子小声的提醒。

  他脸一僵,不住咬牙切齿起来,父皇在人前横行张扬,但遇到母后偏横行不起来,所以说女人是烦人的东西,宠不得也放纵不得,父皇就是一时失足,才会爱上母后,他得谨记在心啊!

  将来绝不给任何女人好脸色看,想要他的心,门都没有!

  “知道了,知道了,饶了这鲁莽丫头!”他恨恨地让侍卫放了那还在踢腿挣扎的小丫头。

  母后的话他虽不认同,但父皇听母后的,而他得听父皇的,父皇对他可没像对待母后一样和善,父皇若不心,也不会让他好过。

  虽然父皇不曾对他打骂,但光要他奔波国事就足以令人筋疲力竭,父皇操劳折腾他从来不心软,有时鞭策得他三天三夜没法睡上一觉也不会心疼。

  他有时会怀疑自己是不是父皇与母后亲生,而且还是弦月帝国唯一的独苗太子,若身分真是这样尊贵不凡,父皇为何下手还这样狠?

  至于母后的表现就更怪了,几次见父皇将他操劳得凶了,想替他说情,但一见到父皇那张似笑非笑的脸庞,便脸一红,不好意思说什么的噤声。

  而这到底是在不好意思什么?替儿子说情天经地义,她却得像是被人抓了把柄,闷声不敢吭气。

  恨的是,父皇大小事都依母后,唯有对折腾他的事畅所为,使得自己在父皇的“悉心调教”下,弦月帝国贵不可言的太子其实被榨得比一般臣工还不如!

  “喂,你别走啊,坏我的风筝,你得拿钱来赔!”

  他本放了人就想走,但小丫头扯住他的袖子,不让他离开。

  他一把怒火又烧上来“你…”“钱给你,这些该够赔你的风筝了!”小全子不想将事情闹大,万一传回宫中让皇后娘娘知晓太子损坏百姓之物又不赔钱,责怪下来太子被责罚,自己也不了干系,也得跟着倒霉,因而主动拿钱出来了事。

  小丫头拿到钱后,破涕为笑“够赔了,够赔了!”

  “哼!”他见了她的芝麻笑脸就有气,堂堂一个太子还得受一个小丫头的气,他甩袖走人。

  “等一下!”小丫头追上来了。

  “你又想做什么?!”这回他真的光大了,她若再罗唆下去,不管母后会不会生气,他真会杀了她。

  “你既付了钱,这风筝就是你的了,记得带走啊!”她年纪小还不懂得瞧人脸色,硬是将那破风筝进他手里。

  他翻白了眼,想骂人,但见到小全子那不安擦汗的动作,晓得小全子怕的是母后,了一口气,缓了缓怒意,拿着风筝掉头快走,就怕再度被拦下,他已受够了那丫头,发誓下回若再有机会见到她,他定会将今受的气百倍还她。

  他气冲冲的回帝宫去了。

  帝宫这又传来皇上与皇后和鸣的箫声。

  月魂、月魄真是宝物,两箫和鸣虽未能如传言的出现摄人心魄的奇象,但闻者皆陶醉,想必这所谓的摄人指的应该是两情相悦的两人,吹箫和鸣发出的声音,其声悦悦,其音依依,真人的心灵,让听者无不动容,故而传之。

  他在自己的修月宫里,听着父皇与母后和鸣的箫声,心情不自觉的放经松,就连父皇稍早前才付给他的新任务,让他研拟月龙江的治水之法,似乎也变得没那么沉重困难了。

  父皇母后恩爱,举国皆知,父皇后宫仅有一后,此事已在民间传为美谈。

  听说,父皇当年几度为母后犯险才换得今相守,所以父皇格外珍借与母后相爱的时光。

  自己有时虽会抱怨父皇过度宠溺母后,但这时候也忍不住羡慕起父皇,白古帝王难觅真爱,而父皇却佣有一生挚爱。

  他微笑时,眼角瞄见了一样搁在桌案角落的东西。

  这是元旦那他自宫外带回来的风筝,小全子没他指示不敢随意将之手弃,可他并不是想保留,而是忘记了这事,这会随手取出风筝一瞧,他一眼先瞧见那落款“默默”两字。

  默默当是她的名字,默字,静也。

  可她哪瑞安静了,根本是颗聒噪的芝麻包子!他笑。

  忽然想起她说自己画的不是生也不是豆子,是自画像?

  可真是大言不惭啊,这一团黑哪里像个人物了?

  他不屑的再瞄了瞄那风筝上被画上如黄豆般大小之物,蓦地,他好似从这佗东西里瞧出了什么,赶紧拿出由西方进贡过来的宝石镜,此镜能将东西大,这时他透过宝石镜再一瞧,嗔目了,那丫头说的竟然不假,这如黄豆大小的黑点里,其实是个人像,且妙的是,那包子脸上的芝麻都精细的画出了,这笔功令人难以相信是出自一个十岁不到的娃儿之手!

  他惊讶不已,这会反而冲动的想出宫去找她了,想亲自见她画上一回,证明她真有这手功夫。

  但是,最后他还是没法行动,因为那箫声不知何时停止了,黄德公公亲自来请他过去,听说父皇才吩咐的任务这会就要听到建言了。

  他长叹,当父皇的儿子可真是不经松!

  也因为如此,他之后便忘了这件事与这个人了…直到…

  完结
上一章   龙椅上的王者 下   下一章 ( 没有了 )
姑娘东宫错之棋子东宫错之棋子白大夫的秘恋离婚捡到爱请你包养我吧巧乞儿~黄袍这个男人太危女王的投降预厨娘嫁到
免费小说《龙椅上的王者 下》是一本完本言情小说。更多好看的免费言情小说,请关注午休小说网的“完结言情小说”专栏或全本小说排行榜。
完结小说龙椅上的王者 下TXT下载的所有章节均为网友更新,与免费小说网(www.5xxs.cc)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