慓悍船王的令旗 第六章
午休小说网
午休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同人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全本的小说 娇妻物语 小姨多春 孽乱村医 桃色美人 荒村野性 畸爱博士 雪白嫂子 留守村庄 走村媳妇 乡野情狂 官场小说 经典名著 笑话大全 综合其它
小说排行榜 人面兽医 女友出轨 妇科医生 三人同床 惹火乡村 合家情缘 若母痴欲 残花败柳 慈母憨儿 女友故事 侦探小说 现代文学 短篇文学 热门小说
午休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慓悍船王的令旗  作者:苏打 书号:45732 更新时间:2019-9-11 下一章 ( → )
第六章
  她从没想到他的观察力如此敏锐的,但此时此刻,若她移开了目光,依他不屈不挠的个性,那后果,恐怕不是她所能预料得到的了。

  “没有?”感觉着素丹青那微微抖颤的小脸,卫去云冷笑一声,手又一用力“没有的话,你为什么全身都在发抖?”

  “我没有发抖…”望着因烛火闪动而脸上呈现出一股诡谲气息的卫去云,素丹青先是颤抖着角说着,但在一阵大风吹熄屋内烛火,而窗外忽地闪过一道闪电时,她的身子猛地一僵。

  “你…”看着素丹青古怪的反应,卫去云眉头一皱,正待开口,却发现自己的声音完全被一道轰天惊雷给淹没。

  那道雷,来得又惊又急,那声轰天巨响,更让卫去云双耳有半刻嗡嗡作响。

  而当他的耳朵终于再可以听清声音时,他听到的却是一声接着一声的凄厉小大叫。

  “啊…”闪电、急雷,就那样织在天都的夜空中,当卫去云匆匆将房内窗户全关上,并再度点燃烛火时,望着眼前的情景,他有些愣了。

  因为不知何时,素丹青竟整个人缩成一团,挤在沿一角。

  她浑身剧烈地颤着,川力掩住双耳的小手十指泛白,小脸是灰白如纸。

  “你到底怎么了?”

  又一道急雷,一声轰天巨响。

  “啊…爹…娘…”就见在一声接着一声的尖叫声中,素丹青左手依然拚命地捂着耳,但她的右手,却不断地在自己身上戳,似是想点自己的道,却又无能为力。

  望着这一切,卫去云霎时明白了。

  这个天不怕、地不怕,甚至连死都不怕的女子,却怕雷,并且还怕到了想点住自己身上的任一道,只求能让她迅速离这一切,却连这都做不到的地步了。

  “爹…娘…带我一起走…”

  听着她口中那般凄厉地哭喊着爹与娘,他的心,猛地纠结了。

  是否,曾经在这样的一个雷雨夜,她失去了她的双亲?

  而后,又有多少个雷雨夜,她都是独自这样一个人躲在暗夜的墙角哭泣?

  没有任何迟疑地冲上前去紧紧拥抱住素丹青,因为卫去云不忍见到这样的她,真的不忍!

  但被卫去云紧抱住的素丹青却只是疯狂地挣扎着,用力地捶打着、尖叫着。

  “不要碰我…不要!”

  “我不会伤害你的,不要怕。”在那震耳聋的雷动与闪电之中,卫去云紧紧将她抱在前,无论她如何挣扎、如何捶打,都不放手“你不要伯,有我在,有我在你身旁。”

  “啊…”当又一个恍若打进心底最深处的落雷声响起时,素丹青疯狂地用手捂住双耳哭喊着“求你…求你…”“你不必再这样了,素儿,再不必了。”

  望着从来未曾在自己眼前掉过泪,更不曾开口求过他的素丹青如今脸上那奔的泪滴及哀求的言语,他的心又是一,但他却没有如她愿的点了她的,反而是将她的头整个埋到自己前,咬牙喝道——

  “立刻给我安静下来,专心听着我的心跳声。”

  “不要…不要…”

  无论卫去云说什么,素丹青依然只是哭叫着、挣扎着,然后任自己的指尖深深地陷入那双黝黑的手臂中。

  “给我专心听!”

  无视素丹青的所有挣扎,卫去云强力地将素丹青的右耳贴在自己心口上,并用双腿压制住她踢的双脚后,又抬起手捂住她的另一个耳朵。

  “不要…不…要…”

  究竟这样互相对峙了多久,素丹青不知道,她只知道当她力气已然用尽,再无力挣扎之时,被强力拥在那温热且宽阔的坚实怀抱中的她,却发现尽管屋外雷声依然震震,大雨如瀑,但她真的听到了一个心跳声!

  那个心跳声,很稳定,很规律,并且在稳定与规律中,还带有一种她说不清、道不出,却依稀存在,让人无比安心与放心的温柔…

  心跳声,愈来愈大,也愈来愈清晰了。

  听着那个稳定的心跳声,素丹青急促的呼吸缓缓地平和了下来。

  当自己的心跳声终于与他的同步之时,她的耳中,除了心跳声外,再无其他。

  终于缓缓地阖上眼,因为素丹青想更专心地聆听那个令她安心与放心的心跳声,在这个恍若大海般温暖且辽阔的怀抱间…

  醒来于屋外清脆的鸟鸣中,当素丹青缓缓睁开眼,望着由紧闭的窗户投进来的温暖阳光时,她同时看到了一直搂在她间的那只黝黑坚实手臂,以及上头那被她用指甲捉伤的所有血痕。

  是的,卫去云一直抱着她,以一种让她躺在他怀里,而他靠坐在上的姿势抱了她一整夜。

  十一年了,这是她第一回竟可以在惊雷夜后,如此安稳地沉睡,并且睡到自然醒,而这,全因她身后的这个男人…

  心底有些不甘,但更多的,却是那织着、绕着各方情感的复杂心情。

  不想再被那不该存在的心情困住,所以,在轻轻叹了口气后,素丹青以极轻极轻的动作起了身,略略梳洗后,直接向厨房走去。

  其实,她知道他早醒了,但为了不吵醒她,更悄醒了后的她不自在,所以才会一直假装沉睡。

  而之所以知道,是因为她聆听了一晚的心跳声中那些微的变化…

  当素丹青手中提着食笼再度踏入房内时,卫去云果然已起身。

  他身上穿着的是他平素最爱穿的那套藏灰色旧衫,正用柔布擦拭着他刚用清水洗净的脸,而在望见她手中的食笼时,他有些讶异的一抬眉。

  “放心,我没下毒。”将食笼中的饭菜全放至案桌上,素丹青淡淡说道。

  “放心,我百毒不侵。”将柔布随手丢至一旁,卫去云下摆一掀,大方落坐在桌旁,举起筷子就开始吃。

  静静坐在他的身后,素丹青的眼眸虽没有直接望向他,但她知道他吃得很尽兴,特别是吃那道他还是黑云时便爱不释手的“梅子腌苦瓜”时,一定又是一边酸得皱眉,可又拚命地将苦瓜往口里去。

  她一直知道的,知道他喜欢吃什么,讨厌吃什么,更知道他在吃那些东西时,脸上会有什么样的神情。

  但她不明白的是,这些“知道”应都只属于黑云一人,可为什么卫去云也同样拥有这些“知道”…

  “你的手艺还真是不错。”

  正当素丹青天马行空的胡思想之际,突然,她的耳畔传来卫去云的低沉嗓音。

  他…在赞美她?

  “天都的孤儿与老人们一般都集中在哪?”为掩饰自己心底那阵小小的惊震及不自在,素丹青别过脸去,生硬地问道,但她的脸颊,还是升起了一股连她都无法控制的微烫。

  “慈幼院及道济院。”听到素丹青那天外飞来的话语,卫去云抬眼瞟了瞟素丹青微微嫣红的侧颜后,淡淡说道。

  “咦?”听到卫去云的话后,素丹青蓦地一愣“各族都是?”

  是的,素丹青有些意外,意外这个令她深恶痛绝的天都,竟对孤儿与老人有如此体贴的安排与规画!

  难道这些年里,天都已经有所改变了吗…

  “只论需要与否,不论种族。”将一桌饭菜全吃下后,卫去云足地站起身,伸了个懒,然后捉了件外套便向外走去“你吩咐厨房多做点好吃的,我下午让人把慈幼院的孩子们请过来玩。”

  他说什么?

  他要请慈幼院的孩子们来玩?

  这个向来不允许她独自接触外人的男人,竟只因她随口的一句话就…

  “怎么?”听到那声来自于素丹青的主动呼唤,卫去云懒洋洋地一回头。

  “我今年十九。”望也没望卫去云一眼,素丹青脸颊微热地说道:“往后若再有人问起,你别再胡扯瞎说的讲了。”

  “哦?”听到素丹青的话后,卫去云挑了挑眉,然后将手中拿着的外套甩至肩上,大步跨出房门,笑声朗“知道了。”

  那个午后,慈幼院的孩子们真的来了。

  而除了素丹青与厨房联手准备的餐点之外,卫去云还让人买来了许多玩具,使那个向来清泠的宅邸,充了孩童的笑声…

  由这起,卫宅里,充笑声的时间愈来愈多。

  而同样由那起,只要卫去云在天都之时,素丹青便会亲自下厨,尽管一开始,她之所以做那些饭菜,只是为了不想欠他一份情…

  老实说,素丹青很感谢那天的那场雷雨,让她得以掩饰住自己的失措,更让卫去云以为她那的昏厥与失常原因,全起因于天候,而不再深究。

  但她心底总隐隐觉得有些不安,以及矛盾。

  因为那个自称余少夫的男子,之后又再度多次的出现,但每回都依然只出声不见人影,而无论她如何没反应,也依旧以“战姑娘”来称呼她,然后独自诉说着他所知的战家。

  由他言谈透出的细节之中,素丹青愈来愈发肯定他确实曾是她爹爹的旧部、她娘亲的侍卫,也见过小时候的她,但她更清楚的是,他一定是卫去云身旁之人,否则,他不会知他与她的行程,然后采用这样的方式来接近她。

  其实,由他第一回出现,素丹青就不认为他只是单纯来叙旧的,毕竟他出现的时间实在太感,而方式太诡异。

  并且,由于他的出现,更让素丹青明白,自己那原本只要静静等待,总有一天终可以获得自由的念头,已彻底灰飞烟灭了。

  因为素丹青几乎可以断言,余少夫根本是造成卫去云失忆的始作俑者,而在他得知她的身分秘密,并与她有过第一次接触后,她就注定是这场两强相争中的绝对输家。

  毕竟,若她将此事告知了卫去云,她相信,已得知她真实身分的余少夫到时一定会愤而拖她下水,指称她为主谋之一,而她,百口莫辩。

  而若她不将此事告知卫去云,并配合余少夫之意行事,若有幸扳倒了卫去云,她最后也只有被灭口的分,而若不幸扳不倒…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累,真的好累啊!

  一直以来,她都只是想好好的活着,不辜负任何人的活着,但为什么上苍却要让她活得这么辛苦?

  在轻轻的叹息声中,素丹青缓缓地将头埋在双膝间,然而,就在此时,那个声音又出现了——

  “战姑娘,时时被监视、软着,且还必须被迫在人前强颜欢笑的日子,很辛苦吧?”

  没有抬头,因为素丹青不想让人看到此刻她脸上的神情。

  但尽管没有抬头,素丹青却不得不佩服此人的深深城府,人心脆弱点的方式,以及对卫去云的深刻观察与认识。

  毕竟卫去云虽软、监视着她,但那方法其实极为巧妙,外人根本很难看得出来,而她与卫去云在外人面前的款款情深,更几乎真到连她自己都看不出破绽来。

  但这人,却一眼穿。

  “我知道你累了,战姑娘,并且心中一定希望能够快些回到清心岛上去吧!”

  “我不认识什么战姑娘。”终于,素丹青不耐烦地抬起头瞪着眼前空无一人的方向,冷冷说道:“你若不是来救我出去的,就别再来废什么话了。”
上一章   慓悍船王的令旗   下一章 ( → )
浪荡巨商的宝傻妻有傻福招来美人夫幽灵贝勒的马诡媚夫人的戏肥妻不落外人霸王15号偏要娶你行不青梅不二嫁悍女不好追
免费小说《慓悍船王的令旗》是一本完本言情小说。更多好看的免费言情小说,请关注午休小说网的“完结言情小说”专栏或全本小说排行榜。
完结小说慓悍船王的令旗TXT下载的所有章节均为网友更新,与免费小说网(www.5xxs.cc)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