慓悍船王的令旗 第八章
午休小说网
午休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同人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全本的小说 娇妻物语 小姨多春 孽乱村医 桃色美人 荒村野性 畸爱博士 雪白嫂子 留守村庄 走村媳妇 乡野情狂 官场小说 经典名著 笑话大全 综合其它
小说排行榜 人面兽医 女友出轨 妇科医生 三人同床 惹火乡村 合家情缘 若母痴欲 残花败柳 慈母憨儿 女友故事 侦探小说 现代文学 短篇文学 热门小说
午休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慓悍船王的令旗  作者:苏打 书号:45732 更新时间:2019-9-11 下一章 ( → )
第八章
  这一夜,素丹青心中的悸动,一直无法平复。

  尽管整个人早已在温泉池中泡了许久,但她脑中来来回回闪过的,依然是卫去云在教男孩们练剑时,那开怀的笑颜,俊的英姿,那曾经可以在黑云脸上见到的动人神情…

  他不是黑云,不是!

  虽然不断地这样告诉自己,但素丹青的心,依旧失了,失在她根本无法追回的方向…

  “啊…你干什么?”当身子突然被人由水里抱起时,素丹青低呼了一声后,下意识地挣扎着。

  完全无视素丹青的挣扎,由隔壁浴池走来,上身赤luo,下身只围着一条黑巾的卫去云强势地在她身上裹上一件柔软披风后,便将她抱至房内的软椅上。

  “什么时候伤的?”而后,他突然蹲下身去,将她的右脚拉至扶手上,开始用手轻轻着她受伤的右踝。

  “你管不着!”别过脸,望也没望卫去云一眼,素丹青冷冷说道,并用双手将披风下摆紧紧按在座椅上,以掩饰住自己那被架高右脚后,身下极可能被窥见的秘密花园。

  他,怎么知道她的脚伤了?

  她明明掩饰得很好啊…尽管心中怎么也不明白,但随着卫去云对自己受伤脚踝的按,素丹青终究还是只能无助地将脸抵在椅背上,在冷汗一滴滴由她的颊旁泌出。

  “痛就说。”瞟了一眼素丹青按在披风上的颤抖小手,卫去云淡淡说道,而手,缓缓加重了力度。

  痛,自然是会痛的,但素丹青却绝不会轻易任一声痛呼由她的嘴中而出。

  因为她就是不要让他有机会轻看她!

  终于,一刻钟后,当卫去云用布将她扭伤的脚踝包扎起后,她轻叹了一口气,但她这口气才刚吐出,却发现他的手又再度碰触到她的脚。

  “唔…”可这回,他的抚触与先前完全不同,不仅温柔得如同羽轻拂,更缓慢得如同星移…

  “你、你在做什么!”当卫去云将自己的左脚都架上扶手时,素丹青终于再忍不住出声了。

  “检查。”将手轻轻在那修长、雪白的腿际上自在游走,卫去云回答得那样理直气壮“我可不想下回带你出门时,你成了个瘸子。”

  他是故意的!

  笔意用这样的方式想看她笑话的!

  尽管明知卫去云是故意的,但素丹青却全然无法抗拒他那温柔又诡异的暧昧抚触。

  因为他双手抚的位置,由她分开双腿的的脚尖、足踝、脚背开始,一直向上移动着,继而是小腿、膝盖、膝盖内侧,最后,还继续往上,直至她柔的大腿外部,再转至内部…

  心,急促的跳动着,身子,微微的轻颤着,樱,不住地吐着热气,而这,都只为抵挡他的抚给她身子带来的莫大悸动。

  在那诡异又暧昧的**下,素丹青全身的寒恍若都竖立了起来,而她只能继续用双手按住那件唯一能遮住自己私密处的披风,尽管她那被分开的双腿,早在他的**下不由自主的轻轻抖颤着。

  然而,最令素丹青又羞又无助,并且怎么都不敢相信的,是她的下半身竟在他仅对她腿部的摩挲抚时,便缓缓的润了,而且润的程度还那样羞人,不仅将她的雪都沾了,还沾了她身下的那件披风…

  为什么会这样?

  今的她,为何会因他而如此…

  “手拿开。”当望见素丹表住披风的小手十指指节都泛白之时,卫去云突然开口了,然后一手伸向她的手。

  “不要!”此时此刻,素丹青怎可能会让他得逞,并让他望见自己那羞煞人的秘密。

  尽管素丹青不断地挣扎着、按着,但在卫去云的强力拉扯之下,她的手,终究被拉开了,而那件早已被她身下汁浸的披风,也被缓缓掀开了。

  当身下传来一阵微凉,发现到自己的秘密已彻底暴在卫去云眼前时,素丹青羞愤地别过眼去,等待着即将而来,那最令她心痛的笑声。

  是的,她知道他会笑她的,一定会的!

  并且,他还一定会用最尖酸刻薄的言语来嘲她的。

  但怪的是,等待了许久,素丹青都没有由卫去云的口中听到半句取笑的言论,而当她由长长眼睫下悄悄望向他时,却发现他原本一直没有动的头突然一低,而后,一个温热又灵动至极的柔软,倏地轻扫过她早已透的花丛间。

  …

  当体内那股高余韵终于褪去时,素丹青得以稍稍回复神智,可当她凝望着卫去云俯身轻吻着自己身上伤疤时脸上的温柔神态,她也不痴了。

  因为此刻他脸上的这种神情,在他还是黑云时,她却经常望得见!

  但他,如今是谁呢?心中想的又是什么呢…

  就那样痴傻地凝望着卫去云,素丹青彻底地忘了时间,忘了地点,直到他抬起头来与她四目相接。

  而一当望见他深不见底的眼眸,素丹青立即别过眼去,心跳彻底失速了。

  “真媚,可又真美。”

  在失速的心跳声中,素丹青听见卫去云如此说道,然后在他的喃喃声中,感觉着自己的双,被人用手轻轻捧起、、推挤…

  “真细,可又真人。”

  在失速的心跳声中,素丹青听见他如此说道,然后在他的喃喃声中,感觉着自己的柳,被人轻轻握住。

  …

  而自那起,他也放宽了对她的监视与锢,任她可以自行前往天都的道济院与慈幼院,并且更有时还会拉着她一起在天都的大街小巷中逛。

  一刚开始,素丹青不否认自己相当抗拒走在天都的街道上,但当她望着那铺着整齐青石板的道路,望着那融合着各族习俗,却祥和、生气的市井气

  息,望着那显而易见有规画的建筑及政策,以及,她隐隐发现了某些事。

  她发现,有人在悄悄地改变天都,让这个天都,不再是她记忆中那个冷酷、萧飒的鬼城!

  她发现,有人在默默地创造天都,想让这个原属于东琅族独霸,少数鬼族人操控的山城,成为一个可以包含所有族等,并让所有勒琅国人都可以为之骄傲的首善之都!

  是谁在这么做?而又是得经过多少的努力与汗水、泪水与热血,才能有今这样的成果?

  素丹青曾经问过卫去云这个问题,但他只是笑笑地望向远方,然后云淡风清地丢给她四个字——“鬼才知道”

  但也就是放下过往的印象,不再抱含任何成见的重新认识天都之时,素丹青也同时由卫去云的身上,看到了很多自己过去或许早该看到,却总忽略的事。

  在与孩童相处时,她看到了卫去云剽悍的外表下,那一颗未泯的童心,以及他对孩童们真诚的喜爱、呵护与教导。

  在工作声合时在,她看到卫去云说一不不二、霸揽海权的强势头、野心,但也同时看到了他虽不善认错,却知错能改、有过必补的个性,以及海纳百川的怀。

  在暗汹涌的社台面上,她更看到了在他慵懒的笑容下,偶尔会出现的不耐与厌烦。

  他看似友广阔,但真正心的,却似乎不在她眼眸所及的范围中,而由于他的身分与地位,他的一切作为与野心几乎都被人摊在阳光下,任人随意讨论、攻诘,但她却看出,在阳光照不到的阴影处,其实存在着另一个他…

  如今,这个本应很容易被看透,却不知因何事而改变自己个性的矛盾结合体,竟不仅没事就在人前“素儿”来“素儿”去的,并且还真的当她是他的似的,让她给他按摩,替他做饭,为他收拾房间,打点宅邸,然后在每一个即将落雷前的时刻匆匆赶回,紧紧将她拥在身旁。

  这样的宠溺,着实太铺天盖地,太毫无保留,毫无保留到素丹青的心整个沉沦了下去,根本无法自拔…

  这样是不对的!

  有多少回,素丹青心底的警钟会悄悄的响起,告诉她,不可如此沉溺,但卫去云的一个深情炙吻,却又总让她轻易地忘却了时间,忘却了地点,忘却了所有的一切…

  几个月后的一个傍晚,独自由慈幼院走出的素丹青,心神一直有些不宁,因为早该在三前便归家的卫去云,至今未曾出现。

  怎么还没回来呢?是出了什么事,还是…

  正当素丹青一边暗自担心,一边像平常时一样,将手中的碎银放至路旁一个浑身恶臭的少年身前时,突然,少年开口了——

  “素姊?你是清心岛的素姊吗?”

  “你是…”愣了愣,素丹青缓缓抬起头望向少年。

  “你或许不认识我,但你大婚那,我爹也带着我去了,不过我们离开得早,那人又那么多,你可能不太记得我了。”

  就见少年神情激动,用着一只被截去手掌的残手踉踉跄舱地扶着墙站起身来。

  “但我却不会忘了你,因为我爹经常对我说起你的事,说你帮了多少像他一样的讨海人,又提供给他们一个多么温暖的避风港。”

  “你跟你爹都来到天都了吗?”怎么也没想到竟会在天都遇上来自清心岛的人,素丹青又惊又喜地轻轻拉住少年的手。

  “不,只有我。”听到素丹青的话后,少年却低垂下头,瘦弱的肩头剧烈地颤抖着“而我爹,他永远来不了了…”

  “别哭,有素姊在,别哭!”望着少年痛哭的模样,素丹青连忙柔声安抚着他“告诉我,你们究竟发生了什么事?而清心岛现在又怎么样了?”

  “现在…已经没有…清心岛了…”

  “什么?”少年的回答,令素丹青的眼眸缓缓瞪大了,身子僵了。

  “自素姊你离去后,清心岛的人就被一帮不知打哪来的人全严刑拷打了一番,一发现身分不是东琅族的,就…就…”

  “就怎么样?”听着少年惊魂未定的嗓音,素丹青的嗓音也飘忽了。

  “就说…非我族类…其心必异…然后…”少年的话,缓缓淹没在他无法克制的痛哭声中“而那,我与爹因许久未曾见到素姊,便开船而去,可才一靠岸,就被他们逮了住,要不是我爹拚着命护着我逃,我也许早就…但我爹他…他…”

  “你们是…”望着少年的断掌,素丹青颤抖着角问道。

  “鬼族…”

  月明星稀,天都城的夜晚难得暖风轻吹,但素丹青却恍若身处严寒的腊月天,全身僵硬,再也无法动弹。

  因为她怎么也下敢相信自己耳中所听到的!

  清心岛,竟再不存在了,那个海上的小小桃花源,那个曾带有她多少汗水与泪水的“家”再不存在了…

  而那个毁了她的家,残害她家人的始作俑者,还口出“非我族类,其心必异”之语的恶魔,究竟是谁?

  除了“他”还会有谁…

  尽管素丹青心中隐隐浮现出一个答案,但她却怎么也不敢相信,不想相信!

  因为她不明白他为什么要那么做?更不明白那么做,对他有什么好处?

  然而此时此刻,最令素丹青痛苦的是,她终于发现自己是一个如何愚昧又善忘之人。
上一章   慓悍船王的令旗   下一章 ( → )
浪荡巨商的宝傻妻有傻福招来美人夫幽灵贝勒的马诡媚夫人的戏肥妻不落外人霸王15号偏要娶你行不青梅不二嫁悍女不好追
免费小说《慓悍船王的令旗》是一本完本言情小说。更多好看的免费言情小说,请关注午休小说网的“完结言情小说”专栏或全本小说排行榜。
完结小说慓悍船王的令旗TXT下载的所有章节均为网友更新,与免费小说网(www.5xxs.cc)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