蔚蓝情空 第十章
午休小说网
午休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同人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全本的小说 娇妻物语 小姨多春 孽乱村医 桃色美人 荒村野性 畸爱博士 雪白嫂子 留守村庄 走村媳妇 乡野情狂 官场小说 经典名著 笑话大全 综合其它
小说排行榜 人面兽医 女友出轨 妇科医生 三人同床 惹火乡村 合家情缘 若母痴欲 残花败柳 慈母憨儿 女友故事 侦探小说 现代文学 短篇文学 热门小说
午休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蔚蓝情空  作者:朱妍 书号:46333 更新时间:2019-11-26 下一章 ( 没有了 )
第十章
  搞定所有搬迁的琐碎细节后,金毓娴总算可以松口气坐下来翻阅黄历。她挑了一个写着:宜纳采裁衣开光祈福斋醮出火拆卸修造动土起基上梁安门移徙入宅开市纳财的良辰吉,为“爱新觉罗跳蚤屋”欢喜搬新家。

  乔迁之,萨孟哲特地请人代班,起个大早前来帮忙搬迁事宜,金毓娴留在旧址,他则坐镇新址。虽然经由清仓大拍卖卖掉大部份货品,没想到一台五吨重的大卡车足足来回搬了六趟,才搬光剩下的存货。

  接下来就是要把一箱箱打包好的货品一一拆箱上架铺排,金毓娴、萨孟哲跟阿碧三人莫不挽起袖子认真干活。

  “孟哲,休息一下,喝杯水解解渴。”

  “谢谢。”他洒的在牛仔上抹抹手,接过她递给他的玻璃杯,咕噜咕噜一口气喝光光。

  “谢什么?应该是我谢谢你才对,瞧你忙得汗浃背…”她红着脸,有点害羞又有点无法抗拒的看着被汗水透衬衫索掉外衣的他。而同样透的雪白背心像第二层皮肤似紧紧熨贴着他,浮印出结实的肌、平坦的小肮以及裹着泛白牛仔的两条长腿,随着他的或站或蹲或走动,浑身散发出浓厚的成男人味。

  “一个未婚女孩,盯着只穿著背心的男人,出想生活剥的眼神,还一个劲儿猛口水,你羞不羞啊?”他凑嘴贴近她的耳朵,逗馍她。

  “我…你少臭美了!我哪有盯着你猛口水?你以为你是贝克汉啊?”她慌张调开被他当场抓包的眼神,不甘示弱的反糗他一句。

  “绯闻天飞的贝克汉哪比得上我对你的一片痴情。”他促狭的用手肘撞了撞她的臂膀。

  “嘘!小声一点,阿碧在那头偷瞄偷听我们了。”

  “阿碧已经年二十岁,已经拥有法定投票权了,让她见识一下什么叫做打情骂俏又何妨?哈…”他笑得好不得意。

  “很高兴阁下汗浃背当苦力,还能保持一份好心情。”

  “如果可以这样…我的汗水就没白。”他大胆的在她的上飞快啄吻了下,贼贼偷个香。

  “你…你这个人就是没一刻正经!呃…快七点了,我出去买便当。”她羞喜参半的拿眼角余光瞄向阿碧,瞥见阿碧正低下头捣着嘴,两个肩膀笑得一耸一耸。

  这…难不成阿碧后脑勺长了眼睛?。瞧见他公然调情啄吻她?她不敢确定萨孟哲会不会再有更热情更令她难以招架的亲密举动,赶紧借故走开。

  自从“爱新觉罗跳蚤屋”搬到建国南路后,原本的老主顾依旧忠心耿耿的前来新址寻宝;再加上占尽地利之便,很多利用周休二到建国花市玉市走走逛逛的民众,也会顺道进去参观选焙。

  搬来这里刚好一个月,跳蚤屋的销售业绩呈三级跳,金毓娴看着不断攀升的存款余额笑得合不拢嘴,把搬迁前夕的忙啊累啊通通抛诸脑后。只是,却苦了萨孟哲。因为,每逢周假期,涌进假花市玉市的人如水,停车位一位难求。

  就像现在,萨孟哲开着车子在附近绕来绕去绕了半天,就是找不到停车位。他脸无奈的滑转方向盘,把车头弯进一条八米巷里,继续寻找车位。

  “耶!BINGO!”刚开进巷子,前面正好有部车子驶离,他高兴大叫之余,赶紧把车切进去停妥。当他开门下车时,抬头瞥见正前方有一家占去三间店面的大型古董家具店。

  自从他跟金毓娴牵手相恋后,爱屋及乌的他在耳濡目染之下,对古董家具产生莫大的兴趣。他越过巷道站在古董家具店前面,透过明亮的落地玻璃清楚看见里面陈列丰富,于是,推门走了进去。

  只见宽敞舒适的空间分门别类规划出桌案类、橱柜类、椅凳类及杂项类,而其中最吸引他的是摆放在店中央的红眠…这张红眠,在老木匠的巧手雕下,呈现出精致柔美的线条,嵌以天然云烟石,优雅而不落俗套。

  “先生,你中意这张红眠?”一名身材微胖的中年男子走过来招呼他。

  “黑紫中透红,有牛纹、蟹不纹,我猜它一定是硬木之王…紫檀?”萨孟哲弯细瞧,口说出金毓娴教他的辨识紫檀诀。

  “先生是个行家!”

  “不敢当,我只是锺情紫檀,对它略知一、二。”

  “这是我的名片,请多指教!”中年男子双手递上名片,萨孟哲也从衬衫口袋内掏出名片夹,回递一张名片。

  “原来是简老板!”萨孟哲看一眼名片上的头衔。

  “今天店里的两名店员,一个家有喜事,一个生病相继请假,只好由我看店招呼客人。萨先生是一名兽医师?”

  “是。”

  “长久以来,医师一直是收藏界不可忽视的力量。”

  “对于收藏,我个人比较重视实用,而不是买到后直接锁进银行的保管箱,永不见天。”他愈看愈喜欢眼前的紫檀木红眠

  “哦?那么,兼具保值跟实用的古董家具,就是你最好的选择。尤其,紫檀静穆沉古,殷红里透紫,一直是皇戚贵族的专属质材。就拿这张红眠来说吧!它是清皇朝被推翻后从王爷府到民间,被我辗转取得。”

  “它可以拆卸吧?”

  “当然可以,它又大又重,搬动时必须先把板一块块拆卸下来,等送达后再由师傅重新拼组卡榫。”

  “这张红眠要卖多少钱?”

  “八十八万。”

  “…”萨孟哲沉着,除非他把两个房间的墙壁打掉,否则,他八坪大的卧房一旦放进这张体积庞大的红眠,到时候恐怕连个回旋的空间都没有。

  “既然你对紫檀略知一、二,应该知道紫檀木成长期很长,枝干较小,取材极为不易。所以,紫檀通常用在用料较少的桌案椅凳,像这种大型的红眠少之又少,极其珍贵,深具收藏价值。”中年男子见他不发一语,误以为他嫌贵,赶紧灌输他物以稀为贵的道理。

  “八十八万太贵了,呃…打个七折如何?”他讨价还价。

  “七折?不,不行,顶多只能打九折。”简老板自也不是省油的灯。

  “不如,你我各退一步,折衷打八折成如何?”

  “这…好吧。”

  “我先付你三成订金,十天后再送到我家里去。”他手里写着住家的地址,心里则盘计着这两天必须先找工人到家里敲掉卧室的隔间墙,打通两个房间。

  “十天后再送过去?没问题。”简老板收下地址。

  “不过,我希望你把整张红眠通通拆卸下来,只管送达不必请师傅拼组。”

  “不必请师傅拼组?那怎么行!这张红眠整张拆卸下来,大大小小不下数百片,连经验老道的师傅都感到棘手。”

  “你放心,我的女朋友最擅长、最感兴趣的就是修补跟拼组老对象。”

  “原来,你花大把钞票是为女朋友买积木让她拼着玩?嘿…年轻人,真有你的。我开店开了近十年,还是头一碰到像你这么慷慨这么多情的客人。好!我就照你的吩咐叫师傅把红眠整张拆卸下来送过去,万一,你女朋友迟迟无法拼组完成,你尽管来电告诉我,我一定再派师傅过去。”

  “好!一言为定。”萨孟哲取出大来卡递给简老板刷卡付订金。

  “对了!这张红眠的照片,你带回去给你的女朋友按图索骥。”简老板从抽屉找出红眠的放大照片送给他。

  “谢谢。”

  “孟哲,你买的红眠在哪?”金毓娴看了红眠的照片后,两只眼睛喜得熠熠发亮,央求他立刻带她到家里,先睹为快。然而,空的卧室,只有一迭迭堆放得整整齐齐的架…独不见红眠的踪影。

  “喏!等你把那一片一片的框啦架啦板啦全部重新组合起来,就是一张红眠。”

  “不会吧?卖给你的店家送来之后,没有派师傅过来组合红眠?这未免太过分了。”她拿起一块紫檀木片,轻轻抚触它细致的刻工。

  “店家要派师傅过来组合,不过,被我拒绝了。”

  “拒绝?为什么?”她错愕不解,拆卸开来的红眠若不组合起来,永远也只是一堆雕细琢中看不中用的木头片。

  “我要留给你大显身手,我要你亲自帮我组架起红眠。”

  “可是…可是,我从来没有拼组红眠的经验,实在没把握自己是否有那份能耐可以完成。”她顶多刨一刨锯一锯木头修补残缺断腿的桌子椅子而已。重组这种大型红眠,对她而言还是头一回。更何况,这种遵循古法纯手工打造的红眠,全部以凹凸槽卡榫,完全不用一铁钉,稍一不慎卡榫不合伤了凹槽,极可能因此毁掉整张红眠

  “我百分之百相信你有这份能耐。不过,你也不必因此而备感压力,店家早就为我预留了退路。简老板承诺,万一你真的无法组合,只要打一通电话过去,他会立刻派师傅过来。”

  “老板一定觉得你是个怪ㄎㄚ客人!他明明要派师傅过来帮你组合,你不要;偏偏要我这个毫无组经验的三脚猫尝试,也不怕我脚毁了你贵重的红眠。”

  “我不知道简老板心里究竟怎么想,不过,他直夸我慷慨多情,为女朋友买了一堆积木,让你享受堆堆乐。”

  “一堆积木?老板还真是幽默啊。”她哑然失笑,瞧那一迭迭木片,不像积木像什么?

  “想不想知道,为什么我坚持由你亲自帮我组合?”

  “为什么?”

  “我相信,当我躺在你用心亲手为我组合的红眠时,我一定睡得又沉又香,好梦连连。”

  “你真的不怕被我搞砸了?”

  “我对你有信心,我相信你一定可以完成。”

  “既然出钱的人都不怕了,我这个出力的人又有什么好担心的?好吧!我答应帮你重新组合红眠。不过,我没办法预估何时完工。”她席地而坐,像一个对新玩具充好奇的天真孩子,兴致的拿起一块块檀木片欣赏着。

  “不急不急!在红眠尚未组合完成之前,我可以睡客房。喏!我给你我家的备份钥匙,你什么时候有空,随时自行开门进来组装。”他早就跟父母亲分开住,家里除了他之外,只有每周定时前来打扫的清洁妇。

  “好。”

  “毓娴,我们也该走了。”

  “走?去哪?”

  “刚刚在路上不是说好,看完红眠之后,”起去吃你最爱吃的麻辣锅?今天是周假期,我怕去晚了没位子。”

  “你家斜对面不是有一家超市?”她头也没抬的问着,她的心她的眼她的手,自始至终没离开过那堆昂贵的红眠积木。

  “所以?”

  “所以,你就跑一趟超市,买一些现成的火锅料回来随便煮煮吃吃,能喂肚子就行了。呃…别忘了,多买一包金针菇跟高蒿,还有另外再买一块板豆腐,记得是板斗腐不是盒装豆腐。”她一开口就吩咐一大串。

  “你若是不放心,何不跟我一起去超市采买,免得我记得买金针菇却忘了买板豆腐?”

  “不,你去就行了,我现在要开始研究组装红眠。”

  “现在?不、会、吧?”他瞪眼大叫。

  “快去!快去!请你让我一个人在这里静静摸索,谢谢你的合作。”她忘了自己是客人,竟然角色错的反过来轰主人出去。

  “好吧。”他拿嫉妒的眼狠狠敌视那一堆檀木片。

  他不懂,不就是一堆雕刻精细的木片吗?就算木片刻得再精致,也不会搂她抱她亲她吻她,跟她谈情说爱,她干嘛喜得两眼亮晶晶,彷佛遇见绝代美男潘安似。

  “嗳…回来!回来!”她情急喊住他。

  “你是不是改变主意,决定跟我出去吃麻辣锅?”他很高兴自己战胜那堆檀木片。

  “不是啦!我叫住你,是要你把红眠的照片拿给我,让我好好对照研究一番。”

  “*&…”虽然他心里呕得半死,但还是心不甘情不愿的打开公文包取出照片交给她。

  “可以吃火锅的时候,别忘了叫我一声。”

  叫一声?

  这是不是在暗示他火锅料买回来之后,他就乖乖进厨房,穿上围裙切切洗洗煮煮?

  唉!咎由自取,谁叫他没事买张红眠回来!

  “亲爱的毓娴,你真是个了不起的天才,不过短短几天,你已经组合出红眠的八成骨架。若按照这种速度估计,不出三天就可以恢复它的全貌。”萨孟哲从背后扣住她的,还把他最自豪的帅气下颚赖在她的肩窝。

  “我就是急着想要看它的全貌,所以,天天往你家跑。这几天,我待在这里的时间远比待在店里的时间要来得长,阿碧已经很不的跟我提出抗议。她说人家是『因公忘私』,我是『因私忘公』,把整间店丢给她不管。”

  “哦?为了回报你的『因私忘公』,我应该好好奖赏你一个吻。”他旋即扳过她的身躯,捧住她的脸颊热吻三分钟。

  “你呀!你一回家,我就再也无法专心工作。”她捏捏他的鼻子,大发娇嗔。

  “我们分开了一整天,难道你一点也不想我?”

  “想?好象…没有耶。”她眨着水漾双眸认真想了想,据实以告。

  “呜…你坦白得令我心碎。”他孩子气的转动两枚拳头,朝她扮了个哭哭脸。

  “心碎?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一旦开始工作就全心全意投入,哪有时间分心想你?”

  “这么说,我应该额手称庆!因为,你的工作很快就可以告一段落,不然,我真怕我会忍不住苞红眠争风吃醋哩。”他踱步到前绕一圈。

  “你真是一个爱吃醋吃醋的男人。咦?你盯着红眠在想什么?”她发觉他两眼发直的瞪着红眠发呆。

  “呃…你会不会觉得这张红眠太大,一个人睡在上面感觉很孤单?”他忽然收敛起嘻皮笑脸,一本正经的问她。

  “孤单?”睡大才舒服咧,不是吗?不过,经他这么一提,又好象真有那么一点孤单的感觉。

  “尤其,在寒冷的冬夜。”他意味深长的睐着她。

  “原来你担心冬夜太冷?这还不容易?你可以在板上垫毯,身上盖条蚕丝被,包你睡得暖呼呼,一觉到天亮。”

  “…”他在心里直叹气,猜不透她是故意顾左右而言它,还是真的没听懂他的暗示。

  “如果你担心这样还不够暖和,我还可以送你一大箱暖暖包御寒。”她见他不说话,赶紧再附上一句。她免费帮他组装红眠,这会儿,还自掏包买暖暖包送他,够有情有义了吧?

  “可是,我要的不只是身体暖和而已,我更希望在冷冷的寒夜里,能够有人陪我说话谈心。”他深情的眼穿透她的眸底,直直入她的心坎里。

  “这…你究竟想要什么?”在他热力四的凝视下,她的脉搏开始不规则地急促跳。

  “你!”既然暗示行不通,他决定直接剖自。

  “我?”她的心蹬咯蹬一下。

  “毓娴,请你嫁给我,我要跟你共享这张红眠,我要跟你养一窝孩子。”

  “一窝孩子?萨大兽医孟哲先生,只有养养猪养狗才叫养一窝。”她又好气又好笑的纠正他。

  “说不定我们孩子的生肖就是属属猪属狗。”

  “我们的孩子?喂!我还没点头答应要嫁给你呢。”她羞红的双颊火烧般滚滚发烫。

  “你不是跟我一样爱死这张红眠?”

  “我承认我很喜欢这张红眠,可是,大概没有人会因为爱上对方的红眠,就跟对方结婚吧?”

  “说的也是。不过,你有没有想过?如果有一天,有别的女孩跟我睡在你辛苦组架起来的红眠,你不会吃味?”他进一步问。

  “这…”问她会不会吃味?当然会!保证会!扁听他这么问,她的心已经开始在冒酸气泡泡了。

  “话说回来,难道你不觉得跟我一起睡在你亲手一片一片组合的上,孕育我们的下一代,是一件很幸福很美满的事?”他为她勾勒一幅温馨家庭的甜蜜蓝图。

  “这…你让我好好考虑考虑。”

  “毓娴,你知道吗?自从跟你一起去吃烧饼油条喝豆浆之后,我就一直渴望未来能够天天跟你在同一张上同时醒来,然后,携手去吃早点。”

  “…”她溜转两颗逸着趣味的褐眸逡他,心里怪怪想着…怎么吃烧饼油条喝豆浆,这会儿都变成他求婚的催化剂啦?

  “…”他见她瞳子含笑,却仍不肯松口点头答应他的求婚,显然,他刚才拉扯什么红眠啦什么喝豆浆啦,并没有真正打动她的心。他懊恼的胡乱耙了耙头发,情急的低啐一句:

  “噢!去他的红眠!去他的烧饼油条豆浆!”

  他执起她软滑的小手凑至边,一亲吻她的手指头,决定老老实实供出心底最真切最浓烈的情意,他神情严肃的说:

  “毓娴,我爱你,请你嫁给我。”

  “孟哲…”不是她爱挑剔,他东拉西扯说了半天,就属这句话最中听也比较合乎一个求婚者应说该说的话。

  “毓娴,我保证爱你一辈子照顾你一辈子,嫁给我!嫁给我!嫁给我!请你嫁给我好吗?”他耍赖的嘴贴在她的耳朵,一个字一个字吹进她的感耳膜,热热的呼息搔出她心甜味。

  “嗯。”她一脸娇羞、却一脸肯定的用力点点头。

  “你点头了!你终于点头答应要嫁给我了…”他开心的抱着她欢呼,疯狂的啄吻像狂风暴雨,纷纷落在她的眉、眼、鼻、…。

  “我想,这个周末,我们一起去南庄见我爸妈,当面告诉他们这个喜讯,好不好?”

  “好!”他的吻转移阵地攻向她可爱的如贝耳垂。

  “你要记得提醒我去迪化街,买妈妈最爱吃的『佛手青梅』孝敬她。”

  “好!”她白Q软的耳垂,他光是吻还觉得不过瘾似,转而轻轻地亲昵地逗咬。

  “还有,上回我答应送爸爸一支烟斗,我想,除了送烟斗,是不是连烟丝也一并送上?”

  “当然!有烟斗没烟丝,那怎行!”他逗咬完左耳垂,换咬右耳垂。

  “孟哲…我有没有告诉你有关金水婶的故事?”

  “金水婶?”他诧异瞪眼。这个金水婶是何方神圣?有必要在他忙着跟她亲热的时候,杀风景的提出来吗?

  “金水婶是我妈妈最得力的助手,她是一个克勤克俭的典型客家妇女,不幸生了个游手好闲的懒儿子,儿子懒也就算了,居然不学好沾上毒的恶习,金水婶为了帮助儿子戒掉毒瘾,不得已跑到警局带警察回家抓走儿子。事后,母亲告诉我,就在警察把金水婶的儿子押上警车时,金水婶整个人跌坐在地上,近乎崩溃的哭得一把眼泪一把鼻涕,咳…”她说得又快又急,不小心呛咳几声。

  “小心。”他一面轻轻拍拍她的背脊,一面趁她咳得无法说话的当下,纳闷想着:奇怪?她干嘛喋喋不休猛讲素不相识的金水婶的故事给他听?哦…他想起来有一次,她不经意透她情绪一亢奋,嘴巴就会拼命讲个不停的秘密。从她刚才碎碎念的情形判断,此刻的她,一定是处在极度亢奋中,才会一直说个没完没了。

  不行!

  他得赶紧想个办法制止她再说下去,否则,万一她突然心血来,把她祖宗十八代的辉煌历史全都搬出来为他上一堂“大清兴衰史”他岂不是要从黑夜听到天亮?

  “谢谢,我感觉好多了。孟哲,刚才我说到哪?呃…我说到金水婶跌坐在地上把最后的一滴眼泪都哭干后,忽然,想起了什么似骨碌起身,冲进房间为儿子收拾几件干净的换洗衣物,踩着铁马火速赶送到警局给儿子…”

  “闭嘴。”他笑着拿鼻子努她鼻端,打断她的话。

  “什么?”她微讶的眯眼观他,她说得正起劲呢!他怎么可以那么扫兴叫她闭嘴?

  “我叫你闭嘴,因为,我好想…好想吻你。”他留意到她美丽的瞳孔窜起一小撮嗔恼的火苗,忙不迭柔声灭火。

  “孟哲…”她果然羞答答的款款垂睫。

  “唔…”两条人影缱绻厮磨,唧唧啄啄…他以热封印她絮絮聒噪的小嘴。的确是让她乖乖闭嘴的甜蜜武器。

  瞧!

  此时,不是无声胜有声吗?

  【全书完】
上一章   蔚蓝情空   下一章 ( 没有了 )
芭蕾舞娃娃蠢蠢欲动惹欲狂君节奏里的欲望浪漫星情浓情圈套挫挫美男心冷情霸君回收负心汉黑骑士与俏寡
免费小说《蔚蓝情空》是一本完本言情小说。更多好看的免费言情小说,请关注午休小说网的“完结言情小说”专栏或全本小说排行榜。
完结小说蔚蓝情空TXT下载的所有章节均为网友更新,与免费小说网(www.5xxs.cc)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