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姐怪怪的?! 第十章
午休小说网
午休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同人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全本的小说 娇妻物语 小姨多春 孽乱村医 桃色美人 荒村野性 畸爱博士 雪白嫂子 留守村庄 走村媳妇 乡野情狂 官场小说 经典名著 笑话大全 综合其它
小说排行榜 人面兽医 女友出轨 妇科医生 三人同床 惹火乡村 合家情缘 若母痴欲 残花败柳 慈母憨儿 女友故事 侦探小说 现代文学 短篇文学 热门小说
午休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小姐怪怪的?!  作者:朱纱 书号:46338 更新时间:2019-11-26 下一章 ( 没有了 )
第十章
  夜里,虫声唧唧,却掩盖不住屋内微弱的呢喃,引来有心人的偷听。

  小怜僵硬地站在门外,说不出内心的震撼,她绞紧了手绢,心惊胆战地听著屋内的声音,那一声声宛若呻的音符,一次次宛若垂死的泣喊…

  厢房里的人在干么?!

  小怜怔仲地望着手中的扫帚,忆起她的目的,原本她想假借清扫之名,进行爬之实。

  她想爬上左荆的,怀他的孩子,让他做寒府的当家。

  但如今…她呆立在原地,那暧昧的声音从左荆的屋里传来,她再笨也知道里面正在进行什么事!

  是那盅壮药发挥效用了,她懊悔自己慢了一步,便宜了范予葵…

  “不要…”

  微弱的呻声逸出,缓缓地爬入小怜的耳朵,钻入耳膜。

  “左荆…”泻而出的软软叫喊,似是无力再承受更多。

  天啊…他很鲁吗?很痛吗?!

  小怜心跳加速,感觉身体涌起一股莫名的感觉,令她脸红耳热的。

  她骇极,倏地丢下扫帚捂面而去。

  那档子事好像跟她想像中的很不一样,她不要啊~~

  玉戒指是翠绿色的。

  范予葵深深凝视著,怀疑自己有盲。

  红色?绿色?

  她不由得伸出手,在触碰到翠玉戒指的瞬间,被单下赤luo的身躯直泛疙瘩。

  它真的又变了!

  这代表她快回去了?

  喉头一阵紧缩,不,她不想回去啊。

  戒指握在手里,突然变得很沉重很沉重,沉重到让她想丢弃。

  她犹豫著,丢还是不丢?

  毕竟这玉戒是除了那套被左荆批评得一文不值的睡衣外,最后一件跟二十一世纪有关连的物品,她舍不得丢弃啊!

  范子葵的内心好挣扎,瞅著戒指好半晌,开始翻箱倒箧,不知从哪找来一条红绳,将玉戒指套入后挂在脖子上。

  如果,它本该我的,它应该了解我的心意;如果,它本该我的,那就注定要永远待在唐朝了。

  待在这里看一个朝代的兴盛衰败…

  思及此,她释然了,她该感谢它的,不是吗?

  它蕴含的魔力将她离原本的时空,回到远古的时代,体验了这段可遇不可求的经历。

  她该庆幸的,因为她找到挚爱…

  她相信,它会永远守护著她。

  浓烈的腥味伴随著浓郁的花香飘散在空中,正在六角亭内用膳的两个男人敏锐的察觉到周遭飘浮著不寻常的气息。

  “左荆,咱们终究还是得比一场。”江维恩惊的立在棘苑园的院子里,低哑的声音划破宁静的氛围,刮起阵阵寒风。

  “大师兄…”紫蝶难过的轻唤,明了他们之间的相残是避免不了的了。

  “不,没这必要。”左荆脸上罩著一层疏离。

  师兄弟一场,他不愿刀剑相向,真的不愿。

  范予葵望向左荆,明白他的为难,趁著没人注意时,握住他泛冷的大掌,让他知道她永远与他同在。

  “这事不是你说了算!”江维恩扭曲著脸咆哮。

  “那师兄的意思是?”

  “咱们来比一场,一决生死。”江维恩受够了左荆总是轻易得到所有人的心,受够了一次又一次的惨败,受够了随时会被左荆取代的可能

  没错,他一直都知道小怜是师父的女儿,知道自己只是个替代品,但他不甘心,凭什么在他为寒府尽心尽力后,要他将这一切拱手让人,凭什么?!

  “何必呢?只要师兄将东西物归原主,我就会在你的生命里彻底消失。”左荆坚定的说,他并不想动手,只想跟范予葵回太白山上过平静的生活。

  “东西?!”江维恩啧一声,从长袖里取出丝绢。“你指的是这个吗?”

  “拿来!”段桑打破沉默,定定地望进江维恩赤红的双眼。

  “哇,要就给你。”江维恩咧嘴大笑,将丝绢丢弃一旁,反正他已练成心法,不再需要这破烂的帕子。

  段桑睨了一眼被江维恩丢弃的丝绢,整个人散发著熊熊怒火。

  “怎么?学成之后就不屑要了?”

  江维恩哈哈大笑。“你很聪明,可惜却跟左荆站在同一阵线,若是认我当主子,定能一辈子享受荣华富贵…”

  段桑打断江维恩的秋大梦。

  “我没兴趣认一个将死之人当主子。”

  “你!”江维恩大怒。“不识好歹!”说完,长剑已然出鞘,整个人飞窜而出,长剑直向段桑。

  段桑轻易闪过,大掌一劈打落长剑,好整以暇的负手而立。

  “这套武功学多久了?”

  “你不必知道太多。”江维恩恶狠狠的道,赤红的眼转,反手出招。

  倏地,击向段桑的掌风硬是一转,转而袭向左荆,原来他的目标是左荆,不是段桑。

  一柄玉骨扇俐落的格开数招,左荆沉声道:“紫蝶,保护予葵,”足尖一点,跃出凉亭。

  江维恩紧追不舍,提起长剑再度挥出,划出两道凌厉的剑气,数道青光疾速闪动,直朝左荆而来。

  破风而至的寒气令左荆不由得蹙眉,一个优雅翻转下避开攻势,展开玉骨扇接下砍来的长剑。

  江维恩气极,出招更为-烈,换掌剑毫不手软,使出一招招愈加凌厉的攻势。

  段桑手持大刀加入战局,漫不经心地问道:“你在练这套绝学时,有没有觉得怪异的地方?”

  “废话少话。”江维恩不管三七二十一,见人就劈。

  虽然数招下来,他开始感到吃力,体内气血紊乱,但他仍执意战下去,倏地,他大喝一声,硬是提气转化攻势,下愈加强烈的不适感。

  段桑冷笑,挑眉看向左荆,觑了个空档,出掌打上江维恩的心口,淡道:“难道你没发现,那上头的武功心法只有一半?”

  江维恩中掌后跌退好几步,口里呕出黑血,他不在意的拭去,以长剑顶地支撑身躯,感觉全身的血快速窜。

  “不可能!”江维恩咆哮,狂地抹去不断涌出的温热。

  左荆合上玉骨扇,看着江维恩的七孔下黑中带血的体,明白段桑并没有骗人。

  “难道,你不曾想过这帕子为何只有一边破烂?”

  段桑缓缓踱到丝绢旁,弯身拾起。

  “这一半在我这儿,另一半在我父亲身上。”将丝绢对折再对折“你又以为我为何如此在意这套心法?”他看着江维恩不停渗血的眼鼻。

  “误练此心法者,轻则走火入魔,重则全身血脉逆,七孔血而死。”

  闻言,在场所有人大惊,全都望向江维恩。

  那漆黑如墨的体的是血?!

  “段桑,你救救他吧!”紫蝶终究不忍地开口道,毕竟他曾是她敬爱的大师兄啊!

  “虽然他真的很可恶,想杀左荆,但…”范予葵撇开眼,为江维恩的下场靶到难过。“如果你能帮忙就尽点力吧!”连她都不忍心了,更何况是同门的师兄妹。

  左荆睑上没有一丝情绪波动,冷冽的目光瞬也不瞬的凝著江维恩,思绪紊乱不已。

  “要我帮忙,行!那得先看他学了哪一个?”段桑双手环陶,睥睨地望着江维恩。“依我看,他练得很仓促,应是练速成,对吧?”

  江维恩怔忡地点点头,脑海里想的尽是在这关键的一刻,他居然失败了!

  他眼前一片模糊,看到的世界是黑红色的,双眼的不知是泪还是血…

  “学了速成,你就等死吧!学得愈快,死的也愈快。”

  段桑说了什么,他听不清楚,耳里充斥著动的声音,还有一个略微高元的女音…

  这决定代表什么,你应该知道才是。

  谁?!是谁在说话?

  奉劝你一句,别学,它很古怪。

  湘映吗?

  小心被它反噬。

  湘映师妹,是你吗?

  许多画面闪过脑袋,略高的嗓音转成细柔的音调。

  你爱湘映吗?

  谁?!

  不,我爱你。

  那是他的声音。

  湘映爱你,你知道吗?

  那不关我的事…她想爱谁那是她家的事,重要的是我爱你啊!

  不,他说谎…

  他说谎!

  “啊——”江维恩拚命的大叫,嘶吼的声音划破宁静的棘苑,温的血从他的双眼、口、鼻、耳朵汩汩出,顶地的长剑再也支撑不住他的重量,虚弱的倒在泥地里。

  恍惚间,他仿佛看到了湘映,她身著他最爱的红绸缎,衣袂飘飞的静立在角落,脸颊上有闪动的泪光。她在看他吗?

  她在哭吗?

  “湘映——”江维恩咆吼,呕出最后一口鲜血。

  左荆抿紧了,紧握著双拳,内心充复杂的情绪,难过、悲伤、无奈…所有过往在眼前一一重现——儿时的拜师学艺、同窗苦练、切磋武艺,到如今的愤恨不平…

  范予葵撇开脸,垂下眼睑,不忍再看江维恩狰狞扭曲的睑孔。

  说到底,是权势害人,抑或是嫉妒害人…

  十月芙蓉,晓妆如玉暮如霞。

  官道上,一匹黑得发亮的马儿载著主人缓踱著。

  “你说,紫蝶会找到湘映吗?”范予葵倚著左荆厚实的膛问道。

  在发生那样的事情后,每个人都不好受,而她则是感触良多,或许称不上悲伤,却很感慨。

  最悲伤的除了左荆外,就属湘映了…

  “很难说。”左荆足的环著她,感谢上天还眷顾他,在他失去所有的当下依然拥有她。

  “湘映不会想不开吧?”

  毕竟事情的发展远远超出预期,巨大的转变让人难以适应,包括江维恩的猝死、小怜成为寒府的当家、湘映下落不明,而紫蝶也离开寒府寻人去了,原本热闹的宅院如今只剩小怜一人主事,这是每个人都料想不到的。

  “放心,她很坚强,”左荆安慰她。

  “嗯,我相信。”她是紫蝶的妹妹啊,定有同样强的韧

  “对了,你知道段桑为何要陪紫蝶一起去寻人吗?”她神秘兮兮地问,笑得很暧昧。

  “你指的事,我晓得。”他她的小脑袋,温和的笑了,那对欢喜冤家这辈子肯定是分不开了。

  范予葵咬著瓣,目不转晴地盯著出众的他,

  明明是男人,却有著女人般的绝美脸庞,外表虽然冰冷,情感却很澎湃,是如此的矛盾,却又是如此的吸引人。

  “怎么了?”

  “没。”她漾笑,突然想到一件事。“对了,为何小怜对你的态度很…平淡?”说平淡还算婉转,应该说是惧怕,这前后的态度未免也差太多了吧?

  “我不知道。”对小怜,他一向不感兴趣。

  “好怪,之前她不是还很殷勤的炖壮药给你吃吗?怎么才一晚就态度一百八十度大转变?”该不会是被她摔青瓷花瓶的悍妇样给吓傻了吧?

  “随她怎么样都好。”别再黏著他就行。

  “是~~”她倚著他,像倚靠一座坚固的山,她心满意足地叹了口气。“其实我很庆幸来到这里,遇见了你,一起经历许多事,有了共同的记忆…”

  蓦地,一道耀眼的光芒从她口直出来,闪亮得令人无法视,直至光芒消失后,她才怔仲的抚著发热的口,沿著颈项拉出红绳,绳子上却是空的。

  不见翠玉戒指的踪迹,她呆愣半晌,扯开道:“我想,我要在这里待一辈子了,你愿意陪我吗?”

  他低头,额头抵著她的,黝黑的眸直直看进她的眼里,似要看进她内心深处般,而后他情不自的吻住了她。

  他知道方才瞬间乍现的光芒,定是发生了一些大自然无法解释的事,但无论如何,最重要的是她在这里,在他怀里。

  忽然,他感到万分庆幸,幸好那晚他在瀑布下净身,才遇见了他生命里最重要的女子…

  爱情是从范予葵坠楼的那一刻开始运转,还是在更早之前…

  你有答案了吗?!——

  全书完
上一章   小姐怪怪的?!   下一章 ( 没有了 )
花满堂恶女情初开青花釉里红恋恋检察官蔚蓝情空芭蕾舞娃娃蠢蠢欲动惹欲狂君节奏里的欲望浪漫星情
免费小说《小姐怪怪的?!》是一本完本言情小说。更多好看的免费言情小说,请关注午休小说网的“完结言情小说”专栏或全本小说排行榜。
完结小说小姐怪怪的?!TXT下载的所有章节均为网友更新,与免费小说网(www.5xxs.cc)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