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宠可人儿 第十章
午休小说网
午休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同人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全本的小说 娇妻物语 小姨多春 孽乱村医 桃色美人 荒村野性 畸爱博士 雪白嫂子 留守村庄 走村媳妇 乡野情狂 官场小说 经典名著 笑话大全 综合其它
小说排行榜 人面兽医 女友出轨 妇科医生 三人同床 惹火乡村 合家情缘 若母痴欲 残花败柳 慈母憨儿 女友故事 侦探小说 现代文学 短篇文学 热门小说
午休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专宠可人儿  作者:朱苓 书号:46346 更新时间:2019-11-26 下一章 ( 没有了 )
第十章
  当沈拓进门时,发觉到室内没有他所熟悉的晕黄灯光,一片黑暗的室内带给他的隐隐的心绪不宁。

  “芹儿。”他扬声呼唤她的名,却得不到任何回应。

  沈拓打开了室内的灯光,走到厨房搜寻她娇丽的身影,却发现空无一人,他的心上在霎时间蒙上一层霾,令他加快了步伐走向卧房。

  当他打开卧房的灯光时,乍然只见一个纤弱身影躺在上,由她平稳的呼吸中可以得知她正陷入沉睡之中。

  他松了口气,缓缓朝上人儿走近,望着她那不设防的天真睡颜,他足地扬起温柔笑容,情不自地伸出手抚摸她柔的脸颊,这才猛地发现她红肿的双眼。

  她哭了?!

  掩不住对她的心疼,看来她还是担心自己母亲在美国的那场大手术,所以才会让她独自啜泣,而他却浑然未觉她的伪装坚强,就这样离开她到公司去了。

  他真是不应该!

  “嗯?拓?”他的触碰惊醒了她,一张开眼见到她所心爱的男人,干涸的眼眶又迅速蓄

  “拓!”她猛地起身紧紧圈抱住他的身,她好爱、好爱他!要离开他是多么令她伤心绝。

  可是她不能破坏他的幸福,他应该拥有那位美丽卓绝的子,他的世界一直都是她这个平凡人高攀不起的,她…她应该祝福他才对。

  “怎么了?今天你怎么这么热情?平常你可不会主动抱我的喔!”他的芹儿一向害羞得紧,从未主动向他表示热情。

  甄芹紧紧圈抱住他,只想记住拥有他的此时此刻,好作为她永久的珍藏回忆。

  “对了,你这个傻丫头是不是又哭了?”他轻柔地抚摸着她的脸颊,一双红肿的眼让他顿生怜惜。

  甄芹将脸紧贴着他的腹部,感受着他的热度。“我只是担心…

  “担心手术?”沈拓拉开她的双手,坐上沿与她面对面。“你放心吧!你母亲的手术成功了,脑中的血块已经顺利取出,接下来只要好好休养就可以了。”

  “真的?”她简直无法置信所听闻的消息。“你没骗我?”

  “骗你干什么?”他轻捏一下她的俏鼻。“这是强森医师特地打电话通知我的,现在脑中的血块已经取出,那么康复的日子就指可待了。”

  “嗯。”她已经分不清现下又悲又喜的情绪了。

  喜的是母亲终于熬过这一关了,悲的是,她即将离开眼前这个她所爱的男人…

  “现在你放心了吧?”他也松了口气。“我的肚子饿,可是餐桌上却没有你亲手煮的晚餐,看来我们今晚到外头去吃饭吧!”

  沈拓才刚刚要起身,却发现一只小手扯着他的西装外套不放。

  “芹儿,你怎么了?走,我们一起出去吃饭。”

  甄芹摇摇头。“我不要吃饭。”抬起一张含羞带怯的美颜,眼底转着盈盈柔光。“拓…我…我现在只想要你…”“你说什么?”沈拓讶然地睁大双眼,以为自己的听力出了问题。

  甄芹掩不住一张烧红的俏颜,眼眸却闪着坚决的意念。“拓,我想要你,你不想我吗?”

  “你…”他实在太讶异了。“笨丫头,我怎么可能不要你…”他一把攫住她的樱,双手快速地下身上的西装外套,稔地为她卸去身上的束缚,强力的舌尖顺利进占她的口中,狂情恣意地品尝她的甜美…

  ?

  “找不到人?你们是白痴还是死人?找不到就继续去给我找!”沈拓怒气腾腾地摔上电话,他请的私家侦探个个都是废物!

  他整个人因为甄芹的乍然失踪而感到心烦意不已。

  两个礼拜了,甄芹失踪已经两个礼拜了,她人究竟上哪儿去了?为什么就这么没声没息地离开他?

  “可恶!”他重重扫落了桌面上的文件,怎么想也想不通甄芹为何会离他而去?

  他们不是一直都相处得很愉快吗?为什么她会选择在这个时候离开他?他做错了什么?让她毅然决然地离开他?

  他不懂!真的不懂!

  犹记得那一夜她的大胆主动要求,所以他们共度了一个前所未有的情夜晚,但隔天当他带着心的愉悦回家时,却遍寻不着她的身影。

  他等了又等,足足等了一天一夜,这才肯接受她已经离开的事实,而更令他感到困惑的是,她所留下的一张纸条——

  谢谢你给我的美好回忆

  “混帐!”他痛咒一声,儿摸不透她那颗小脑袋究竟在想什么,什么美好回忆?她真的就这么狠心离开他,连一个解释也没有?

  “为什么?为什么?”这个问题他问过自己好多次,但是他就是无法理出一个答案来。

  “天啊!”刚踏进办公室的莉莉见到室内一征凌乱的模样,不了一口气。“这里究竟是发生什么事了?拓?”

  一见到她那俊逸多金的情人,便忙不迭地扭朝他了上去。“拓,你怎么变成这样?”

  她印象中的沈拓一直都是高高在上、气势凌人,但是现在她所见到的沈拓却失去了令她醉的威望风采。

  沈拓轻轻往她身上一扫,语气冷淡地随口问:“你怎么会来?”

  “拓,我来当然是因为你啦!”她娇声娇气地来到他的身边,纤纤小手抚上他坚实的膛。“你好一阵子都没来找我了,我想你嘛!”

  沈拓一把扯下她那只在上游移的手,对于她的蓄意挑逗一点感觉也没有。“你走吧!”

  “走?”莉莉惊讶地张大双眼。“拓,我有没有听错?你居然叫我走?”

  “对!你没听错,你现在马上给我离开!”他的心思全绕在甄芹的身上,其他的女人根本无法引起他半丝注意。

  “拓…”莉莉不依地跺脚,双手不死心地再上他的颈项。“你怎么对人家这么无情呢?我知道你现在正在气头上,就让我来为你消消火…”

  沈拓气愤地一把将她推倒在地,再也无法保持风度。“滚!给我滚!我不想再见到你!”

  “拓…”莉莉被他这副模样给吓傻了,一脸惊慌失措,不知该如何是好。

  “莉莉小姐,总经理都叫你滚了,你还不快走?”沈望抱着文件转进办公室,刚才所发生的情况她在外边都早已听得一清二楚。

  莉莉望了眼沈拓,再看了看身后冷然的沈望,便心不甘情不愿地扭头转身离开。

  看见莉莉离开的身影,沈望相信这辈子应该都不会再见到她了吧?

  “大哥,你是怎么回事?”她拧眉瞥见散落一地的文件。“不过是个女人嘛,反正她走了,你还有其他的女人可以取代啊!”她万万没想甄芹的离开,竟然会把一向冷静的大哥给到发狂的境界,这两个星期来,她将大哥的痛苦、心焦都一一看在眼底,也顿然发觉到大哥俨然是个爱情大白痴。

  “不一样,芹儿她跟其他的女人不一样!”他朝着小妹低吼回去。

  “是吗?”沈望一挑眉。“那么说来听听她是哪儿不一样?”

  “她…”被小妹这么一问,他反倒是答不出来了。

  沈望轻睨他一眼。“女人嘛,对你沈拓而言只是件衣服,何必这么生气呢?反正你又不爱她,找她回来是为了什么呢?”

  小妹的话直接切入问题的重心,为什么死心蹋地寻找甄芹的下落?其实答案只有一个,那就是他爱她啊!

  就是因为爱她,所以他才对她的离开感到伤心愤怒,但是却也因为她的骤然离去,他才发觉到对她的爱意早已深植于心。

  沈望细心地观察大哥脸上的每一分表情变化,罪恶感开始在心底蔓延,万一大哥斩钉截铁地告诉她他爱甄芹,那她岂不是玩完了?

  沈拓脸上布了错纵复杂的表情,只见他重重地叹声气。“我爱她,我爱上了她,可是她却离开我了…”

  晴天霹雳!沈望仿佛见到了自己惨淡无光的未来,如果被大哥知道是她为了报复他的“爱护有加”故意把甄芹给走的,不知道他会如何惩罚她?

  想到这儿,她不冷汗涔涔。“大哥,你放心好了,难得你会爱上一个女人,我…我会尽我的力量帮你把她找回来。”

  沈拓狐疑地瞧她一眼,不解这位宝贝妹妹何时变得如此热心,但是此刻此刻因疯狂地思念着离他而去的人儿,所以并不将这些异状放在心上。

  沈望赶紧退出办公室,开始为自己的恶作剧感到后悔至极,谁知道大哥会真的爱惨了甄芹呢?就因他从未表过有意,所以她就以为甄芹跟其他的女人一样。

  现在…现在她得赶紧弥补她所犯下的过错才行,而且为了确保不被处罚,她一定要比大哥早一步找到甄芹,一定要!

  ?

  两个月后。

  “你的牛。”江葳琦递了杯温牛给呆坐于上的甄芹。当她在自家门外发现她时,她真的被甄芹那副落寞的神情给吓了一大跳。

  她所认识的甄芹一直是那样的单纯文静,将近一年不见她,她骤然间的转变真是让她吃了一惊,而且更为吃惊的事还在后头。

  江葳琦冷淡地瞥了好友一眼。“你肚子里的小孩是那个男人的?”

  因当初她扶起好友进入家门,还来不及劈头向她开骂她的无情无义时,没想到甄芹竟当场昏厥过去,幸好当医生的三哥适巧放假在家,这才能好好为她检查身体,结果这个检查结果反倒是吓傻了她。

  甄芹默默无语,小口小口地轻啜着温牛,不知该如何回答好友尖锐的质问。

  在走投无路之下,她想起了为人豪的好友江葳琦,便在无意识的情况下自动来到了江家…

  甄芹知道她很对不起葳琦,这个真心为她着想的好友,但是她不希望把好友牵扯进她的悲惨遭遇之中,她决心对自己的人生负责。但至于肚子里的孩子…他来得太突然,简直让她不知所措。

  “你还是不愿意告诉我,孩子的父亲是谁?”江葳琦真杨摇醒她那颗笨脑袋。“如果你不说的话,那好,明天我就登报寻你肚里孩子的爸爸。”

  “葳琦,不要!”甄芹紧张地制止她,因相信她绝对是会这样做。

  “那就乖乖告诉我实话,否则…”她半眯星眸。“我可不会原谅你的无情无义、没良心!”

  甄芹一脸无辜地垂下眼睫,她知道好友是刀子嘴、豆腐心。“孩子的父亲你也曾经见过。”

  “我见过?是谁啊?”她脑中开始搜寻她见过的男脸孔。

  “就是毕业典礼那一天我们撞到的那个男人…”

  “那个男人?”江葳琦一脸疑惑,直到她忆起了那张冷峻的男脸孔,莫不诧异地发出惊叫。“你跟那个男人?有没有搞错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你跟他…”

  江葳琦呆住了,怎么也想不到甄芹会跟那种男人扯上关系,她连忙坐到沿。“说吧!把你经历的一切都告诉我,否则我绝不饶你!”

  甄芹面苦笑,就知道她一托出真相时,葳琦一定这般反应。

  接下来的时间里,甄芹手捧着温热的牛,缓缓地将这近一年来的遭遇向好友倾吐道出——

  ?

  “对不起!对不起!”

  沈望一脸愧疚地半跪于甄芹身前,不断地向她低头认错。“我真的只是为了整整大哥,所以才假装是他的未婚骗你,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沈望这下不得不承认幸运女神是眷顾她的,她想比大哥早一步找到甄芹的下落,但又不知从何找起,结果大学时代同学的一通电话为她带来了无穷的希望。

  同学八卦地告诉她,文学系的某位同学曾堕入风尘,进而成为炙手可热的红牌小姐…她越听越觉得熟悉,在一番追问之下,这才知道甄芹跟她是同校不同系的同学。

  当晚她捧着毕业纪念册,抱着电话打遍了文学系所有同学家中的电话,直到她找到了江葳琦,这才从她口中探得甄芹的下落。

  沈望连夜赶到江家向甄芹解释、认错,但只见甄芹一脸沉滞的模样,她不冷汗直,难道她不相信她的解释?

  “甄芹,我说的话都是真的,我跟沈拓真的是兄妹,如果你不信的话,没关系,我把户口名簿都带来了。”说完便从皮包中拿出户口名簿来,小心地摊开于甄芹眼前。

  在一旁看好戏的江葳琦在听闻沈望带来户口名簿时“噗”一声,几乎将一口汽水出,这年头居然还有人这么宝,居然还专程带来户口名簿证明自己的身份?!”

  沈家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家庭啊?

  “葳琦。”甄芹责难地望了好友一眼,因人家可是很诚恳地在向她道歉且解释一切啊!

  江葳琦连忙隐去边的笑容。喂,沈小姐,你大哥爱不爱甄芹啊?”

  “爱,当然爱!”沈望忙不迭地点头。“如果他不爱她的话,他怎么会每天都对那些征信社人员发脾气?况且他也亲口向我坦诚过,所以我才想要比他先找到甄芹,赶紧解释这一切都是我整大哥的恶作剧。”

  “喔。”江葳琦轻应一声,想必沈拓这个家伙一定常常“荼毒”妹妹,才会惹得妹妹对他心生不,进而对甄芹做出这些事。

  “甄芹。”沈望一脸热切地握住甄芹纤手,决定将所见的事实夸大几分。“我求求你、拜托你,回到大哥的身边吧!你都不知道他已变得非常暴躁易怒,接近他的人都只会讨得一顿骂。自从你离开他后,他就天天拿身边的人开刀,要不是他还顾及我是他的亲妹妹,只怕我的下场也跟那些员工一样。”

  “真…真的吗?”沈拓不但在乎她而且爱她?她真的可以相信吗?

  当她听见沈望的种种叙述时,她的心就不由自主地飞到沈拓的身边,好想为他拂去那些恼火、怒气,好想回到他的身边享受他的怜爱,可是…

  沈拓从未向她表示过什么,虽然沈望不断说沈拓爱她,但是她可以相信心高气傲的他会说出对她的真心情意吗?

  “当然是真的,不信你亲自走一趟公司不就得了,只是…”沈望垮下一张俏脸。“可不可以请你宽宏大量地原谅我的无知之举,还有…也请你不要把我走你的事告诉大哥?”

  “可以!”江葳琦一口替好友答应下来。“只要你帮我们一个忙,甄芹绝对不会跟你计较这点小事。”

  与甄芹相四年,她那点小心思早就被她猜出来了,此刻,她的心早已不争气地飞回沈拓的身上去了,只是女人嘛…总想亲耳听见心上人的一句真心爱语。

  这一个小小的要求并不过分,所以要让沈拓说出他对甄芹的爱,那么就非得借助沈望的帮忙及合作了。

  “没问题!当然没问题!”只要能够让未来恢复原有的灿烂光明,不管是什么要求,她沈望绝对配合到底。

  尾声

  沈望在门边探了探,不意地见到大哥又重重地摔上电话,扯开嗓门不断数落着那些征信社的办事效率!

  她隐去了边的贼贼笑意,眼角余光转向站在办公室门外的江葳琦及甄芹,在她们的注视之下,抱着文件进入办公室,并将文件往桌面重重一放。“大哥,拜托你振作一点行不行?你这种样子教人看了就有气。”

  “那你就别看!”沈拓火气颇大地回冲。

  大哥,我不是劝过你了吗?女人嘛!再找就有了,干什么一定非要那个甄芹呢?”沈望假装劝道。

  “沈望,你再给我说一句不中听的话,我就把你踹出去!”沈拓十分火大。

  踹她出去?那怎么行,要踹也要等她把话套出来才行。“大哥,请息怒,我说错话了,请你原谅我。”

  沈拓淡淡地瞥她一眼。“你到底有什么事?没事就快滚!”

  滚?!大哥对她这个小妹当真是越来越不客气了。“大哥,我只是好心想劝你看开点,你知不知道现在公司上下每一个人都害怕见到你耶!”

  “那叫他们从明天起都不要来上班好了。”他才不管底下员工的死活,一心只惦记着离开他两个月的心上人。

  “大哥,求求你别发神经了。”她无力地哀叹一声,接着又不得不继续地冒死捻着虎须。“反正天下间的女人多的是,再找另外一个不就行了。”

  “我偏不!我就偏偏要定甄芹!”他狂傲地发出宣告,失去甄芹的打击让他愤怒已极。

  “你只要定她?为什么?”沈望佯装一脸的不解。

  沈拓没好气地瞪她一眼,暴躁之气表无遗。

  “什么呀?”沈望仍是一脸讶异。“原来你来真的啊?上次我以为你只是随口说说…”

  “沈望!”沈拓火大地狂吼“什么随口说说!这次你给我仔仔细细地听清楚,我要的女人就只有甄芹一个,我爱她!你听清楚了没有?”

  沈望满意地点点头。“我听清楚了,而且非常非常清楚,可是我记得你的身边好像还养了几位情妇…”

  “没有了,打从恋上她后,我身边一个情妇都没了,就连莉莉都已经被我赶走,现在我的身边真的是一个女人也不留了…”一股无力感爬上心扉,甄芹究竟人在哪儿?

  “大哥,你对甄芹是真心的?”沈望不死心地追问。

  沈拓一脸颓丧。“如果对她不是真心,我又何苦为了她离开而发狂…”

  沈望终于放松了口气,总算不负江葳琦所托,她故作神秘地唤他一声:“大哥…”

  “干什么?”沈拓低喃,神情已是一片落寞。

  沈望哼出一连串中大奖的音乐。“大哥,你朝思暮想的人在这儿呢!”

  沈拓猛一抬头,便见到他所思念的人儿正忸怩不安地站在办公室门口,身边多了一位他感到似曾相识的女孩。

  “芹儿。”一时间沈拓慌了手脚,没想到他找寻多的人儿竟自动出现在他眼前,他从座椅中猛然跳起,一个箭步朝她奔去,忙不迭地将她纳入怀中。“你上哪儿去了?你知不知道我一直在找你?”

  甄芹还沉浸于他所吐的真心爱语的喜悦之中,只是轻轻靠在他的怀里,贪婪地汲取他的刚气息。“拓,我好想你。”

  离开他?她怎么会傻得想离开他呢?她是如此爱他、恋他,他就等于是她的空气、她的水,离开他之后她也根本无法存活下去。

  眼见被她一手拆散又再度相聚的爱侣,沈望着实松了口气,幸运女神真是太感谢你了。

  “喂,我想你应该感谢一下我。”江葳琦看着他们拥抱的恩爱模样,冷冷地出声提醒自己的存在。

  “拓,她是我的好朋友,江葳琦。”对于这位好友,甄芹真是有说不出的感激,若没有她的主意,她不会亲耳听见沈拓对她的真情爱意。

  “你好。”沈拓的眼光未曾离开甄芹的身上,对江葳琦只是淡淡地虚应一声。

  江葳琦蹙起了眉头,怎么看也不觉得沈拓有何过人之处,为什么这样的男人会让甄芹这个笨丫头爱他爱得要死呢?

  “你…”沈拓的眼光开始产生疑问,因这陌生女子充英气的脸庞,实在令他产生了模糊的熟悉感。

  看穿他眼中的疑惑,江葳琦好心地为他解释。“我曾经见过你一面,就在我跟甄芹毕业典礼的那一天。”

  沈拓忆起了那一天的初遇,怎么想也想不到当初巧撞的人儿,会变成今天他最心爱的女人。

  “沈先生,站在好友的立场上,我希望你以后能好好对待甄芹,千万别让她再受到一丝伤害,否则我第一个不饶你。”江葳琦无惧于沈拓的威严气势,高声地说。

  “我知道,我会好好对待甄芹的,你放心好了。”他紧紧拥抱着失而复得的佳人,心中充了对上苍的感谢。

  瞥见他紧抱甄芹的手臂力道又加重了几分,江葳琦紧张地发出警告:“你别搂甄芹那么紧,小心伤到她肚里的小孩。”

  轰然一声,江葳琦在顷刻间投下了一颗炸弹,当场炸昏了沈拓的神志以及一脸深思的沈望。

  “孩子?”沈拓不由得松开了拥抱她的手劲,目光直往甄芹腹上打转,脑中一片空白。“孩子…芹儿,你有我的孩子了?”

  甄芹娇羞不已地轻轻点头。“已经有两个月了,原本我也不知道肚子里已经有一个小生命,是葳琦的三哥帮我做了详细检查,我才知道自己怀孕了…”

  沈拓怔忡了好半晌,无法从惊讶中醒悟过来,直到他对上甄芹柔情万千的眼眸,才傻愣愣地发出笑声。“孩子…我有孩子了…”

  当他反应过来时,兴奋喜悦之情占了他的心,一把抱起甄芹快乐地转圈圈,嘴边不断地发出呼声。“我要当爸爸了!我要当爸爸了…”

  “喂,沈拓,小心甄芹肚里的孩子啊!”江葳琦紧张地提醒。

  沈望则愣愣地望着大哥及未来嫂子。“天啊,我要当姑姑了…”

  处于一片兴奋喜悦中的沈拓停止转圈,轻抱起心爱的佳人,脑中已有一连串的计划。

  “芹儿,我们结婚!在你肚子还没大起来之前,我们一定要先结婚,我要帮你订购世界上最美的婚妙,我要给你一颗最美丽的钻戒,还有还有…我一定要举行一个盛大的婚礼,我要让大家知道你是我沈拓的子…”

  听着沈拓细数的计划,甄芹甜蜜地靠在他的膛中,漾于心的是她所期盼的幸福,她的爱终于得到了他的回应,这一切一切都让她心满意足。

  “对了,对了,我们还得到美国去接你妈回来参加我们的婚礼,现在的公寓不适合一个家庭,我得再找间更大的房子才行…”

  听着他与平常回异的紧张唠叨,甄芹不加深了边的甜甜笑意。

  “哇,怎么这么热闹?”听闻近来表哥沈拓心情不佳,前来一探究竟的邵烨,却见到异常热闹的场面。

  沈拓一见到表弟,立即骄傲地向他介绍:“邵烨,她是甄芹,我未来的子。”

  “子?!”邵烨张大了嘴,没想到沈拓要结婚了?!

  看着沈拓抱着娇一脸幸福的模样,教他也不心生羡慕起来,只是结婚啊…他还是得考虑考虑。

  不过,现在连沈拓都要结婚了,看来家中两老更是不会放过这个机会全力轰炸他。

  江葳琦眼看着好友找到了此生的幸福,不为她感到欣慰高兴,只不过她怎么看还是瞧不出沈拓究竟有哪里好?

  恐怕他的过人之处也只有爱他爱得死心塌地的甄芹才知道喽!

  一脸灰心的邵烨已经做好被两老炮轰的准备,而眼睛一瞟却见到了上次令他印象深刻的呛美眉,当下立即上前表出对她的兴趣。“小姐,你好,我是沈拓的表弟,我叫邵烨,不知道我有没有那个荣幸请你喝咖啡。”

  江葳琦冷冷地瞪他一眼,顿然想起了与这个男人的一面之缘,面对他有礼的邀请,她很不给面子地一口拒绝。“我不喜欢喝啡咖。”说完便帅气地转身离开。

  “喂,小姐…”邵烨不死心地追了上去,没想到他所向无敌的魅力在她面前居然失效,这实在太伤他的自尊心了。

  看着邵烨被江葳琦不给面子的拒绝,沈望掩嘴偷笑出声,看来下一个要坠入爱情漩涡当傻子的第二人选已经出现了。

  —全书完—
上一章   专宠可人儿   下一章 ( 没有了 )
偷欢可人儿爱火烈爱心痕蜜桃恋人芳心错爱红色迷惑盲目爱人小姐怪怪的?花满堂恶女情初开
免费小说《专宠可人儿》是一本完本言情小说。更多好看的免费言情小说,请关注午休小说网的“完结言情小说”专栏或全本小说排行榜。
完结小说专宠可人儿TXT下载的所有章节均为网友更新,与免费小说网(www.5xxs.cc)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