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上酷男 第十章
午休小说网
午休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同人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全本的小说 娇妻物语 小姨多春 孽乱村医 桃色美人 荒村野性 畸爱博士 雪白嫂子 留守村庄 走村媳妇 乡野情狂 官场小说 经典名著 笑话大全 综合其它
小说排行榜 人面兽医 女友出轨 妇科医生 三人同床 惹火乡村 合家情缘 若母痴欲 残花败柳 慈母憨儿 女友故事 侦探小说 现代文学 短篇文学 热门小说
午休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恋上酷男  作者:重欣 书号:46351 更新时间:2019-11-27 下一章 ( 没有了 )
第十章
  半晌,他止住笑,无视于她一脸的惊诧,拿起项炼重新帮她戴上。“重要的东西自然该送给重要的人,你说是吗?”

  “嗯。”这点她同意,她之所以将项炼还给他也是这个原因。

  “所以这条项炼自然该送给你。”他双目盈款款深情。对他这种木讷寡言的人而言,这样说该是最深情的告白了,偏偏就是有人不懂。

  “为什么?”难道他未来的子就不重要了吗?

  “意思就跟你常爱做东西给特定的某个人吃一样。”鸿语耐心的解释著。他冀望有一天她的心也能像虫一样破茧而出,幻化成一只美丽的蝴蝶飞进他的心。

  “呃?”她爱做东西给他吃是因为喜欢他,这么说,他把这么重要的东西送她也是因为…“想通了吗?”

  她惊叫“你喜欢我?”她的心头顿时感到甜孜孜的。鸿语喜欢她耶!

  “想明白了就好。”他紧紧地将她揽进怀里,让她更贴近他的心。“听得到它的声音吗?”

  “什么声音?”她傻傻地问道。

  “心跳声。”他嗓音低沉。

  “嗯。”晓汲的脸红得跟蕃茄一样。她的心因贴触在他的口而狂跳不已。

  鸿语执起她柔软的手贴在他的心口上。“我从来没有真正感受过它的存在,现在它却跳得这么真实,你知道为什么吗?”

  她茫然地摇摇头。

  他突然捧住她的脸,深邃的眼眸凝视著她“傻瓜,因为你啊!怎么你就是不明白呢?”他讲完最后一个字时,吻也落在她的红上。狂吻著她的红,他的情不自在她的颈之间游移著,洒下细吻。

  原以为自己可以等,然而愈发的等待才知道自己有多么的渴求,想要她的程度超乎他想像,就不知道他还能按捺多久。

  “这些天我有重要的事要办,你好好待在家,别跑。”他轻吻她的耳轮,低喃道。

  “呃?”晓汲被挑逗得娇不休,脑子昏昏沉沉的,根本听不清楚他的代。

  “等事情告一段落后,我就到你家提亲。”反正她迟早都是他的人,倒不如先把她绑在身边,然后再让她慢慢地体会他的用心与深情。

  “哦…什么…提亲?”简单的两个字轰得晓汲原就不清楚的脑袋更是一片空白。

  “嗯,细节我们可以再讨论。”鸿语专断的道。她的反应他并不满意,至少她该高兴得主动吻他。

  “你的意思是…你…要娶我?”她愣愣地问。

  “项炼都在你脖子上了,还会假吗?”鸿语失笑。这丫头的表情还真是千变万化,教人永远也瞧不腻。

  “这样好吗?”事情来得突然,她有点心慌。

  “当然好,我是个严谨而且有条理的人,而你是个不懂得照顾自己的糊涂蛋,除了我之外,谁有资格当你的丈夫?”

  “可是除了烹饪之外,我一无是处,有我这种老婆你不会觉得丢脸吗?”这是实话,能成为他的子简直就像作梦一样,但她也不能不为他著想啊!

  他轻捏她的粉颊“又说傻话了!天生我材必有用,世上没有人是真正一无是处的。就算在别人的眼里,你真的一无是处,但在我眼中,你就是一块无价的珍宝,让人捧在手心就想呵护的宝贝。”

  晓汲惊喜得拭去因感动而滑落的泪水,从来就没有人这样形容过她。“语,我好喜欢你哦!”“这句话早就该说了。”他动容的再次吻上她的瓣,低语道:“我很高兴你终于开窍了。”

  “晓汲,走,我们去挑礼服!”鸿欣跑进晓汲的房间,拉著她便往外走。

  晓汲愕愣地瞠大眼“挑礼服?”这么快!昨天鸿语才说要娶她而已,今天就要挑礼服了吗?

  “是啊!”鸿欣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再过几天就是一年一度的贵族宴会了,到时候大哥一定会邀请你成为他的舞伴,没有一件像样的衣服怎么行。”

  “贵族宴会?”晓汲莫名其妙。

  鸿欣一路拖著她下楼“你放心,有我这个军师在,我保证到时一定可以让你把我大哥得神魂颠倒。”

  “可是语并没有说要带我出席啊!”这样贸然的行动似乎不太恰当,说不定语另有打算。

  “咦,大哥还没跟你说吗?”鸿欣惊讶地看着她。

  晓汲摇头。

  “这就怪了,宴会请帖都发了啊!”鸿欣喃喃自语。

  晓汲没什么心机地笑了笑“没关系,其实不去参加宴会也不会怎么样啊!再说那样的场合也不一定适合我嘛!”太过正式的场合容易让她紧张,到时只会给语添更多的麻烦而已。

  “晓汲,你在说什么傻话啊!你知道贵族宴会对贵族的意义吗?”

  “对不起,我…”晓汲不好意思地低下头。她真笨,什么都不知道,尤其是对语周遭的事,她更是一无所知。

  “你不是贵族的人,也难怪你不知道贵族的传统。”不过现在由她来告诉她也不迟啦!“你知道吗?凡是能和贵族一起出席贵族宴会的女人,通常只代表一个意义。”

  “可以告诉我吗?”晓汲认真聆听,生怕遗漏一丝一毫,内心迫切想知道有关鸿语的一切事物。

  “依贵族的旧例,只要能同贵族一起出席贵族宴会的女人,就等于被宣告是贵族的子,换句话说,只要你能和我大哥一同参加贵族宴会,那你就是我的大嫂了。所以说,这一次无论如何你一定要出席。”

  “是这样吗?”为什么她从来没有听语提过?

  “当然是!”突如其来的回答打断她们的对话。

  “青大哥!”鸿欣欣喜地叫出声。

  “难得两位小姐都在,看来今天日子不错哦!”青观神采奕奕地走进客厅,道:“阿欣,怎么没有同伯母一起出去逛街?”

  “人家今天是特地把时间空下来,准备陪晓汲去选礼服的。”谁知大哥根本没有告诉晓汲宴会的事。

  “是吗?我看你是白费心机了,鸿语根本就没有邀请晓汲参加贵族宴会。”青观了然的道。

  “哇!青大哥,你真是神算耶,一猜就中。”鸿欣崇拜地看着青观,眼神闪闪发亮。

  “这是当然。”青观出得意的表情。

  “那你知道大哥为什么没有邀请晓汲参加宴会吗?”鸿欣更进一步的问。

  “我当然知道!怎么样?想知道吗?我可以告诉你们哦!”青观瞥向晓汲。

  “当然想啦!青大哥就不要吊我们胃口了嘛,赶快告诉我们啦!”鸿欣抢话。

  “你呢?你想知道吗?”青观别有深意地对著晓汲问道。

  “我…”晓汲觉得为难。她当然好奇,只是对答案感到害怕,说穿了就是对自己没什么自信。

  “告诉你们也无妨,鸿语之所以没有邀请晓汲参加宴会,其实是因为他已经邀请别的女人了。”青观故意扭曲事实。

  “这怎么可能?”鸿欣不可思议地道。

  “帖子都发了,还有假的吗?”青观边说边观察晓汲的反应。

  “大哥怎么可以这样?他已经有晓汲了,怎么还可以去勾搭别的女人,太过分了!”鸿欣气极了。“晓汲,我们走!”

  “去哪里?”她不明白欣姊姊为什么这么生气,虽然她心里也觉得有点酸,有点难过。

  “废话!当然是去找我大哥算帐啊!”鸿欣为晓汲打抱不平。晓汲就是太善良、太单纯了,才会被大哥欺负,吃了亏还不知道要反击。

  “有必要吗?”语又没有做错什么,欣姊姊的反应好像太大了吧!

  “晓汲,我刚才同你说的话,难不成你都忘了?”鸿欣质问。

  “我没忘啊!”“既然没忘,那你不怕那个水性杨花的女人把大哥抢走吗?”

  见鸿欣气得口不择言,一旁的青观不得不说话了“咳…阿欣,事情或许没有你想的严重。”

  “是啊!我想语应该有他的理由吧!”晓汲亦替鸿语讲话。

  “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在替大哥说话!”搞了半天,只有她一个人在干着急,人家女主角根本不在乎。“算了,我不管你了啦!”

  “欣姊姊…”晓汲看着鸿欣气呼呼地跑出客厅,心里既难过又内疚。她知道欣姊姊是在为她不平,但她只是想试著去相信语,更何况以她的条件根本配不上语,如果他能有更好的选择,为什么不让他去追求呢?

  “让她去吧!”青观出声。

  “可是…”晓汲实在不放心。看欣姊姊方才的样子,似乎真的很生气。

  “没关系,阿欣的脾气一向来得快、去得也快,你不用担心。”青观安慰道。

  真的没关系吗?对她而言,鸿欣就像是她的亲姊姊一样,她不想因此而失去她。

  “放心吧!”青观对她微笑,说道:“坦白说,你还真是出乎我意料之外,我原以为你会因此而大哭大闹咧!”

  “呃?”她不懂他的意思。

  青观接著道:“本来我还一直不能理解鸿语为什么会选择你,现在我终于明白了。”

  “对不起,我不懂你的意思…”晓汲觉得不好意思。贵族说的话似乎都很难懂,语有时讲话也是这样。

  “听不懂没关系,你只要相信鸿语就行了,我想他会给你一个满意的解释。”

  “嗯。”“李先生专程把我找来,不知道有什么吩咐?”江易平尊敬地问。

  “你知不知道再过几天是什么日子?”李升明表情恻恻的。

  “如果没有生变,三天后应该是贵族世家举行贵族宴会的日子。”

  “没错,三天后的确是贵族世家举行贵族宴会的日子,届时贵族的人员与一些知名的企业家都会应邀参加,宏硕也在邀请名单之内。”

  “李先生的意思是…”

  “到时我也会陪同俞静-出席,我要你善用这一次的机会。”李升明冷然道。他之所以留著这条老命,为的就是要亲眼目睹龙拓那个臭小子的死状,现在机会来了,他岂会轻易错过。

  “这…”江易平出为难的神色。贵族的防卫一向严密,莫说要在众目睽睽之下杀人,该怎么携械进入会场就是一个天大的难题了。

  “怎么?有困难?我还一直以为你们是国内最顶尖的杀手。”李升明讽刺道。

  被李升明这么一说,尽管真不可行,但为了顾及颜面,江易平亦不得不答应“这是当然。您放心,这一次我们一定可以顺利完成任务。”

  “最好是这样。该怎么做由你们去计画,我只要求到时能让我亲手杀了龙拓。”

  “是。”

  鸿语凝望着正在厨房忙碌的身影,细肩柳,让人舍不得移开目光。

  “晓汲。”

  “语!”晓汲蓦地回头,扑进他的怀里“你怎么有空回来?”两天没有见到他,她好想他哦!

  “回来看你。”他柔情地望着她。

  “你特地回来看我?”晓汲讶然地张大嘴。

  “嗯。”他扯开一抹笑容,永远也看不够她那千变万化的表情,清澈明亮的杏眸里盛醉人的光彩,教他如何不动心。

  “真的吗?”她不敢相信地再问了一次。

  “我都站在你面前了不是吗?”

  “想不到你会专程回来看我。”晓汲好感动。她听说这几天他为了公司的事,忙得连睡觉的时间都没有。

  “怎么哭了呢?”他温柔地替她拭去脸上的泪,玩笑似地道:“你就像个关不紧的水龙头。”

  “人家太感动了嘛!”

  鸿语蓦地顿了一下,为她的话感动不已。

  不过是一件简单的小事就能把她感动得一把鼻涕、一把眼泪,这样单纯、真情的好女人,令他感到窝心,让他爱她爱到骨子里,管不住自己痴恋她的心,这辈子他是不会放开她了。

  “对了,你再等一下,晚餐马上就准备好了。”

  “不急。”他握住她的皓腕,将她拉回怀里。

  “可是…”晓汲不放心地看着还没有下锅的青菜。还有几道菜还没烧好呢!

  “陪我说话。”他霸道地说著,搂著她往客厅走去。从没想过惜言如金的他,竟然也会有著女人聊天的一天。

  “好啊!要说什么?”她笑道,觉得现在的语好像小孩子。

  “你想说什么就说什么,两天不见,难道你没有话要同我说吗?”他表情不是很自然,他并不擅于主动找人聊天。

  “我吗?”晓汲认真想了一下,好像真的有好多话想同他说,可是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要先说哪一件…“啊,对了,昨天欣姊姊跟我提到贵族宴会的事。”

  “她又跟你说了些什么?”鸿语皱眉,心里忽地涌起一股不好的预感。看来他得赶快把阿欣嫁出去,省得后她老是在晓汲面前造谣。

  “你别生气。”晓汲伸出小手在他的口顺了顺。“是我很想多了解一些有关于你的事情,才请欣姊姊告诉我的。”

  “真是这样?”鸿语嗤哼,儿不相信晓汲的话。阿欣是他的妹妹,他岂会不了解她的子。

  “真的、真的,欣姊姊只是提到一些而已,大部分的事都是青大哥告诉我…啊!”真笨!说溜嘴了。晓汲捂住嘴巴,不敢接触鸿语的目光。

  “青观?”鸿语的脸色难看到了极点。竟连青观也来凑热闹!“他对你说了些什么?”

  “你生气啦?”她小心的问。

  “我没有生气。”鸿语口气烦躁。什么事一经青观与阿欣的口,十之八九是要变质了。

  “可是你看起来好像在生气。”好凶,一副想杀人的样子。

  “你知道吗?有些事由我来告诉你会比较好。”鸿语无奈地叹了一口气。他的脾气向来很好,但在她面前似乎不是如此,他反而像是个动不动就会胡乱发火的头小子,原来爱上一个人也会让人的情、行为变得毫无准则。

  “可是你那么忙。”她实在不想让他分心。

  “对不起。”鸿语愧疚的道。这阵子为了李升明的事,他的确是忽略她了。

  “没关系。”只要能偶尔看他一眼,她就心满意足了。

  “后天贵族世家将会在龙门举行一年一度的贵族宴会,我要你陪我出席。”他斩钉截铁的道。

  “我吗?”那他邀请的女子怎么办?

  “难道你要我找别人?”

  “可是青大哥说你已经邀请别人了…”

  “别管青观说什么,我要你陪我出席。”

  “我…”真的可以吗?

  “我只想知道你愿不愿意陪我出席?”他紧著问,不让她有说不的余地。

  “我当然愿意,可是…”

  “这就行了。”他紧紧地搂住她,像要把她进身体似的。“既然青观和阿欣都已经跟你提过宴会的事了,那你就该明白除了你之外,不会有别的女人同我一起出席贵族宴会。”

  “你的意思是说,我对你而言很重要-?”晓汲笑问。

  “你说呢?”他深情款款地望着她。

  “一定很重要。”晓汲答得好肯定。

  “你说说看。”他扯开一抹更大的笑容。恋上她之后,在他脸上显现出的喜怒哀乐似乎变多了,如今谁还会相信他就是昔日那个沉默寡言、不苟言笑的鸿语。

  “因为你喜欢我,你要娶我啊!”晓汲自然而然的说。欣姊姊不是说,凡是同贵族一同出席贵族宴会的女人,将来一定是贵族的子,既然他要娶她,那他当然得带她出席贵族宴会。只是另外那个女人怎么办呢?

  “你明白就好。”

  “那…你邀请的那位小姐也会同我们一起去吗?”她相信语自有他的道理,尽管她不想那么小心眼,但不问清楚心里又不自在,总觉得有个疙瘩。

  “晓汲,发出贵族请帖只是鸿门的例行公事,根本没有别的女人会同我出席贵族宴会,我只在乎你啊,你明白吗?”他激动的说。

  晓汲的泪水扑簌簌地落下“我明白、我明白!语,对不起,我应该要信任你的。”

  “很高兴能得到你的信任。”他动容地吻住她的,一切尽在不言中。

  继豪门贵族的豪宴当众在贵族宴会宣布自己的新娘人选后,众姝莫不把贵族宴会视同为贵族选的盛会,是以受邀的政商富豪凡有名媛待字闺中者,几乎都会盛装出席,争奇斗的目的,就是希望能获得其他三位单身贵族的青睐,盼能就此栖上枝头当凤凰,名利双收。

  “语,好热闹哦!”晓汲被华丽的会场吸引得目不转睛。

  “嗯。”鸿语护著她往会场走去,边走边代“等一下不要喝酒。”她的病才好,不适合喝酒。

  “我知道。”语好关心她哦!

  “唷,大美人到了哦!”青观吹了一声口哨,玩味地盯著他们两人。

  “青大哥。”

  “叫青观就好。”鸿语铁青著一张脸,不爱她和别人太过亲密。

  “可是这样太不礼貌了。”她说道。语好像有点反常。

  “对嘛!还是丫头懂得做人的道理。”青观仍是嘻皮笑脸的,对鸿语视若无睹。

  “鸿先生。”一声嗲声嗲气的叫唤引起了众人的侧目。

  “你请的贵客来了哦!”青观笑着道,一副看好戏的模样。

  鸿语没什么表情地看向来人。

  “语,是俞小姐耶!”咦!苞在她后面的那个人是谁啊?

  “鸿先生,想不到今年你还会邀请我参加贵族宴会。”俞静-难掩兴奋之情地走近他。原以为她和鸿语根本没有希望了,没想到在宏硕濒临破产之际,他还肯发贵族请帖给她,可见得他对她并不是没有情意的。

  鸿语目光精锐地锁住苞在俞静-身后的李升明,不著痕迹的注意著他的动静。

  只见李升明两眼闪烁不定、表情僵硬,右手一直紧贴在左侧的上,不难猜出藏在西装外套里的是什么东西。

  凭他这般的样态,任谁也瞧得出他居心不良,类似这种角色想取斌族的性命简直是痴人说梦,莫怪青观会放任他把带进会场。

  鸿语冷冷地嗤哼了声。

  “鸿先生?”俞静-唤道,试图引起鸿语对她的注意力。

  “抱歉,请自便,我们不奉陪。”鸿语冷漠回道,全然不给面子地等著俞静-知难而退。

  “他的意思就是叫你们自动从他面前消失啦!”青观笑道。

  “你——”俞静-气得脸色一阵青、一阵白。原来鸿语邀请她出席宴会,并不是因为他回心转意、对她有好感,他只是想侮辱她。“你太过分了!”她恶狠狠地瞪了晓汲一眼,腹委屈。都是她、都是她!如果不是因为她,鸿语也不会对她产生误会,甚至当众给她难堪,这一切都是这个卑微的女人害的。

  “她生气了。”晓汲看着俞静-气冲冲的样子,顿时有种不安的感觉。

  “别理他。”鸿语冷斥。骄纵的女人只会更让人生厌。

  “咦,那不是晓汲吗?”豪长老眼尖地瞧见他们,随即偕同其他三位长老走了过来。

  “丫头,怎么都没有来看爷爷呢?是不是把爷爷给忘了?”鸿长老抱怨。

  “对啊,你上次说要做东西给我们吃,到底什么时候我们才吃得到啊?”青长老亦开口了。

  “对不起,我…”

  “用不著道歉!”鸿语气闷得截断晓汲道歉的话语。这些老家伙未免太得寸进尺了。

  “去!你这是什么态度?简直目无尊长。”豪长老不高兴地斥道。

  龙长老也气道:“说得也是,好歹我们也是贵族长老…”

  “走吧,老大在等我们。”豪宴走过来,打断了龙长老的话。

  “非常抱歉,诸位德高望重的长老,老大在召唤我们了,有空我们再听你们训话吧!晓汲就先暂时托你们照顾啦。鸿语,我们走。”青观搭著鸿语的肩就要朝龙拓走去,实在没有心思听长老们唠叨。

  “你不陪我了吗?”晓汲失落地望着鸿语。这里人太多了,没有他在身边,她会害怕。

  “你留在这儿等我,我马上回来。”语毕,鸿语警告似地瞪了四位长老一眼,并轻吻了她的额头,才与青观、豪宴离开。

  “如何?”龙拓沉著的问道,展现了绝佳的王者风范。

  “目标已经进入会场,另外会馆的四周还潜入了十几个身手不错的人。”青观报告。

  “是吗?”龙拓把玩著手中的酒杯,根本不把对手放在眼里。

  “既然这样,馆外那几个人就由我和青观应付好了。”豪宴兴致高昂。好久没有活动筋骨了,今天娇没有跟来,他正好可以乘机活络、活络。

  “对方的身上有。”鸿语提醒。

  “你让他带入场?”豪宴皱眉道。青观这小子当真是愈来愈不怕死了。

  “这样才刺嘛,对不对?”青观无辜地笑了笑。

  “去你的刺!”豪宴低咒了一声。万一龙拓出了差错,谁承担?

  “刺来了。”龙拓定定地看着朝他们走近的李升明,示意青观与豪宴出去。

  “想必您就是大名鼎鼎的贵族首领龙拓吧?”李升明自我介绍“幸会,我是宏硕旗下关系企业的总经理,我叫李升明,与鸿先生见过一次面。”

  “是吗?这么说来我们并不。”龙拓傲慢地瞥了李升明一眼。

  李升明倏地扯开一抹令人骨悚然的笑容“说得也是,你对我的确不,但我对你却了解得很,尤其是你的父亲龙肃。”最后一句话他几乎是从齿中迸出的。

  “看你的样子似乎对我父亲很有意见,可惜他已经不在了,有什么话想同他说,恐怕得下地狱才行。”龙拓轻蔑的道。

  “说得也是,那我就先送你去吧!”说完,李升明迅雷不及掩耳的掏出一把朝龙拓扣下扳机。

  只见龙拓动也不动,站在他身旁的鸿语却大步一迈,迅速挡在他的身前,一手握住李升明手中的,左手一拳重重地击在李升明的左腹上。

  “砰”的一声响,使得会场刹那间鸦雀无声,众人莫不循著声的来源处,想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怎么回事?”

  “好像有人中了耶!”

  紧接著一阵杂沓声,一群人急急地奔入会场。

  楚克寒忧心地看着右手臂受伤的鸿语“少爷?”

  鸿语朝楚克寒挥了挥手,示意他退下去,无视于受伤的右臂,他冷睨著李升明“早在你以宏硕的名义窃取斌族的资料时,我们就已经开始著手调查你了,表面上你虽替宏硕工作,暗地里却以另一个身分收购宏硕的股分,如今宏硕面临破产的窘境也是拜你所赐,我这么说没错吧?赵氏企业李董事长。”

  一席话让伫立在人群中的俞静-听得有如青天霹雳。想不到她敬之如父的李伯伯竟是出卖她的人。

  “是又怎么样?十年前要不是龙肃,我也不会坐牢,我的儿子也不会死,我只是想为我的儿子讨回公道,有什么不对?”李升明抱住受创的腹部,激动不已,悔不按江易平的计画行事,以至于功亏一篑。当初会利用宏硕创立赵氏,目的也是为了对付贵族,想不到贵族的势力庞大。对贵族而言,赵氏微不足道,不得已他只得高额聘请职业杀手想尽办法狙杀龙拓,今天若不是他沉不住气,私自对龙拓动手,也不至于栽在他们的手中。以这般情势看来,他安排在外头的那些人大概也都被撂倒了。

  “执不悟。”龙拓语气森寒。“父子情深是吧?既然这样,不成全你好像也显得我不通人情。楚冰。”

  “少爷。”楚冰由人群中走出来。

  “带下去,你知道该怎么做。”龙拓寒地下令。

  “是。”楚冰快速的将李升明拉起,押出会场。

  音乐声再度响起,在场者均识相的当没事发生一样谈笑风生,心中却是甚有默契的有了个共识,那就是谁都可以惹,就是别惹上贵族。

  晓汲傻眼了,想不到鸿语竟替别人挡子弹。

  天啊!那需要多大的勇气,眼见鲜血不断从他手臂的伤口汩汩涌出,她的心也像在淌血一样,她奔到他的身边。

  “你真的很幸运。”

  熟悉的声音唤住她的脚步。

  “俞小姐?”晓汲回头惊讶地看着俞静。

  “别一副看到仇人的样子。”俞静-不屑地瞪了她一眼。

  “我没有,你误会了。”

  “用不著跟我解释,有没有你心里明白。老实告诉你吧!你和鸿语根本就不配,鸿语怎么会看上你呢?论才貌、论学识、论身分背景,你没有一样比得上我,但为什么你就能受到上天的特别眷顾,而我就要承受这一切的打击,就连我最相信的人也背叛我,为什么?”俞静-几近歇斯底里地道,愤恨的目光像要穿晓汲的心脏一样,让她不由得打了一个寒颤。

  “你还好吧?”晓汲担心的问。她心里挂念著鸿语的伤势,频频搜寻著他的身影。

  “少在这里猫哭耗子假慈悲了,我的一切都被你抢走了,你说我还会好得起来吗?”

  “我抢了你的一切?”晓汲一头雾水。她什么也没做啊!

  “难道没有吗?”俞静-出鄙视的眼神“哦,我知道了,我看鸿语就是被你这种假惺惺的样子给骗了吧,否则他怎么会看上你呢。”

  “那是因为语喜欢我。”晓汲说得肯定,一点也不怀疑鸿语对她的真心,她信任他。

  “是吗?你听见他说他爱你了吗?搞不好他只是玩玩罢了,瞧你认真得像个傻瓜一样。”俞静-更加刻薄的道。

  “我知道语是爱我的。”晓汲坚持道。假如语不爱她,就不会费心救她,更不会把鸿门的重要信物鸿门玺送给她。

  “你…”俞静-气得七窍生烟,任凭她怎么挑衅,晓汲就是无动于衷,她顿时老羞成怒。可恶!她绝不让她好过。“去死吧!”忽地,她抓起餐桌上的水果叉往晓汲的左刺去。

  突来的举动让晓汲措手不及,她双目紧闭,以为自己死定了。但等了许久,都没有预期的疼痛,睁开眼时,只见俞静-的右手掌心出鲜血,似乎被什么东西给刺穿了。

  晓汲呆愕地望着一旁的鸿语,隐约看见他将什么东西收进外套内。是他救了她吗?

  鸿语走了过来,鸷地瞪著坐在地上哭号的俞静-“你跟她根本没得比,滚出去!”

  俞静-抚著痛到麻痹的掌心,鸿语冷冽的眼神看得她魂飞魄散,脑中一片空白。第一次她为自己的任感到懊悔,她怎么会傻到去惹怒这么一个沉冷严峻的人呢?瞧他那对森寒的眼眸,假如不是有这么多人在场,他一定会杀了她。

  “她受伤了。”晓汲同情地看着俞静-的背影,觉得她好可怜。

  “我也是。”鸿语不是滋味地道。在他差点被她吓破胆之后,她竟然还把心放在那个想杀她的女人身上。

  “啊!”晓汲回过神,惊慌地审视著他的右手“你了好多血,还是赶快去医院吧!”

  “等一等,我有话要问你。”他拉住她。

  “我们先去医院,有什么话以后再说好不好?”她担心他的伤,怕他失血过多。他真勇敢,了这么多血,居然都没有喊疼。

  “不好。”鸿语仍是站在原地,一动也不动。“你先回答我的问题。”

  “可是…”晓汲眉头轻蹙,再看了他的臂伤一眼,妥协了。“你想问什么?”

  “刚才的话我听见了。”

  “然后呢?”

  “咳…你说…你知道我爱你。”他不自在的道,突然变得拘谨起来了。

  “嗯。”晓汲脸上泛著红霞。她想不到那句话他也听见了。

  “告诉我你为什么知道我爱你?”他嗓音低沉,深情地问道。

  “因为我爱你啊!”晓汲由衷说出肺腑之言,晶莹的明眸里净是对他的崇拜与爱恋。

  鸿语喉头一紧,低首狂热地攫住她的朱,长久以来因为等待所带来的不安此刻已不复存在。

  今生今世,唯卿而已。

  “书萍,你真是好福气啊!能讨到这么好的媳妇。”鸿长老得意的笑道。但若不是他,这件好事又怎么成得了,想来想去都是他的功劳哩!

  “差不多也该选蚌日子让他们小俩口结婚了吧!”龙长老笑着建议。

  “说得也是啊!”豪长老也跟著附议。

  “还早呢,得先找个时间到晓汲家提亲呢!”鸿母笑得合不拢嘴,终于可以一偿抱孙子的心愿了。

  “唉,这样一来晓汲就成了我的大嫂,不能再叫我欣姊姊了。”鸿欣惋惜的道,这下子她又成了全家辈分最小的了。

  “你这丫头,就爱占别人的便宜。”青长老调侃。

  “哪有!”鸿欣无辜地嘟嚷著。

  顿时客厅里充了笑声。

  “请再等一下,晚饭马上就好了。”晓汲站在厨房门口对著客厅喊道,怕他们等得不耐烦了。

  “不急,慢慢来。”鸿长老笑道。

  鸿语恼怒地瞪著客厅里四个不速之客。

  这群老家伙,自从那贵族宴会后,便经常著晓汲不放,更过分的是三不五时就要晓汲做一堆东西足他们的口,累得她连和他单独相处的时间都没有。

  可恶!这群老头还真以为他是不会发威的病猫吗?

  “晓汲。”

  “语!”晓汲高兴地从厨房奔了出来,笑靥在她的脸上绽开“怎么不在房里休息呢?”他的臂伤还没好呢。

  “想出去走走,你陪我。”鸿语浅笑,眸里净是浓情意,霸道的将她揽在怀里。

  “可是爷爷等著吃饭呢。”晓汲为难地看着他。语好像不太喜欢她煮东西给别人吃。

  “别了!”鸿语冷冷一哼,执意带她出门。

  “瞧瞧这臭小子,把我们当隐形人不成?”豪长老气恼了。

  “阿语,看到长老怎么不问好呢?”鸿母责难道。

  “算了吧,我们哪敢奢望。”鸿长老尖酸的说。

  “说得也是,这小子根本没把我们放在眼里。”龙长老亦深感不平。

  “语没有这个意思,四位爷爷别误会。”语只是不习惯表达而已。

  “别管他们!”鸿语无视于身后的咒骂声,独断地搂著她走出去。

  “可是…”怕爷爷们生气,晓汲频频回头。

  “病人最大,不是吗?”鸿语笑着反问,成功转移她的注意力。

  “还痛吗?”她心疼的轻抚著他的右手。

  她都听青大哥说了,很难想像从小就被当成保镖一样训练的生活是怎样的情形;语以前一定过得很辛苦。

  鸿语微微摇头,深情地瞅著她。

  “虽然觉得你很勇敢,但我还是不喜欢你这样。”她知道这样想很自私,但她真的好怕会失去他。

  鸿语将她的惊惧与不安瞧进眼底,心生怜惜“再也不会了。”在他把自己的心交给她之后,他会比谁都珍惜自己的生命,因为他舍不得离开她。

  “语,我好爱你哦,我们一起白头到老好不好?”她紧紧地拥住他,真心告白。

  “好。”

  鸿语动容地覆上她的,用实际的行动许下他的承诺。

  白头到老,听起来很远,但他们会一起实现。

  尾声“老大,说实话吧!其实宴会那天,你是故意让鸿语替你挡那一的,对不对?”青观揣测著。明明可以躲掉子弹的,为什么还要让鸿语受皮伤?想当然耳,是龙拓的用心良苦。别看龙拓平时一副冷酷无情的样子,实际上比谁都有情,否则也不会用心计较去化解鸿语的心结,让鸿语摆过去那些无谓的承诺,真正活出自我。

  “你大清早的找上门,就是要问这种无聊的问题?”龙拓不耐烦地瞪了青观一眼,开始怀疑青观做的事是否太少了,所以才让他闲得发慌。

  “我只是随口问问,火气别这么大嘛!”青观咧嘴笑着,消遣别人是他最大的娱乐,龙拓当然也在他的消遣之列。

  “劝你有空还是多想想自己吧,免得大祸临头了才后悔莫及。”龙拓面无表情的道。

  “别开玩笑了,我会有什么祸事?就算有,也不会轮到我。”啧!老大就是会吓唬人。

  “是吗?”龙拓挑眉,道:“在老头子自以为搞定鸿语以后,你以为他们还会安分守己待在长老院养老吗?”

  青观闻言,不骇得刷白了脸色。

  龙拓说得没错,那群老头平常没什么嗜好,唯一的兴趣就是找麻烦,怕是他们把脑筋动到他头上来就惨了,唯今之计还是赶快去躲一阵子为妙。

  “咳…老大,我突然想起公司还有一些事要处理,先走啦,再见。”说完,青观便赶忙溜之大吉了。

  青观的居心,龙拓哪里会不知道,只是愈想逃离陷阱的猎物愈是容易落入陷阱,如果是他,他会偏爱猎人的角色。

  龙拓扬起一抹自负的笑容。

  踊跃购买他们的书籍,用实际行动来支持你欣赏的作者

  特别感谢工作人员猪宝宝、整理;小小萱OCR;CCat校正若要转载,请务必遵守以下规则:1。在转载前请先来信征求站长同意。

  2。请网友不要擅自将此小说转贴到bbs区。

  3。请勿在小说放上一个礼拜之内转载。

  4。请勿删除此段。

  爱情夜未眠:"welcome。to/sleepless" >welcome。to/sleepless
上一章   恋上酷男   下一章 ( 没有了 )
月牙公主千千柳园情浓交错的爱情交错的恋人专宠可人儿偷欢可人儿爱火烈爱心痕蜜桃恋人芳心错爱
免费小说《恋上酷男》是一本完本言情小说。更多好看的免费言情小说,请关注午休小说网的“完结言情小说”专栏或全本小说排行榜。
完结小说恋上酷男TXT下载的所有章节均为网友更新,与免费小说网(www.5xxs.cc)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