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血爵爷 10
午休小说网
午休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同人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全本的小说 娇妻物语 小姨多春 孽乱村医 桃色美人 荒村野性 畸爱博士 雪白嫂子 留守村庄 走村媳妇 乡野情狂 官场小说 经典名著 笑话大全 综合其它
小说排行榜 人面兽医 女友出轨 妇科医生 三人同床 惹火乡村 合家情缘 若母痴欲 残花败柳 慈母憨儿 女友故事 侦探小说 现代文学 短篇文学 热门小说
午休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冷血爵爷  作者:仲夏 书号:46353 更新时间:2019-11-27 下一章 ( 没有了 )
10
  三个月后——雪花宫“小姐…你快起来呀!小姐…”

  一大早,阳光才刚了脸,云念邢就被李大娘急促的惊叫声给唤醒。她坐直身子,惺忪睡眼,懒洋洋的问道:“娘,发生了什么事啦?瞧你慌的。”

  “王爷…王爷来了!”

  “什么?”云念邢一听,一双眼睛瞪得犹如铜铃,脸不可置信叫道:“这…这怎么可能,我出去看看。”

  当她梳洗完毕,马上以十万火急的速度冲到大门口,只见一堆士兵正将一只又一只的木箱扛进厅里;另外,还有她最心爱的男人竟背负着双手昂然的站立在庭前,后头则跟着她那三位兄长。

  她该不会是在做梦吧!云念邢双手掩嘴,震讶万分的盯着他们,久久无法言语。

  “嗨!老四,既然你不想下山,那咱们只好委屈点上山来陪你了!”聂勇舞动着手中的双捶,朗声说道。

  “王爷已决定将王府迁移至这‘天邢山’上,准备来个‘妇唱夫随’。”孙祈背着他那口九环刀,双手环,咧嘴笑道。

  刚才他们行经山脚下,已将鬼山的石碑给击个粉碎,顺道请工匠在一旁的山壁刻上了“天邢山”三个字。

  “这可是王爷跟皇上斡旋了好久才得到他首肯的。”任玉风轻摇着一把摺扇,微笑着附和。

  咦?他的血滴子呢!云念邢歪着头,奇怪的看着他。

  “哦!他前几天在桃花村上看上个婆娘,所以只好收起那吓人的鬼东西,改拿把扇装装样子,免得吓跑了人家。”回答她的人是聂勇。

  怪哉!状似鲁莽的他就是有办法瞧出她心里头在想什么。

  “你们…”她简直不敢相信她所见到的、所听到的,傅天擎当真为了她而做出这么大的牺牲?可是…她不能让他这么做,绝对不能!

  见云念邢立在原地、踌躇不定,聂勇赶紧自作聪明的向傅天擎献计“王爷,快点敞开你那健壮的双臂,老四见着了一定会感动得不知所云,不计一切的飞奔过来,投入您怀抱的。”

  “若是她不呢?”他实在不敢确定她是否会这么容易就妥协,在这短短不到一年的时间里,那个对他唯命是从、毕恭毕敬的贴身护卫在个性上似乎已起了相当大的变化。

  “相信我,虽然属下我作战经验不如王爷您,不过对于女人这回事,我可是老道的很。”聂勇竟敢在班门前斧,大言不惭的夸下大话。

  姑且就信他一次吧!瞧他说得口沫横飞的。

  傅天擎果真朝她张开双臂,不料,云念邢却毫不犹豫的掉头就走。

  “呃…这…”这回可糗大了!任玉风和孙祈不由得替聂勇捏了一把冷汗。

  “兔崽子!这笔帐待会儿再跟你算。”傅天擎赏了他一记白眼,咬牙切齿的撂下狠话。

  当务之急,是在于如何掳获美人心,帐先留着以后多的是机会来算。

  看来,他还是得用自个儿的方法才行。

  “云念邢,你给我站住。”一声怒吼自傅天擎口中惊爆而出,下一秒,他已长腿一跨,举步追去。

  “嘿…这下子该如何是好?”聂勇搔了搔脑袋瓜子,尴尬的干笑了一声。

  “都怪你这个臭小子,出馊主意,害得王爷恼羞成怒。”任玉风和孙祈两人则是气得朝他头顶重重的敲上一记。

  “喂!你们两个干什么,会痛耶。”聂勇丢下那重得要命的随身武器,双手抱头,闷声咕哝。

  “不痛打你做什么,笨蛋。”

  两人本想再赏这个浑小子一记爆栗,突地,一阵震耳聋的“轰隆”声骇人的由里头传出,三人在瞠目结舌的互瞧几眼之后,随即冲进里头,一窥究竟。

  就在云念邢跑回房里用力将门甩上的同时,一道劲力十足的掌风也随之而至“碰!”的一声,那两扇坚固的房门瞬间化灭了碎片。

  “你…你干什么?”她回过身去,提气将双手用力一推,也回了他一掌。

  可恶的男人!她低咒。这些日子好不容易她的心情才平复了些,可他偏偏又冒出来掀起她心底的巨涛。

  傅天擎侧身一闪,轻易的避开了她的攻击,云念邢的一掌则硬生生的将墙壁给轰出个大窟窿。

  “可恶的女人,你是想谋杀亲夫吗?”傅天擎一个转身在她面前落下,双手紧紧握住她的肩膀,放声大吼。“什么亲、什么夫,我听不懂。”她双手将耳朵捂住,想藉此逃避现实。

  这该死的女人,每次不想听他说话就来这招,得他半点辄也没有。

  “我要你嫁给我。”他用力拉开她的双手,语气郑重的告诉她。

  “我…我才不要嫁你呢!”她心口不一的回道:“快走吧!你这么做我是不会领情的。”

  “那你到底要我怎么做才肯嫁给我?”他深了一口气,尽量放柔声调问道。

  “我要你离我远远的,有多远就离多远。”她大声的回答他。

  “办不到!”他已快要失去耐了“告诉你,可别得寸进尺了,如果惹火我,就算是用绑的,我也会你拜堂。”

  “你别欺人太甚。”她抬起头来瞪着他,眼神不再是怯生生的了“我已经不再是以前那个云念邢了,我不会再任由你欺负我。”

  “那么,杀了我,只要杀了我,就没人向你亲,那么你也就可以解了。”不得已,他只好使出了最后绝招。

  “我…我才不会杀你呢!”她爱他都来不及了,怎么可能狠下心来杀他。

  “因为你爱我所以舍不得是吗?”他直接替她道出了心中的话。

  他…他怎么会知道,云念邢愣了好半晌,她一直以为自己掩饰得很好。

  “其实早在你拿剑指着我,却又迟迟下不了手的时候,我就看出来你是爱我的。”他回答她眼中发出的疑问。

  “是吗?”原来他早就发现啦“那么…你呢?你爱我吗?还是只是想完成我娘的遗愿。”她忐忑的问道。

  “如果我不爱你,就算有人拿刀架在我的颈子上要我娶你,我也会大声地说个‘不’。”他语气肯定的告诉她。

  “这么说来,你是爱我的是不是?”她不太确定的又问了一次。

  “当然,傻丫头,难道你一丁点儿都感觉不到吗?”亏他还一直认为她是个心思细腻的小女人,没想到对于爱情,她却是迟钝得可以。

  “因为…因为你风,女人多得让人数都数不清,所以我根本不敢妄想你会爱上我。”这时候,她才敢把藏在心里面的话给说出来。

  “为了你,我这坏习惯已经改了很久了。”他这辈子所要的女人,就只有她,任谁也无法取代。

  “那就好,我是很自私的,我可不想跟别的女人分享你。”她嘟嚷着。

  “那么就嫁给我,这样我一辈子就都只属于你一个人的。”他还真是喜欢瞧她吃味的模样,可爱极了。

  “这个建议倒是不错的。”这句话,终于让云念邢在云莹莹去世之后,第一次笑开来。不过,她突然又脸色一暗,看得傅天擎心脏简直快要乏力。

  “可是…皇上那一关…他会答应你娶教教主的女儿吗?”这点,才是她拒绝他的真正顾虑。

  “他敢不答应!”傅天擎微愠地轻啐一口“其实我从头到尾都被那只臭狐狸给摆了一道。”

  一个月前,当他在洛找着了行踪飘忽不定的皇上时,才由他身边那五名带刀侍卫的口中得知这惊人的内幕。

  “怎么说?”她不解的问道。

  “皇上美其名策封我为云南王,将我调守到这地区,其实他是有预谋的。”

  “预谋?”好严重的字眼。

  “嗯!”他点了个头,继续往下说道:“当初我肯答应皇上到朝廷为官,早就跟他讲明我只负责带兵打仗,其他一些狗倒灶的事我一概不管,尤其是武林中的事。但由于此区教作告急,众卿家们烦得他焦头烂额的,所以他才不得不出此下策,将我调派到此,因为他早就料准了如果有人在我的领地里头胡作非为,我是不会坐视不管的。没想到经他这么一搞,竟差的让你见到了你娘亲,还促成了你我这桩良缘。”

  听完了他的话,云念邢这才大大的松了一口气,柔情的投入他的怀抱“因为我不希望你为了儿女私情而触怒皇上,这可是抄家大罪。”

  “傻丫头!原来你执意不肯嫁给我,是在替我担心。”他抬起她的下巴,是笑意的盯着她。“那你就太低估我和皇上的情了,更何况我还有四位权倾各方的好友替我说情,他想不答应都难。”语罢,他慢慢地俯下头去…“等等!”但云念邢却煞风景的喊停“那…皇上会任由着你将王府迁到这鸟不拉屎的鬼地方吗?”她拧着秀眉问道。

  “皇上说只要我随传随到,他不干涉我将府邸设在哪里。”

  “嗯!他还真是个好皇上。”说完,她踞起脚尖主动吻上了她的

  两人忘情的在一片目疮痍中拥吻,丝毫没有注意到房门口有一堆头颅正挤在一块儿,张口结舌的盯着这一幕。

  这…虽然有点离谱,不过只要他们俩高兴,就算把整座天邢山给夷为平地,相信也没人敢说话才是。

  一个月后,傅天擎与云念邢在天邢山上成亲了,到场祝贺的除了文武百官以及武林人士之外,尚有位不请自来的不速之客,也鬼鬼祟祟的溜进了喜宴中。

  这名男子相貌堂堂、气势轩昂,虽然身上所穿戴的皆为平民百姓的服饰,但眉宇之间所散发出来的一股王者之气,教人一眼就可瞧出他并非普通人。

  没错!此人乃当今圣上是也。

  他低垂着头小心地藏身于人群之中,静观其变。

  可恶!全是一些没心没肺的混蛋家伙。当他瞥见另外四个被他给“放逐”在各地的臣子,也各挽了一名貌赛貂婵的美女站在一旁观礼时,终于忍不住咒骂出口;倘若不是前几天他因一时心血来,临时改变了行程,恐怕就无法歪打正着的赶上这场盛宴了!

  全是些杀千刀的!想不到他们几个竟敢如此藐视他,亏他还一直把他们当成弟兄般看待,他实在是越想越不甘心。

  不一会,一阵阵喧哗声四起,他也跟着众人引领而望。

  “来了!来了!新郎倌和新娘子出来了。”

  当他看见一身大红喜服,眉开眼笑的傅天擎由里头走出来时,整个人差点没吐血。这重轻“君”的浑小子,平常跟他说话老摆着张冰块脸,活像欠了他几百万两黄金似的,怎么这会儿倒笑得跟只偷了腥的猫儿没啥两样,简直气炸了他这一国之君。

  这…不给他点教训怎行?

  于是,他突然心生一计,接着很快的走上前去,在司仪耳边嘀咕了几句。只见那人瞬间刷白了脸,冷汗直的躬身退了下去。

  等到所有的人都各就各位之后,司仪开始说话了!

  “一拜天地…拜——”

  “二拜…夫拜…”

  最后一句,他停顿了一会儿,然后才咬牙切齿的念道:

  “送入牢房。”

  “啊!?”在场的人一听,全都差点跌倒。

  “该死的,你搞什么鬼,活得不耐烦了是不是?”这其中最愤怒的应属傅天擎了,今天可是他大喜的日子,居然有人胆敢闹场!他咆哮出声,抬头一望,才猛然发现,司仪不知什么时候已被调了包,换成了他再熟悉不过的一张脸。

  “皇…上…”傅天擎和他那四位好友同时愣住了。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在场的官员们一看清楚这名白衣男子的庐山真面目后,皆同时跪下叩安,而周围的武林人士们也吓得全都跟着跪下。

  “糟了!是皇上。”人群里一名壮的男子一惊,迅速的逃离现场。

  “诸位平身。”他没好气的对着众人说完,立刻从司仪的位置一跃,跳到了傅天擎面前对他大吼:“好,你好哇!真是朕的好臣子啊!亏朕还这么重用你,处处依你,没想到在这拜堂成亲之,你竟然敢忘了朕的存在。”

  朝廷中上上下下皆收到了傅天擎的喜帖,就唯独漏了他。真怀疑这孽臣是“不小心”将他给遗忘,还是故意如此。

  “微臣真的不知道这回事啊!”傅天擎则是一头雾水的回答他“微臣还以为皇上是玩昏了头,所以才没来得及赶上微臣这场喜宴。”

  “是呀!是呀!”其他四人也跟着出声附和。

  追随在皇上身边这些年来,这种事他们五人早已司空见惯了!

  “还想狡辩!”他气呼呼的大喊:“来人,将傅天擎给我押下去,今晚不准房。”今天若不把这小子整得惨兮兮,实在是难消他心头之气。

  听皇上这么一说,云念邢吓慌了,她想也不想的就将红头巾给掀开,出了她那美若天仙的容貌。

  “哇——”众人齐呼!而皇上更是看傻了眼。

  “皇上,您误会天擎了,他真的有派人四处打探您的行踪,想将这个好消息带给皇上您的。”她急得四处张望“聂勇!聂勇人呢?他到哪儿去了?”

  她还记得那天帖子是教聂勇给收起来的。

  “那兔崽子早开溜了!我去找他。”聪明的孙祈一见情况不妙,跟着闪人,独留任玉风一个人收拾这烂摊子。

  这两个王八蛋!纵使任玉风在心里咒他个千百遍,却也不得不硬着头皮往前一步,难以启齿似的开口说道:“启奏皇上,您是真的误会咱家王爷了,咱们的确曾受王爷所托,携了张帖子准备送到皇上您的手中,谁知在半路上,聂勇那小子突然闹肚子疼,所以一个不小心就错手将那张帖子给当成厕纸用了,还请皇上恕罪。”

  当时捅下篓子的三人,也没料到皇上居然会有这个闲情逸致上天邢山来。所以,他们俩在将聂勇给痛殴一顿之后,便不以为意的跑回来了!

  “该死的!”傅天擎忍不住低咒。早知道事情得一团糟,说什么他也不会把那么重要的东西交给聂勇保管。

  “真的吗?还是你们几个联合起来欺骗朕,存心想教朕难看。”他眯起了眼,来回在他们几个人脸上梭巡了数遍,狐疑地道。

  “臣等不敢。”五人赶紧垂首作揖,恭敬的说道。

  “好,今天朕就看在新娘子的份上,不同你们一般见识。不过,其他人若也想如法炮制,让朕下不了台,朕绝不轻饶。”说完,他挥手遣退了身边五名贴身随从。

  起身走近云念邢上下打量着她,口中啧啧的说道:“敢问这位佳人就是当年穿着战袍,头顶上老扎了冲天辫,在战场上奋勇杀敌的小不点儿?”

  那小子,他印象倒深刻的。而且他还记得每当那小表一冲入敌阵时,傅天擎的脸色就会显得很焦躁,瞧得他是疑惑极了!

  嘿!嘿!没想到才几年不见“他”却摇身一变,成了个如花似玉的美娇娘,这也难怪傅天擎会笑得合不拢嘴。

  “正是她。”傅天擎伸手将他的挚爱给拢近,骄傲的说道。

  “好!好!”这时皇上终于开怀大笑,龙心大悦之下,随即命人取来了纸笔,当众挥毫,写下了“不让须眉”这四个字,算是送给这对新人一个特别的贺礼。

  这场婚礼惊魂记,就在这名年轻皇帝的朗笑声中平安落幕了!

  曲〓终一年后,云念邢为傅天擎生了一个白白壮壮的小男孩。次年,肚皮争气的她又替他添了一对龙凤胎。

  由于傅天擎对云念邢的百般呵护与宠爱,终于使她走出了丧母之痛,也连带敞开了她封闭了近二十年的心房,现在的她已是一个脸洋溢着幸福笑容、活泼开朗的女人了。

  这天午后,当云念邢喂了三个小萝卜头,闲着无聊到后花园闲晃时,恰巧撞见她亲爱的相公和她那三个宝贝兄长,正围坐在凉亭里头窃窃私语着。

  “喂!你们这几个大男人挤在一块儿嘀嘀咕咕个什么劲啊?”她忍不住凑上前去,好奇的问道。

  “听说‘无量山’上有只千年狐狸幻化成人形,专门取有武功底子的男元,残害人命,现在整个武林又陷入了一场浩劫。”傅天擎告诉她,表情显得躁怒极了。

  所以说有一就有二,无双不成三,现在武林中只要是一有个什么风吹草动,各大门派掌门就会群起上天邢山来向他求援,烦都烦死了。

  总之,他傅天擎会沦落到这步田地,全是拜当今天子所赐。

  “敢情这回上演的是‘妲己’的戏码?”听完了傅天擎的话后,云念邢皱着小鼻头,嘟嘟嚷嚷的说道:“我想这应该请个道士去收妖比较有用吧!你们这几个大男人去了说不定帮不了什么忙,搞不好还会被得团团转呢!”

  “咱们只是去探探虚实,我傅天擎是绝不允许有任何心术不正的人在我的领地里头兴风作。”

  “那么我可不可以…”她兴致的也想参一脚。

  “不行!”四个男人异口同声的出言截断她的话。

  “可是…”

  “没什么可是不可是的!你只要给我乖乖待在府里哺育小孩即可,这些是男人的事,你无须心。”傅天擎盯着她一脸失望的表情,却还是狠下心来拒绝她。因为此去路途险恶无比,他可不想见到她受到任何伤害。

  “是呀!”任玉风也连忙发言“咱们三个也老大不小了,所以打算趁这趟出巡时顺便物个对象,你别跟去碍事。”

  “是你们两个老大不小吧!可别把我拖下水。”聂勇一听,立刻出声抗议。谈到年纪,他可是比女人都还来得计较哩!

  “死小子!”任玉风和孙祈马上不着痕迹的重重踹了他一脚。

  表面上,这三个人可都是面带笑容、一副兄友弟恭的模样,但若是仔细往下一瞧,在石案底下的六只脚可是忙得很呢!

  “那娘是干啥子用的,哺育小孩这档事当然由她们代劳,不然她们会闷坏的。”云念邢先是对着傅天擎没大没小的说完这些话后,接着又转向忙得不可开的三位仁兄,继续发表她的高论“至于你们三个就更要让我跟了,瞧!连王爷这么难搞定的男人都被我云念邢给治得服服贴贴的,所以说我绝对有办法教你们怎么将女人给手到擒来。”

  其实这全是她顺口瞎掰的,为的当然是说服他们让她跟NFDC4!

  “这话听起来好像还蛮可行的。”这三名单身汉在听了云念邢的建议后,随即将脚一收,然后同时抬手搔着下巴,显然已有些心动。

  这女人!真是教他给宠坏了,越来越目中无“夫”了。傅天擎的表情逐渐僵硬了起来。

  看来,他还是得拿出一些威严,让她明白她这相公并不是一只软脚虾。

  “识相的话你最好给我合嘴,别再挑战本王的耐。”他很快的将脸色一正,凛着声音警告。

  这使得原本风和丽的午后,顿时变得有如十二腊月天般的冷冽。

  “好嘛!不去就不去,凶什么凶。”云念邢神情哀怨的偷瞄了自个儿的夫君一眼,轻咬下,以一副委屈至极的口吻说道。

  一见她这个模样,傅天擎霎时了方寸,他先用眼神支开了其他三人,才起身将她给拥入怀中。

  “念儿,为夫的不是凶你,为夫的是在跟你讲道理。”他支起她的下巴,轻声哄道。也只有在四下无人的时候,他才会这么低声下气的侍她。

  “可…可是刚刚你真的好凶。”她撒娇似的将小脸埋进他前摩呀蹭的。

  “都让我凶了十几二十年了,也不差这一回,不是吗?”他伸出大掌将她的头颅给固定住,她搔得他怪的。

  “说的也是!”她像是想通了什么似的点点头,不再胡闹“好吧!那我不跟了,我会乖乖的待在这里,等我亲爱的夫君回来的。”

  “这才是我的好娘子,我真的很高兴听你这么说。”他心满意足的低下头去,封住了她微噘的小嘴。

  然而,他只顾着高兴他这个爱如此识大体,全然忽略了她眼中所闪动的狡黯光芒。

  几天后,当傅天擎率领着他的三大护卫以及府内几十名高手出门后不久,一抹轻盈的白色身影也跟着“遁”出云南王府,疾随而去。

  可想而知,一趟刺有趣的冒险之旅即将展开…
上一章   冷血爵爷   下一章 ( 没有了 )
网路.情人.恋上酷男月牙公主千千柳园情浓交错的爱情交错的恋人专宠可人儿偷欢可人儿爱火烈爱心痕
免费小说《冷血爵爷》是一本完本言情小说。更多好看的免费言情小说,请关注午休小说网的“完结言情小说”专栏或全本小说排行榜。
完结小说冷血爵爷TXT下载的所有章节均为网友更新,与免费小说网(www.5xxs.cc)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