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诗无名 第十章
午休小说网
午休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同人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全本的小说 娇妻物语 小姨多春 孽乱村医 桃色美人 荒村野性 畸爱博士 雪白嫂子 留守村庄 走村媳妇 乡野情狂 官场小说 经典名著 笑话大全 综合其它
小说排行榜 人面兽医 女友出轨 妇科医生 三人同床 惹火乡村 合家情缘 若母痴欲 残花败柳 慈母憨儿 女友故事 侦探小说 现代文学 短篇文学 热门小说
午休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情诗无名  作者:羽凡 书号:46556 更新时间:2020-5-6 下一章 ( 没有了 )
第十章
  虽然,褚友梅很想象电视上,或者是小说中的女主角,在碰到着实难以解决的感情问题时,便潇潇洒洒的跑到什么海边啦!花东沿海啦!或者是离岛上去躲避个一阵子,再带着整理好的心情翩然回来…可是她不能。

  褚友梅愕然发现自己连当个悲剧女主角的特质都没有。姑且不论什么全勤奖金、旷职扣除薪给等实质经济上的损失,她有那么多排定好治疗时间的可爱小朋友,还有认认真真、风雨无阻的可佩家长,她着实是跑得了和尚也跑不了庙啊!这就是责、任!

  就算是郎世云再向她求个一百次婚,甚至是在她面前装小狈撒都一样!

  幸好郎世云还算有风度,他并没有要求她立即给他什么解释或回答。

  可是,就算郎世云没有用言语去迫她,但他那种充了然与调侃的灼热眼神,简直像要把她的身躯烧穿!没有任何掩饰,没有任何逃避,郎世云让她确实的了解到,就算只是他的眼神,她也别想轻易逃开。

  呜…她是招谁惹谁了?

  “好热、好热啊!今年的秋天怎么这么热啊?”

  “对啊对啊!咱们治疗室的火灾侦测器都快要洒水了!”

  朱主任与夏筱倩你一言、我一语的,让褚友梅简直想找个地躲起来算了。为什么这些人都不帮帮她,反而都忙着落阱下石呢?朱主任还打趣着问:

  “郎医师,你说你跟友梅求婚,还答应要陪她去美国,然后她转身就跑?”

  “嗯,我虽然预计过她会有什么样的反应,”穿着整齐白袍的郎世云优雅的坐在她办公室里的位子上,轻啜一口朱主任用褚友梅的杯子泡出来的茶,一脸的云淡风清。“但是,尖叫着转身拔腿就跑,还是很超乎我的预料。”

  去他的预料!气愤的褚友梅正想在郎世云光亮的皮鞋上狠狠地踩上一脚,整个人却被拖坐到郎世云的腿上,有力的臂膀无视于她羞窘的挣扎牢牢地圈住了她的纤。而夏筱倩被朱主任清场之前还不知死活的惊叹:

  “啊!怎么没有听筒?好像**”

  “放开我…”

  褚友梅不想知道现在到底有多少家长、治疗师,都贴着耳朵躲在办公室外,她烧红了双颊怒视着郎世云,而郎世云决定不负朱主任特意清场的好意,他大大方方地吻上了思念已久的红。这虽然不是两人之间初次的吻,但带着强大思念与略微惩罚意味的吻却好似在燃烧。许久。“嫁给我真的有那么糟吗?”他轻抚着她嫣红气愤的脸蛋,低语问眷恋地印上了无数的细吻。

  没有那么糟吗?

  “不要!”褚友梅赌气的将自己的脸埋在郎世云的怀里。

  郎世云有些好气又好笑。“不要什么?为什么不嫁我呢?我爱…”

  褚友梅倏地由他怀中抬起脸来,她飞快地掩住了郎世云的,阻止了他的告白。原来这就是问题所在吗?郎世云观察地看着她变得苍白的神色。

  “不要随口说出你无法负责的话。”她细语着决绝。“你并不是真的爱我。”

  ?

  哈!她说他不爱她!

  这是什么话!郎世云在那褚友梅有如惊弓之鸟般没命的奔逃而去后,他曾疑惑、揣测了无数次,也曾思索、推敲出无数个可能的答案,却再怎么也没有料到竟是这种莫名其妙的理由。

  说的也是,郎世云不苦笑。是他自己要爱上褚友梅这种看似普通,其实每一骨子里都装了稀奇古怪、神经线也装得有些颠颠倒倒的小女人。他本来就不可能去期待她拒绝求婚的理由只是出在什么求婚词不够浪漫,或者是求婚地点灯光不美、气氛不佳的简单小事上。不过,最起码褚友梅不是说她不爱他,这样子就还算有救吧?郎世云头痛地耙了耙自己的头发。

  原先在无数个诡异的推测之中,陈主任曾说可能是因为郎世云没有写诗给她。真是开玩笑!幸好他先行问过了朱主任,才知道据说先前蒋家伟就是因为抄袭了某个八成只会写些风花雪月烂诗的神经病的一首小诗,才顺利地拐到了褚友梅。褚友梅对这件往事深恶痛悔之下,郎世云当然不能笨到再去踩这个地雷。

  现在可好,真是他妈的好极了,褚友梅居然说他不爱她。

  所以问题简化到郎世云只要拿起自己的手术刀,把膛剖开就可以了,不是吗?

  真、要、命!

  这个小女人到底在想什么?难到她以为自己能够比他更加了解自己在彷徨许久,终于是再确定不过的心意吗?

  面对着褚友梅对他躲躲闪闪的可笑状况,郎世云在这天把小薇托给了陈主任夫妇,千辛万苦的把像鸵鸟般躲着他的褚友梅强约出来之后,就在黑夜的明山上,郎世云决定一定要好好地把事情说清楚、讲明白!

  ?

  遥望远方的万家灯火,城市在一片烟尘之中闪烁着离。

  郎世云不记得自己已经有多久不曾来到这个学生时代三不五时就会上山喝茶谈心的地方了。三十四岁的他距离骑着破机车、披着厚厚的旧外套、数算着天边流星的日子已经很遥远了。眼看着路旁小情侣的青春仍在继续,他只能祈祷他们会有个比他初次婚姻好些的结局。

  牵着褚友梅下了车,他下了西装外套披在穿着单薄秋装的她身上。

  人真的是很健忘,半年以前,郎世云以为自己永远都无法忘却那场生命中的大悲剧,但半年以后,他却在这里急急的想要展开另一场崭新的人生。

  他从来不知道自己竟然可以这样平静的想起晓及薇妮,有的时候他甚至有一种很荒谬的感觉,他想如果在天上的晓已经超脱了她所有在凡尘中曾有的苦难与病痛,那么她也应该会赞成他的选择。

  在两人的静默之中,郎世云从前的口袋里拿出了小小的戒指,晶莹的戒面在微光闪烁下有如一颗被抓在掌上的流星。褚友梅能够了解吗?她能了解她在他身上成就了多大的奇迹吗?深了一口气,他说:

  “友梅,请你给我一个得到幸福的机会,也请你让我有机会带给你幸福。”

  相对于郎世云的温声与沉着,褚友梅却是微微颤抖。不置可否的她抖颤着双手,接过了他硬到她掌中,仍带有他口微温的戒指。

  这就是幸福吗?原来幸福也是一种有形状的东西…褚友梅很想听从自己有如擂鼓一般的心跳直接的接受,但是理智迫使她困难之极的开口。毕竟,她没有再一个十年去证明一个被错待的感情的真伪,她也不忍心让眼前这个已经是伤痕累累的男子,因她再多添上一笔极可能是毁灭的伤口。

  “你怎么知道你的幸福就是我呢?”褚友梅以为自己说得很冷静,但语音却是颤抖著有如秋风落叶一般的萧瑟。“或许我只是在你快要破茧而出、挣脱出自己苦痛过去的当口,正好捡了便宜的人罢了。你与小薇都是一样。你们原本就可以再度自己站起来,就算是没有我…”听着她越来越微弱,几乎是细不可闻的声音。这就是褚友梅怀疑他不爱她的理由吗?这个外表理智自信的女子,竟也有如此自疑、妄自菲薄的一面?

  郎世云环住了她小心翼翼捧着戒指的手,有如两个人共同捧着一颗从天上谪落的流星。

  “你就是我的幸福。”他肯定的说,并开始有些懊恼,原来他才是他们两个之间,比较浪漫感的那一个。

  为什么褚友梅一定要斤斤计较一段感情的来源呢?郎世云不否认他们的相知相识源自于一场绝不美丽的灾难,但是爱情之所以被称之为爱情,不就只是听凭心脏在神奇的一刻间,完全不听使唤的悸动吗?

  他们也许没有机会相识在什么如诗如画、洒落叶的森林中,也没有那个荣幸萌发感情在某个充星星的美丽夜里,郎世云只知道也许就是某一个有薄薄阳光的下午,衬着医院里熙熙攘攘的孩童吵闹声,在那毫不浪漫的复健部大治疗室中,她让痛苦的他看见了什么叫作永恒。他为什么能那么笃定自信?褚友梅无从察知郎世云内心的想法,她只是惶而痛楚的思索着两人不可知的未来。她急不择言地口而出:

  “你怎么能够承诺幸福?你怎么能够保证我们之间不会再度上演悲剧?我并不是宽容大度的女子,我还有数不清的缺点。或许有一天,我会像晓一样深深的伤害了你…”“你不是晓!”她怎么会有这种想法?

  褚友梅倏地挣开了他的手,他为什么就是不懂?她艰困的解释着内心深处的惶恐:“可是我也不是你偏颇的眼中那个勇敢,好像可以拯救一切的女子;我只是一个很普通的人,我或许根本没有办法带给你你想要的幸福。”

  郎世云总算有些了解褚友梅心中真正的不信任与恐惧。直觉地他采取了最直接的方式。紧拥住她,他用灵魂最深处的真诚、低声的说:

  “我爱你。”

  “你不要再说了!”

  仿佛无法承受,她畏缩在他怀中狂的哭泣了起来。该怎么让她明白?他继续说道:“我知道你只是在保护自己,你害怕受伤,甚至也害怕我受伤,这些我真的都懂。曾经我也是这样的人,但是我想得到幸福,跟你在一起的幸福。”

  “你不要我!”

  褚友梅猛然推开了这个太过温暖、太引人沉陷的陷阱。

  “我你?”郎世云的笑容乍然变,他铁青着脸沉痛地说道:“我是在承认我爱你!像我这样一个心曾碎成千万片的人都有勇气再将我斑驳的心拿出来与你赌一赌感情,难道你就不能再为我冒险一次吗?”

  冒险?她还能再冒险吗?刹那之间,褚友梅竟痛恨起郎世云的勇敢。她无意识的挥开了郎世云伸向她的手。

  郎世云怔怔的望向自己僵在空中、形单影只,仿佛永远注定要被拒绝的手。突然之间,受伤的感觉令他痛苦得狂笑了起来。

  “哈哈哈!为什么我爱的人都不相信我是真的爱她呢?我的爱真的就这么不值得信任吗?难道这就是我的命运吗?”

  “世云!”

  褚友梅惶然的想要伸手去抓住看来痛楚无比的郎世云。

  一不注意,紧握在她手中的戒指居然无声无息地滚落下暗黑的山沟。褚友梅惊愕的凝望着消失在深黑中的光影,悚然一惊的她霎时意识到了自己竟错失了生命中最该珍视的东西!惊慌中,自己曾痛切地责骂郎世云的话在她耳边尖啸——为什么人总是不能珍视自己手中的幸福?

  “友梅你干什么?”

  郎世云连忙伸手捞住竟然不要命地想往山沟探身的褚友梅。这个不要命的女人居然还拼命地跟他挣扎!他又急又怒的紧钳住她的身与双臂,几乎想痛打一顿这个不爱惜自己性命的小女人。

  “你做什么?不要命了吗?”

  “戒指…掉了…”褚友梅呜咽的抬起头,说到最后一个字的时候简直是嚎啕大哭。嘎?郎世云简直是哭笑不得。

  “掉了就掉了…反正你不要它,不是吗?”他困惑的擦去她的眼泪,这是什么荒谬的场面?该哭的人应该是求婚被拒的他吧!

  “人家哪有说不要…”

  坐倒在地上,褚友梅哭泣得像是一个小女孩,郎世云只好头痛的滑坐在她身边。这又是什么意思?没有说不要?那就是要喽?

  “好啦好啦…”他到底是去哪里给自己惹来一个那么难的小女人呢?搂过哭得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褚友梅,仿佛预见到未来数十年的头痛光景,郎世云叹了口气,从披在她身上的西装外套口袋掏出了一个小绒盒。

  “嗟,拿去。”这又是什么?褚友梅从泪光中看见他竟像变魔术一般拿出了另一枚掉落在地上的星星。“这是结婚戒指。”她刚刚丢的是成套的订婚戒指。“不过,拿了就不准赖喽!”有鉴于放在褚友梅的手上实在太危险,星月之下,郎世云轻轻地将戒指套过了她的无名指。在迷糊糊的泪光中,她笑着扑向了他。

  一个男人的原则到底在哪里?现在她又不反对了?紧抱住怀中温润的身躯,郎世云逞强的说:“喂,你还没有说好…”“好,”褚友梅给这可怜的男人一个大大的吻与微笑。“好,我们一起幸福!”

  ?

  医院里纷纷扰扰,八卦质居多的谣言中,居然罕见地出现了幸福的结局。

  虽然当事人什么都没有明说,但是眼看着终于可以平安的吃到喜糖的众人,无不大大地松了口气。

  最高兴的莫过于朱主任与陈主任,他们一来一举了结了郎家父子这对常存在他们心中担心不已的心头大患,更喜孜孜地准备好好地收一份媒人大礼!

  夏筱倩则是高呼苍天有理,她不嫌麻烦地亲自拍了一张他们甜甜蜜的合照,嚣张的放大加框还用快递送到美国去。

  而郎褚两方的家长则有明显不同的作法与反应。

  听闻喜讯的郎母开开心心地又是陪着郎父再上了一次医院,并紧抓着褚友梅的手把郎世云的糗事弱点都是细细地讲了一遍,直到儿子大声的抗议之后,方才陪着郎父在健康检查的复检中,再度到每一科去絮絮叨叨着准媳妇的好。

  而素未谋面的褚母则是率领了浩浩的一票褚家人,远从中部亲自来瞧瞧居然在女儿失恋还不到半年内,就成功地拐走了女儿的厉害人物。

  “太帅了、太帅了、太帅了…”

  褚友梅与郎世云都是困惑的看着一见到郎世云就低头喃喃叨念的褚母。怎么办?难道丈母娘看女婿竟不是越看越欢喜吗?郎世云询问的看向褚友梅,难道要他拔出手术刀、在脸上划个两刀毁容以示诚意吗?

  “妈——”褚友梅挥手要郎世云别急,她明明已经警告过母亲,她要嫁的是一只很黑、很黑的乌鸦了啊!

  没想到褚母竟是欣慰的出了微笑,兴奋之极的牵起女儿的手,十分赞赏的说:“太帅了!女儿,你干的好!我们褚家终于有帅哥了…哇哈哈哈,我可以去跟菜市场的林太太大声炫耀了!”

  一番话说得褚家的男都是大声抗议了起来。

  郎世云闻言终于了解褚友梅怪异的个性有一大部分来自于谁的强烈反动了。

  欢喜喜的人群中,只有小薇觉得有些不对劲。他虽然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莫名其妙的多了一大堆公公婆婆、舅舅阿姨什么的,但是小薇很敏锐的发现他的坏爸爸有越来越严重地想要霸占褚友梅的倾向!

  看看这个坏爸爸居然动不动就想赶他去睡觉、去写功课,甚至去看电视打电动也没关系…哼!有问题,不过看谁厉害,反正只要小薇一皱眉,友梅就会急急地抛下爸爸搂住他。嘻!友梅是他的,谁也不准抢。

  将来等他当上总统,他第一个就要好好压制这个总是爱骗他的坏爸爸!

  ?

  漫漫的台北冬雨中——

  “怎么了?院长、主任那边怎么说?”端坐在郎家冰冷的地板上,收拾着杂物的褚友梅,担心的凝望着晚归的郎世云。

  为了陪已经顺利申请到学校的褚友梅赴美念书,今天郎世云又再度去医院向院长争取二至三年的留职停薪。褚友梅在心中暗叹,想来这一次是不可能用陈主任那一套“齐家治国平天下”可以简单讲得过的。她忧虑的望向疲倦的他:

  “还是你不要跟我去美国好了…唉呀,不然我也先不要去好了…”

  唉唉!她的原则呢?爱情总使人堕落!

  郎世云好笑的看着她五味杂陈的表情。“说什么傻话,你一定要去,你不深造太可惜了!”他轻笑着揽起她坐到沙发上,愉快的报告苦战一番后,得来不易的成果——

  “院长和主任原则上都同意了,也正好有一个技术换的缺。不过,我的留职停薪可能得要签一份‘马关条约’后,院长才肯乖乖放人。还有…”

  还有什么?那些大头还有什么过分的要求吗?褚友梅拧起细眉,当场想亲自去找院长理论。郎世云连忙拉住显得有些失控的她,狡猾的窃笑着说:“院长一定要当主婚人,要我们一定要在台湾先结完婚他才肯放人。”

  嘎?有这种事?理万机的院长会提出这种大快郎世云心愿的要求?她眯起眼危险的盯着他。“世云,你确定这不是你的主意?”

  当然不是!郎世云一脸正气凛然,脸皮打叠的连子弹都不穿。

  哼!没关系,褚友梅微微一笑,治他的方法她多得是。

  “你在整理什么?要找什么吗?”郎世云好奇的看着她自储藏室翻出许多尘封、久未翻动的纸箱。

  直到后来褚友梅才知道,为什么这间房子会连一点点叶晓这个女主人曾经存在的气息也没有,倒不是郎世云或任何人有心抹杀,只因为精神不甚稳定的晓,一旦发起脾气就会砸毁所有的家具摆设,连一些文件纸张,甚或是照片书本,也都撕得干干净净。

  褚友梅并不想否定任何人的存在,甚至她觉得不论如何,郎世云与小薇都该留存有对他们子、母亲的相关记忆,还有那早夭的薇妮…

  也许是因为甫出生就患病的因素,褚友梅无论如何地努力搜寻,都无法找到任何一张拍有薇妮的照片。

  也难怪郎世云心中对于小小薇妮的痛楚是那样的深…

  没有察觉到她深刻的用意,一脸天下无大事的郎世云径自在布灰尘的旧文件与相片中翻翻找找,寻宝了起来。

  “咦!这本东西居然还在!”

  他在泛黄的文件堆中兴奋的出一本用国画为封面仔细装订的诗稿。望见他脸上尴尬的神色,褚友梅大约已对这本诗稿的来历知道了八九分。那是由叶晓仔细收集、装订,包括所有郎世云为她所写,不管是曾发表抑或是未曾发表的诗作。

  美丽的诗句依旧,只是物在,人事却已全非。

  “你看我干什么!我又不要你写诗给我。”对诗这种东西颇是感冒的褚友梅,好笑的望着紧张过度的郎世云。她随手翻阅起其中青涩、深情皆有之的诗作。

  郎世云却还徒劳无功地想解释些什么。虽然他知道褚友梅从来都不是小气的女子,可是惟女子与小人难养也,怎么知道她会不会突然看到什么不该看的东西?只见褚友梅紧盯着其中一页,脸色越来越难看、越来越难看…要命,这些诗有些已经写了有十年以上,经过这些年的风风雨雨,再也无心诗作的他搞不好连自己曾经写过什么都不记得了…

  “说对不起!”

  突兀地从座位上跳起的褚友梅恶狠狠地将诗稿扔回他身上,霎时扬起的灰尘把郎世云呛得拼命咳嗽了起来。咳咳…为什么要他说对不起?想他堂堂男子汉大丈夫…郎世云回头瞥见褚友梅难看的神色,立时见风转舵。唉唉,大丈夫当然是要能屈能伸嘛。“对不起…”他道歉得十分委屈。“啊!”她居然还踹他!

  眼见褚友梅气呼呼的走进了小薇的房间,着疼痛陉骨的郎世云还是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脑。他咬牙试着翻阅她方才打开的那一面,表情就更显无辜了。没有什么嘛!这不过是他投稿医学院五十周年纪念刊物的得奖作品啊…疼痛间,远远地,他听见小薇房中传来的嘻笑声。

  唉!惟女子与小人难养也,他以后的日子可难过喽!

  可是为什么他就是无法遏止脸上的笑意?

  原来自己竟然是被狂啊!郎世云微笑地朝向他的幸福走去。

  ?

  浓绿的加州一角

  “Daddy!Hurry!We'llbelateforMummy'sgraduation!”

  来了来了!雪白的屋宇、红色的屋顶之下,男人眯着眼笑望着站在充绿荫的车道旁,捧着快要淹没自己的巨大白色花束,小小的脸蛋被晒得通红的宝贝儿子。

  对着儿子在窗棂外充朝气的急唤,男人微笑着放下了写了一半的诗签。嗯,等等,微扬起眉,或许这样写比较好,他微微地在纸上改动了几个字。

  我亲爱的女儿啊,

  让我为你会向一首无名的诗…
上一章   情诗无名   下一章 ( 没有了 )
再爱我一次孤男寡女冷香炽情想爱你就爱你都是诺贝尔的代班新娘玫瑰情吻君怜流云从不说爱我姊弟恋成痴
免费小说《情诗无名》是一本完本言情小说。更多好看的免费言情小说,请关注午休小说网的“完结言情小说”专栏或全本小说排行榜。
完结小说情诗无名TXT下载的所有章节均为网友更新,与免费小说网(www.5xxs.cc)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