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个有情郎 第八章
午休小说网
午休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同人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全本的小说 娇妻物语 小姨多春 孽乱村医 桃色美人 荒村野性 畸爱博士 雪白嫂子 留守村庄 走村媳妇 乡野情狂 官场小说 经典名著 笑话大全 综合其它
小说排行榜 人面兽医 女友出轨 妇科医生 三人同床 惹火乡村 合家情缘 若母痴欲 残花败柳 慈母憨儿 女友故事 侦探小说 现代文学 短篇文学 热门小说
午休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嫁个有情郎  作者:俞飞 书号:46560 更新时间:2020-5-6 下一章 ( 没有了 )
第八章
  京城近郊连大仗,杀声震天、征尘蔽,只见血成河、尸骸遍野,说不出的骇人可怖。

  南云霁用奇计、设埋伏,虽然杀敌无数,却也身披刀创箭伤十八处;哈赤儿更血战断臂,命在旦夕。京城守军折损大半,情势已是岌岌可危。

  而南飘雪率兵五千坚守“卧龙坡”却遇上燕支大将南宫擎天领十万大军来攻。也不知厮杀了多久,只觉得月亮升起又落下了,燕支兵却越杀越多,犹如蚂蚁般不断涌上。

  久战的南飘雪忽觉全身浑似火炙一般,肩上、手上、身上、腿上无一不痛,手一软,青竹落地,人也栽下马来,敌兵又一刀砍来,南飘雪凄然笑道:“想不到我南飘雪今居然会命丧于此,可惜不能再见边大哥一面…”

  电光石火间,一骑如风杀奔而来,骑马之人迅速架开砍向南飘雪的刀,一伸手,已将她拉上自己马背。

  南飘雪睁开眼看了那人一眼,不由得喜极而呼:“边大哥!”

  “我不眠不休地夜兼程赶来,总算没来迟!”边沁纵马提刀,在燕支军中左冲右突,当者无不披靡,然而望向南飘雪的目光,却又温柔似水。

  “你怎么会来?”南飘雪浑身乏劲,懒洋洋地倚在他怀中。

  “你在这里,我自然也在这里。”边沁举手间,连杀三名燕支兵。“我答应你要亲自上门提亲,当然不能食言,否则…”

  “否则什么?”

  边沁目光闪动,促狭地说:“否则你一气之下,嫁给别人,我不是没了子?”

  “贫嘴!愈来愈不老实,谁说我一定要嫁给你?”南飘雪双颊绯红,白了他一眼,却见他脸风霜之,形容憔悴,不担忧问道:“你的伤呢?全好了吗?”

  “总算边沁命不该绝,遇上了‘赛华佗’巩悬壶。”边沁舞刀如风,似一轮光圈般向敌军杀去,燕支大军抵挡不住,阵脚大,刀损剑折、丢盔弃甲。“那巩大夫刚巧回杭州访友,也在西湖上看热闹,我和他是老朋友了,他自然非救我不可。”

  南飘雪心中是柔情,怜惜地抚摸他的脸颊,柔声说:“你伤刚好,就赶来了?”

  “我只恨好得不够快,让你们在大牢里受苦。”

  “你知道了?”

  边沁点了点头,冷冷地说:“总算皇上还没昏庸到家,知道南军门受了冤屈,将你们无罪释放,也将莫知儒这小人处决、传首三军!”

  南飘雪神色黯然,默然不语。

  边沁知小雪心中难过,想逗她开心,故意正道:“其实我称呼你爷爷为南军门,实在不太恰当。”

  “为什么?别人不都是这样称呼我爷爷?”

  边沁眨了眨眼睛,一本正经地说:“可是,旁人不是南军门的孙女婿啊!”南飘雪又白了他一眼,娇嗔道:“你别得意,说不定我爷爷不喜欢你,不让你做孙女婿呢!”

  “绝无此事!”边沁一脸得,笑嘻嘻地说:“你爷爷都很喜欢我,拉着我嘘寒问暖,好像还有很多话想要跟我说哩!”

  南飘雪一愣“怎么?难不成你已经见过我爷爷了?”

  “嗯!我知道京城被围,各地驻军又全作壁上观,情势危如累卵,因此传下‘打狗令’,命十万丐帮弟子入京驰援。”

  边沁一瞥眼间,发现南宫擎天的帅旗就在左近,精神一振,拍马杀了过去。

  “赶抵京师时,刚巧和谢景升将军所率领的杭州军会合,解了京城之危。后来我得知你被困‘卧龙坡’,便又率领两万丐帮弟子来救。”

  南飘雪原本心思全在边沁身上,听他这么一说,这才注意到他身后跟着一队人——

  兵不像兵、民不像民,徒步赤足,身背布袋、手拿竹竿长,结成一个又一个的方阵,正和燕支大军厮杀,而萧笑文、冷乞余、风不平、乔七等丐帮长老,亦赫然在内。

  “你伤势刚好,却马不停蹄、连场厮杀,身子怎么受得起?”

  边沁见这豪干脆的大姑娘,竟然说出这么温柔关切的话语,不痴了。“咱俩是同命鸳鸯,你若死于沙场,边沁又岂能独活?”

  “小心!”南飘雪见边沁一个失神,左肩被砍了一刀,心中又急又痛,怨道:“你别顾着跟我说话啊!刀光剑影、箭飞矢坠的,你还这么大意?”

  “有你在身边,修罗场亦成温柔乡,挨这一刀又算什么!”边沁淡淡一笑,手起刀落,又有数人毙命。

  南飘雪嗔道:“以前还觉得你是块木头,什么时候嘴巴变得这么甜?”

  “我挨了石-一掌,以为自己必死无疑,那时心中一个念头盘旋不去、就是后悔没跟你说过这些话。”边沁刀势如飞、刀刀无情,语调似梦,却是句句含情。“好不容易才能再见你一面,我只想让你知道我的心意。”

  南飘雪喜极而泣,倚在边沁怀里,只愿从今以后,两人永不分离。

  可惜燕支大军虽败不,又稳住了阵脚。边沁眼见丐帮弟子死伤渐多,一咬牙,飞身而起,直往南宫擎天处扑去!

  南飘雪见刀剑林、矢下如雨,皆往边沁身上招呼,不由得大惊失

  但边沁身形似风卷云动、鸢飞鱼跃,虽然身上中了三箭,仍抢到南宫擎天身边,运力如电上刀砍下南宫擎天脑袋。

  燕支军队见状大哗,终于败退下去,丐帮弟子也立刻拥上前去,保护身受重伤的帮主。

  南飘雪见边沁浑身浴血,卷上前扶起他,颤声道:“你、你没事吧?”

  边沁摇了摇头,淡淡一笑。

  南飘雪喜极忘情,一把抱住了边沁。

  边沁也是心情激动,紧紧地抱住南飘雪,俯身就往她上吻去。

  南飘雪心神俱醉、丁香轻吐,亦抵死绵。但在她秀眸微睁之际,却见到丐帮众弟子全张大了眼睛看着自己,纵使她平潇洒不羁、不拘小节,此时也不羞红了脸,将小脸埋在边沁怀中。

  京城之危解后,各地驻军立刻见风转舵,纷纷引兵来援。石-连败数阵,损兵折将,终于败走古北口。

  金銮殿上,皇上看着血战余生的众将土,难掩哽咽地说:“哈赤儿,你先人助先皇平定天下,立过大功,然而今你救亡图存、誓死捍卫京城,更远胜乃祖。后边防要务,朕要请你分忧了。”

  兵部尚书华不凡却出面劝阻:“启禀皇上,臣以为哈赤儿年逾六十,且又断了一臂,残余之人,只怕不能担当如此重任。”

  “将军断臂,却是一身肝胆,远胜手脚完好之人。”皇上盯着华不凡,冷冷地说:“倒是华尚书年纪轻轻,却体弱多病,围城之际,突然抱病,不知现在好些了没有?”

  华不凡闻言,惊出一身冷汗,结结巴巴地说:“谢、谢皇上关心,臣、臣好多了。”

  哈赤儿见到他这副窝囊样,忍不住哈哈大笑,朗声道:“皇上瞧得起老哈,老哈自当竭尽全力保疆土不失,若是教一兵一卒犯境,皇上只管把老哈另一只手臂砍下便是!”“将军豪迈过人,豪气不减当年!”皇上莞尔一笑,转而对谢景升说:“在危急之际,朝廷各地驻军,只有你兼程赶来驰援,朕灰心得很、却又欣慰得很!”

  谢景升躬身道:“臣只是做本分之事,皇上所言,臣愧不敢当。”

  “华不凡身体不适,自然不好再拿国事烦劳他,兵部尚书一职,就由你接了。”皇上似是感触良多,轻叹一声,续道:“你文武兼才,是本朝著名的儒将,各地驻军守备,哪些人该换该调,你斟酌着办吧!”

  “是!臣必尽心尽力,不敢有负皇上所托!”谢景升神色不变,躬身领命,倒是华不凡面色如土,果真像染了重病一般。

  皇上忽然站了起来,缓步走到南云霁身前,垂泪道:“对老将军,朕实在无颜以对…”

  “臣惶恐,皇上此言,折煞老臣。”南云霁双膝落地,难掩激动。

  皇上伸手扶起南云霁,黯然道:“老将军的公子以身殉国,朕当时却听信谗言,降罪于你,朕实是心中有愧。”

  “皇上…”

  皇上摆了摆手,下令道:“将南将军的公子遗骸入‘凌霄阁’,秋永祀,事迹载入《汗青编》,传诸史册!”

  南云霁垂泪道:“谢皇上恩典。”

  “朕不过补过错于万一,有何恩德可言?”皇上长叹一声,续道:“老将军一身忠肝义胆,朕却屡屡疑你、负你…”“必是老臣行差踏错,有可疑之处,皇上才会怪罪老臣。”南云霁平静地说。

  皇上看了他一眼,摇头苦笑“老将军心豁达,毫无怨慰之意,朕却无言以对了。”

  南云霁躬身肃容,默然无语。

  “将军老成持重,又有识人之明、相臣度量,佐国之事,可要偏劳老将军了!”

  南云霁听见皇上要自己担任丞相一职,心中一惊。“老臣一介武夫,如何当得起如此重任?”

  “不用再说了!老将军不答应,就是对朕尚有怨怼之意?”

  南云霁又是一愣,他本有解甲之意,此刻却是无论如何也走不成了。“臣不敢,臣领命!”

  皇上大喜,拍了拍南云霁肩膀,才走回龙椅坐了下来。“你是边沁?”

  “草民正是!”边沁淡淡地回答,意态从容。

  “天下英雄第一、世间侠义无双。”皇上淡淡一笑,缓缓地说:“朕在宫之中,也已久闻‘银貂’边沁之名。”

  “名有污圣听,惭愧得很。”

  “朕听南宰相说起,你是南家的遗孤?”

  边沁原本淡漠的表情,在望向南云霁和谢景升时,已是热泪盈眶,充孺慕之意。“草民原以为终将寂寞地飘零一生,却不料能有缘得知自己的身世、见到自己的亲人。”

  南云霁早已老泪纵横,就连冷口冷面的谢景升,也悄然拭泪。南飘雪却忍不住开口:“就算你不是爷爷的孙子!我也不会让你寂寞地飘零一生啊!”朝臣听到这番惊世骇俗的告白,无不哗然。

  边沁闻言,脸上浮是温柔,深情地说:“我知道。”

  南飘雪闻言,开心一笑,转身对皇上说:“皇上,这次小雪也立了大功,你要赏我些什么?”

  皇上一愣,没想到这丫头竟然自己讨起赏来?不苦笑道:“你要些什么?”

  南飘雪不答问话,反而说:“小雪不是爷爷的亲孙女,皇上想必已经知道了?”

  皇上点点头“你本是莫知儒的女儿,为了避祸,才认南宰相夫妇为祖父母。朕没说错吧?”

  “没错。”南飘雪又看了边沁一眼,才继续说:“不过当初南军门夫妇其实是收我亲娘为义女,后来为了掩人耳目,我才称呼南军门夫妇为爷爷,并跟着姓南。”

  “喔?原来还有这段曲折。”

  “所以我的名字并未记入南氏宗谱…”

  “所以你根本不姓南?”皇上看着这个豪干脆的小姑娘忽然变得有些忸怩,觉得有趣极了。“你为了想明白这层道理,肯定伤了不少脑筋喽?”

  “从我知道边大哥是爷爷的孙子起,小雪的确天天在想这件事。”南飘雪用力点了点头。

  南云霁和谢景升相视苦笑,哈赤儿却纵声大笑:“傻丫头原来一点也不傻,老哈脑筋可就动不到这上头来了!”

  边沁却是好生感动,柔声说:“我居然没想到这件事情,让你独自伤神。”

  皇上也不莞尔一笑“所以你现在不想姓南?你想求朕让你改回原姓?”

  南飘雪摇摇头“小雪身受南家大恩,仍是希望以南为姓。”

  “还是姓南?”皇上这可搞不懂了。

  小雪的脸忽然红了起来“小雪不做南军门夫妇的孙女,情愿、情愿做他们的…孙媳妇,一辈子孝顺爷爷。”

  皇上听见这番话,忍不住哈哈大笑“边沁,你的意思如何?”

  小雪不等边沁回答,便面春风地说:“不用问了,他一定会答应啦!”

  边沁见她紧紧拉着自己的手,身子几乎倚到自己怀中,脸上微红,低声说:“别淘气了,这么多人在看,你先松开手…”

  “那‘卧龙坡’上一场恶战,千军万马中,你怎么又亲了我?”南飘雪附在他耳边轻笑,声若银铃“我偏不放手,你能怎么样?”

  边沁无法可想,只能脸尴尬地站着。皇上却是微微摇头,叹了口气“你现在就将她宠成这样,后成婚,岂不是被这丫头吃得死死的?”

  边沁苦笑躬身“谢皇上赐婚。”

  “我可还没答应呢!”皇上微微一笑,反问南飘雪:“你向朕讨的赏赐,现在可以说了吧?”

  南飘雪忽然害羞起来,低着头轻声说:“皇上不是已经知道了?”

  “是吗?”皇上见这莽姑娘居然也会害羞,不好笑起来。“朕就让你和边沁完婚,这样你满意了吧?”

  “皇上的话就是圣旨,小雪也只有遵命行事。”小雪敛眉低首,轻声回答。

  “看来你还委屈得很?”皇上摇头苦笑,真是败给这个小丫头。“大喜之,朕亲自为你们主婚。”

  南云霁闻言,连忙道:“皇上理万机,如何能用这些小事烦劳皇上?臣惶恐!”

  皇上大笑道:“你虽然慷慨侠烈,豪迈处却远不及小雪!小雪曾在金銮殿上直斥朕过,可不像你今这般诚惶诚恐模样。”

  南云霁听了顿时张口结舌,说不出话来,群臣更是愕然相顾——

  "4yt" >4yt"4yt" >4yt

  房花烛夜。

  边沁见南飘雪端端正正地坐在边,犹如老僧入定一般,不笑了起来。

  “有什么好笑的?”南飘雪掀开盖头,自了他一眼。

  “你这么全身僵硬地坐着,像个老和尚似的,怎么看都不像个新娘子。”边沁心里紧张得要命,想说些笑话缓和气氛。

  “你成过很多次亲吗?!你又知道新娘子该是什么样子!”南飘雪脸上微红,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边沁哑口无言,紧张地着手,愣愣地坐在椅子上,不知该如何是好。

  南飘雪坐得也酸了、肩膀也僵了,见他就是不过来,心里又羞又气,忽然大声说:“我要睡了!”也不换衣服,身子一躺,眼睛一闭,好像真的睡着了一般。

  边沁眼中却有了笑意“小雪、小雪…”

  她完全不理会他的叫唤。

  边沁缓缓地站起来,走到边,低声说:“小雪。”

  “干吗啦?”南飘雪脸上忽然红得像个大苹果,紧张地拉紧棉被。

  边沁眼中笑意更甚,轻声说:“原来你还没睡啊?”

  “你不吵我,我就睡着了!”南飘雪没好气地说。

  “对不起、对不起。”边沁强忍住笑,一本正经地说:“我是想问你,我该睡哪边?”

  南飘雪听见这话,脸直红到耳,结结巴巴地说:“随、随便啦!”

  边沁笑着除下衣物,轻手轻脚地上了。南飘雪却将棉被拉得更紧了。

  边沁故意叹道:“天寒重,相公身子又单薄,娘子能否分一点棉被给我?”

  南飘雪噗哧一声笑了出来,嗔道:“古里古怪的!你要是怕冷,自己不会钻进来?!”

  边沁依言钻进棉被,躺到南飘雪身旁。南飘雪一碰到他赤luo的肌肤,犹似触电一般,缩了开去。“你、你不是会冷吗?干吗了衣服?”

  边沁似笑非笑地说:“抱着你就不会冷了。”忽然一翻身,到南飘雪身上。

  “你、你干什么?”南飘雪发现他的手脚不安分地动来动去,紧张地险些停了呼吸。

  “房花烛夜,你想,我还能做什么?”边沁不怀好意地笑了起来。

  南飘雪发觉自己身上衣裳,一件件被他了下来,又一件件被他丢到棉被外,不结结巴巴地说:“你、你想冷死我啊?”

  边沁失笑“放心,待会儿就不冷了。”

  南飘雪身上仅剩一件贴身亵衣,她又惊又羞,缩起身子,活像一只虾米似的。“住、住手,你、你在摸哪里啊?”

  夜愈来愈深,蜡烛愈烧愈短,桌旁已滴了一堆烛泪,忽然间,整个房间全暗了下来。

  黑暗中,一个男子着气问:“还冷不冷?”

  “不、不冷了。”一声娇呢喃逸出。

  “还要不要?”

  “讨厌!”

  “那是不要喽?”

  “…”“你、你干吗咬我?”

  “…”"4yt" >4yt"4yt" >4yt

  七夕夜,牛郎织女隔着银河遥遥相望,夜凉似水。

  草地上,萤飞舞不定,与天边星光相互辉映。长街上,忽然传来阵阵的马蹄声,划破这片宁静。

  “沁哥哥,我们为什么要走得这么急?”南飘雪懒洋洋地倚在边沁怀中,嗔道“人家、人家被你折腾了大半夜,刚想睡一会儿,就把人家从被窝里挖出来…”

  “对不起,累着你了。”边沁轻抚子秀发,按辔徐行,脸上是不舍之意。“不过,现在不走,明天天一亮,只怕就走不成了。”

  “我不明白。”

  “今天皇上亲临主婚,明天,只怕…”边沁顿了顿,脸上忽然出一丝嘲讽之,淡淡地说:“只怕就要再下圣旨,对我加官晋爵,封我当官了。”

  南飘雪抬起头来,眨了眨眼睛“你不喜欢做官吗?”

  “伴君如伴虎,我的确没多大兴趣。”边沁伸了伸懒,看着天繁星,悠然道。“何况,当今这个皇帝老儿可不是什么圣君明主,为免南家再遭祸端,我也是非走不可!”

  南飘雪思索他话中涵义,恍然大悟地笑道:“现在爷爷当了宰相,谢叔叔接了兵部尚书的位置,哈叔叔又把守边关要务,皇帝的确可能会对我们南家不放心。”

  “这个皇帝昏庸糊涂,就算现在感激南家解了京师之危,后若是有小人再进谗言,只怕…”边沁叹了口气,住口不语。

  南飘雪看着丈夫,眼中忽然是敬佩尊重之意,接口道:“不过,如果你仍是丐帮帮主,手下掌握十万帮众,皇帝就算没安什么好心,也不敢轻易动爷爷了,是不是?”

  边沁点了点头,脸上有丝歉意“只是,要让你伴着我行走江湖、落拓天涯,我实在有些过意不去…”

  “傻瓜!你是风,我是云,云随风动,又有什么好过意不去的?”南飘雪打断他的话,朗一笑“北地飞雪、江南烟花、外风光,我早想见识见识了,跟着你踏过五湖四海,正合我意呢!”

  “你说的没错,是我想岔了。”边沁哈哈大笑,握紧子的手,豪迈道:“牛郎织女一年一会,我们两人却能并辔而行、相伴天涯,老天的确待我们不薄了。”

  “是啊!”南飘雪点了点头,脸上却忽然有些黯然“我只是有些舍不得爷爷…”

  “这你不用担心,等皇帝兴头过了,不再想封我官了,我们随时可以回来探望他们老人家。”

  “那,我们现在要去哪儿呢?”

  边沁略一沉,随即展颜一笑“先去杭州吧!我答应柳大姐要好好照顾小蛮,咱们得先将这个小丫头安顿好才行。”

  “是啊!我也正挂念着小蛮呢!”南飘雪眼睛亮了起来,笑道:“还有杭州的十醉,我也想得紧呢!”

  边沁闻言大笑,双手一提缰绳,骏马扬蹄,载着两人绝尘而去,长远寂寥的大街上,只余马蹄声低回不已。

  萤,倒是愈聚愈多了…——

  完
上一章   嫁个有情郎   下一章 ( 没有了 )
天错之合单细胞情人诱拐处男情诗无名再爱我一次孤男寡女冷香炽情想爱你就爱你都是诺贝尔的代班新娘
免费小说《嫁个有情郎》是一本完本言情小说。更多好看的免费言情小说,请关注午休小说网的“完结言情小说”专栏或全本小说排行榜。
完结小说嫁个有情郎TXT下载的所有章节均为网友更新,与免费小说网(www.5xxs.cc)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