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逃情妇 第十章
午休小说网
午休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同人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全本的小说 娇妻物语 小姨多春 孽乱村医 桃色美人 荒村野性 畸爱博士 雪白嫂子 留守村庄 走村媳妇 乡野情狂 官场小说 经典名著 笑话大全 综合其它
小说排行榜 人面兽医 女友出轨 妇科医生 三人同床 惹火乡村 合家情缘 若母痴欲 残花败柳 慈母憨儿 女友故事 侦探小说 现代文学 短篇文学 热门小说
午休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叛逃情妇  作者:予凡 书号:46570 更新时间:2020-5-12 下一章 ( 没有了 )
第十章
  沈仲文带着混乱的心情开车四处游,黄惠伦一番惊人的告白让他陷入了思考。

  周子萱对他并非无心无情,否则她也不会在他低落魄的时候将自己的第一次交给他。

  依照她堕胎的时间来看,沈仲文十分确定那是他的孩子,然而他却不断借此打击她、羞辱她。

  他真不知道自己该哭还是该笑,没有任何言语可以形容他此刻的懊悔。

  现在呢?她还爱他吗?

  沈仲文一点把握也没有。

  她不会反抗、不会吃醋,甚至不想怀他的孩子,只是看在钱的分上,默默忍受他的所作所为。

  她根本就不在意他。

  在这样的情况下,他该承认自己对她的感情吗?

  他思起伏不已,心绪烦地回到家中。

  令他吃惊的是,早该就寝的周子萱并不在房里,单整整齐齐的无皱痕,毯也四四方方堆叠而立。

  他屋前屋后找了一遍,依然没有她的踪影。

  平常不论他何时回来,她总是在家中等他,今天却出乎意料的反常。

  三更半夜她大着肚子会去哪里?因为他说今晚不回来,她就放心地跑出去过夜?

  沈仲文隐隐地感到不安。

  走进更衣室,他下外套、扯下领巾,有意无意地瞥了一下四周,在这个熟悉的空间里却浮现一种异样的感觉。

  到底是哪里不对劲了?

  心念甫动,沈仲文立刻跳了起来,他拉开所有属于周子萱的橱柜,却发现少了许多东西,连她的皮箱都不见踪影。

  一个可怕的念头闪过他的脑际——她走了!

  环顾着四周,他颓然坐倒。

  想不到历史再度重演,周子萱又一次离开了他!

  jjwxcjjwxcjjwxc

  周子萱踩着疲惫的脚步爬上公寓的顶楼,为了完成主管代的任务,她又超时加班了。

  拿出钥匙开了门,就看见母亲正抱着娃娃在喂

  “小安!”她直奔孩子身前,温柔地抬起他的小手亲吻着。

  周太太笑道:“小安今天胃口很好,每次都喝得光光的。”

  “真的?”周子董欣慰地看着孩子,一身的疲乏仿佛消失于无形之中。

  现在的她,感觉好快乐。

  方环辉临死前的安排给了她勇气,选择自己的人生。

  半年前,她毅然决然地离开沈仲文,卖掉方环辉留给她的房子替母亲还债后,并没有留下太多钱,却仍然足以支撑一阵子的生活。生下孩子后,她随即找到一份助理的工作,薪水不高还得时常加班,她却甘之如饴。

  她总算能够自食其力,不需要再看别人的脸色过活。

  周太太十分支持女儿的决定,对于儿子的一切她不打算再过问,她甚至不知道儿子的下落,他为了躲债早巳不知去向。

  “我帮你留了饭菜赶快去吃,可别饿坏了。”周太太放下空的瓶,在娃娃的背后轻轻拍打着,直到他打了嗝“隔壁的王太太要带她孙子去散步,约我带小安一起去,我们就在这附近走走,不会太久。”

  目送他们出门后,周子萱愉快地洗了个澡,换上轻便的衣服。

  叮咚——叮咚——

  这么快!周子董暗忖,她洗澡不过十分钟的工夫,她母亲已经带着孩子回来。

  “你们怎么这么快…”她打开门笑着出去,一句话还没说完人就傻住了。

  她竟然看到这辈子最不想看到的人。

  沈仲文正站在门口,似笑非笑地望着她。

  “你…”回过神来,她反地掩上门。

  沈仲文哪能由她,一伸手便将大门给推开,长驱直人。

  “啊!”被他的力量一推,周子萱险些跌坐在地上。

  “你玩够了吧!”他带着股霸气“把东西收一收跟我回去!”

  “你、你怎么找到我的?”周子萱一脸惊骇,为了避开沈仲文,她带着母亲悄悄地躲到南部,连黄惠伦都不敢通知,想不到他还是找上门来。

  “你想躲到哪里去?”他撇嘴“你生孩子、找工作到处都留着记录,找你有什么困难的?”

  “你早就知道我在这里?”周子萱哭丧着脸。

  看着她失望的神色,沈仲文又是好气又是好笑“我已经给了你半年的时间,容忍你的胡作非为,这样你还不满意?”

  听他的语气,仿佛自己拥有这段平静的日子全是他的恩蝎。

  “我、我们全家过得很好。”周子萱握紧双拳为自己辩解“你不必担心,我会好好照顾孩子,你不需要容忍我什么。”

  “这就是你所谓的好好照顾?”他打量着这间十来坪有点破旧的小房子“你打算让我儿子在这里长大?”

  听他提起孩子,周子萱紧张地口水“很、很多人都是这样。”

  “但不包括我儿子。”他否决了她的说法。

  “以后我的生活由我自己决定,和你没有关系。”她补充一句:“包括我的孩子。”

  “这么快就想撇清关系?”他冷笑“你的孩子?你一个人生得出来?”

  “小安有我就够了。”她理直气壮“你从来没有关心过他,他不需要你。”

  这句话说到沈仲文心中的痛处,为了掩饰自己的情感,他总是故作冷漠,刻意避开周子萱,甚至连孩子是男是女他都不曾过问。

  “谁说我不关心他?”他心虚地抗议“我知道他所有的事情。”

  这倒不是违心之论,他除了要人跟监周子萱的行动,手上还有一叠孩子的成长记录和照片。

  “你骗人!”他一直把孩子当成报复她的工具,教她如何相信!“只怕你连他的名字都不知道。”

  他闷哼一声“谁说我不知道,他叫沈怀安。”

  “不对!”她纠正他“是周怀安。”

  “今天不跟你说这个。”他打断她“现在立刻去收拾东西,待会儿就跟我回去。”

  “不!”她拒绝“说什么我都不会跟你走。”

  “不要?”他扬起了眉“你凭什么说不要?”

  转过身,她避开他凌厉的目光“我不求什么,只想过着平静的日子,你就成全我吧!”

  看着她哀怨又倔强的小脸,沈仲文的态度软化下来“怎么样你才肯回去?”

  她摇了摇头不再说话。

  暗暗叹了一口气,他悄悄自口袋里掏出戒指。

  抬起她的小手,他为她轻轻戴上戒指。“这样,你愿意回去了吗?”

  感觉一个冰凉的东西套在自己的手指上,周子萱不低下头。

  “这、这是…”看着手上闪烁的钻戒,她不自觉地张大口,几乎说不出话来。

  “我们结婚。”他清楚明快地表示。

  结婚?他在玩什么把戏?他那么讨厌她,现在居然说要娶她?

  没有被求婚的喜悦,周子萱的眼中充了戒惧“为、为什么?”

  “因为…”犹豫了半响,沈仲文找了一个四平八稳的理由“既然有了孩子,我就该负起责任。”

  “孩子…”

  “婚礼简单隆重就好,我不想惊动太多人。”顾及和方家的亲戚关系,他不想太过张扬。

  愣了半天,周子萱才小声道:“我、我不想结婚。”

  “什么?”沈仲文大吃一惊,他一直信心,以为她会答应。

  “为什么?你是嫌钻戒不够大?还是…”想了一会儿,他自以为找到问题的所在“你想要一个盛大的婚礼?”

  一定是这样的,当初她匆忙地嫁给方环辉,连白纱都没披,只有简单的行礼仪式,女人对于婚礼总是带有些许的幻想。

  “好吧,全部由你安排,你爱怎么样就怎么样。”对于细节他完全可以妥协,更何况他想好好地宠溺她一番。

  “可是…我、我不想…嫁给你…”她嗫嚅着。

  “你说什么?”他以为自己听错了“你再说一次!”

  “我…”她鼓起勇气“我不想嫁给你!”

  在这个世上居然有女人不想嫁给他,而且还是他喜欢的女人!

  这回沈仲文真的呆住了。“是因为我对你不好?”

  周子萱摇了摇头。

  “还是你…你忘不了方环辉?”

  踌躇了半天,她依旧摇摇头。

  “那到底是为什么?”怒火逐渐上升,沈仲文又急又气,愤怒地扳住她的肩头摇晃“你早就是我的人,现在连孩子也生了,你怎么能不嫁给我?”

  “就当我配不上你…”她痛苦地道。

  他再度咆哮:“放!一句配不上就想打发我?你信不信我…”

  “你不能再强迫我。”她拔下戒指递到他面前“我已经不需要你的钱。”

  “说什么鬼话?你不需要我的钱?”他的眼中闪着杀人般的怒火。

  周子萱吓得倒退一步,却鼓起勇气面对他“不、不错,我已经替我妈把钱还清,不用再受到你的威胁…”

  “我威胁你?”他的怒吼足以震破耳膜。

  “你本来就是…”她跌坐在沙发上,害怕地缩成一团。

  沈仲文气坏了,他非但没有怪她私自带着孩子逃离,现在还承诺娶她,想不到她居然不领情,还反过来指责他,拿钱跟他讨价还价。

  他几乎丧失理智“我警告你,再不听话我会让你永远见不到孩子!”

  “你不能…”她恐惧地瞪大眼,心知他的确有这个能耐。

  “我为什么不能?”他冷然道“是你一而再、再而三玩着不告而别的游戏,就别怪我狠心无情!”

  “你放过我吧!”她悲愤奠名“我不想嫁给你,我不想再忍受这一切了。”

  “嫁给我有这么委屈?”沈仲文忿忿不已,有多少女人排队等着嫁给他,她竟像要被架上刑场面临酷刑。

  “你打从心里看不起我、讨厌我,只想报复我、玩我,就算嫁给你又怎么样?在你面前我永远抬不起头,永远要看你的脸色,或许表面上身份不同,但实际上什么都没有改变。”想起自己所受的凌辱和伤害,周子萱不由得一阵激动“我很感激你为孩子着想,可是我不想活得那么卑,我想过点有尊严的日子!”

  咬了咬牙,沈仲文没有说话,凝视她的目光却逐渐柔和,他用力地耙了几下头发,仿佛下定决心。

  “好,我认了。”他面无表情地瞪着地板“我承认我…我喜欢你,这、这样…可以了吧?”

  周子萱还未从震惊中回过神,沈仲文已大步走向门口,整个人早已失去方才的霸气。“我、我在楼下等你们。”

  望着他不安的背影,她握了握戒指,轻柔的声音在空气中飘:“我还没答应…”

  “别得寸进尺!”停下脚步,他板着脸“我已经说喜欢你了,你还想怎么样?”

  “可是你没问我…喜不喜欢…”她委屈地低下头。

  “你说什么?”沈仲文几乎快发狂了。

  他冲到她面前“那不重要,我喜欢你就够了!”

  他只想将她留在身边,至于她喜不喜欢他,他根本不想去面对这个事实,或者应该说,他缺乏这分勇气。

  “你若真的喜欢我就该问我…不会、不会这样强迫我…”周子萱难过地道“在你眼中我什么也不是,只是一颗任你摆布的棋,我凭什么自作主张、擅自离开你?就算要走也该由你开口赶人才是。你说你喜欢我想留我下来,只不过是心有不甘罢了!”

  沈仲文蹬着她。

  “为什么我要忍受这些?为什么我不能做我自己?”她红了眼眶叨叨低语“你知道我有多么羡慕惠伦?我们一起念书、一起长大,为什么她可以活得那么骄傲自信,拥有自己想要的一切?而我非但一无所有,还得像只过街老鼠,忍受大家的指责;你更是高兴怎么对我就怎么对我,跟你在一起我好害怕。”

  她抹去滑下的泪水“我不敢奢望你会再爱我,只希望你能原谅我、放我离去,可是你却打算利用孩子来支配我的一生;我不希望小安步上我的后尘,只有选择离开才能保护他不受伤害。”

  他无言,一颗心尽是愧疚和心疼。

  “在这里没有人认识我,大家都对我很好,你就高抬贵手放过我们母子,不要我们回去好吗?”周子萱温柔的眼中写着的哀求。

  “对不起!”他再也忍不住,将她拥人怀中“是我不好,我不该这样伤害你,以后我只会对你好,相信我。”他把她搂得更紧。

  周子萱傻住了,眼前的男人竟然说要对她好?

  “谁说你一无所有?”他热切地表示道:“你有我啊,小傻瓜!”

  “你…”小脸上布惊愕与不解,她一直记得他对她恨之入骨,把她当女一样糟蹋的。“你不怪我?”

  他一脸歉疚“你为我拿掉孩子,我却一直错怪你,该求原谅的人是我。”

  “你怎么会…”周子萱感到不可思议,他居然忆起这段早巳忘却的事实。

  “惠伦已经把整个经过告诉我…”沈仲文不愿破坏她们两人之间的情谊,于是瞒着黄惠伦欺骗他的事,轻描淡写地带过“这些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我喜欢你,想照顾你一辈子!”他不知道该怎么向她解释自己内心的转变,只能提出承诺。

  他俯身吻了吻她光洁的额“嫁给我,就当是给我机会补偿你,好吗?”

  周子萱脑中一片混沌,突如其来的改变,教她说不出话来。

  “你不说话,我就当你答应了!”

  “不…”

  “你不答应?”

  “我…”

  见她一张小脸涨得通红,沈仲文不失笑“你到底答不答应?”

  支吾了半天,周子萱摇了摇头。

  “不、不答应?”

  “你父母不会接受我的。”一来两人家境悬殊,二来她曾是方家的媳妇,光是这两点就足以判她出局。

  他半开玩笑地道:“你是要嫁给我还是他们?”

  “可、可是…”沈家的财势远在方家之上,所谓豪门深似海,想起自己在方家遭人唾弃的日子,周子萱仍心有余悸。

  沈仲文又怎会不明白她的心事。

  “说真的…”他严肃地看着她“如果我不再是寰华的总裁,你还愿意嫁给我吗?”

  他的意思再清楚不过,一旦他父母不能接受她,他不惜放弃在寰华的地位。

  “你是说…”周子董骇然“不,你不要这么做,我不值得你为了我…”

  “不许再贬低自己。”他捂住她的口“你值得我为你做任何事。”

  “仲文…”她感动得热泪盈眶,却不知该说什么。

  “不管别人怎么想,我要定你了!”他斩钉截铁“谁都无法改变我的决定!”接过她握在手中的戒指,他抬起她的手“现在可以答应我了吗?”

  看着义无反顾的他,周子萱再次摇了摇头。

  “还、还不行?”他的语气有着焦急“你要怎么样才肯答应?”

  她咬着敛下眼睑“你、你没有送花…”

  他不笑开了嘴。

  “好,明天你就准备让花给淹死!”他把钻戒再次套进她的手指,跟着便堵住她柔瓣,给她一个情的狂吻。

  红着脸嘤咛地回应着,周子萱拥住他,也拥住这份得来不易的幸福。

  过了许久,沈仲文才放开她,见她语还休、

  羞涩娇美的模样,他心中充了柔情。

  “我爱你!”他情不自、深情款款地吐爱意。

  周子萱心头一阵漾。

  “我也爱你!”隐藏多年的感情,想不到今天终于有机会说出口。

  jjwxcjjwxcjjwxc

  虽然沈仲文并不在意别人的看法,但在周子萱的央求下,两人依旧保持低调未举行婚礼,只有到法院进行简单的公证仪式。

  在回家的途中,沈仲文始终带着笑意,不时瞥向身旁的周子董。

  他总算切切实实地拥有她了。

  在粉红衣裙的衬托下,周子萱的脸颊罩着一层羞涩的娇红,看起来气极佳。

  “你专心开车好吗?”显然她已经注意到他的心猿章马。

  “身边坐了一个这么美丽的新娘子,我怎么能专心?”他取笑道“现在我什么都没办法思考,只想…”

  “你!”周子萱的脸更红,她明白他话中的涵义。

  “我好想把车停在路边,立刻跟你…”“不行!”担心他说到做到,她急忙摇头拒绝。

  “为什么不行?”他理直气壮的说:“今天是我们的房花烛夜,你没有理由拒绝我。”

  “那也该等到晚上…”她设法拖延时间,个性保守的她实在无法接受大白天在路上做这么疯狂的事。

  沈仲文笑道:“你那么紧张干什么?我开玩笑的!”

  “你真坏!”她娇嬉地抱怨着。

  两人一路嘻嘻哈哈地斗嘴,直到他把车停在家门口。

  “等一等!”当周子萱正要推门下车时,却被沈仲文给阻止了。

  “又怎么了?”她无奈地叹了一口气,看着一脸古怪的老公。

  在她的小嘴上轻轻一吻,沈仲文才溜下车替她打开车门。

  “你是新娘子,不可以自己走下来。”他伸手将她抱起,转身朝大门走去。

  愣了一下,她随即挣扎着“吴太太和妈都在,你快放我下来!”

  “你是我老婆,谁敢说话?”不理会她的抗议,沈仲文径自打开了门“就算我们在客厅里打滚,她们也只好视而不见,听而不…”

  砰!一声炮响打断了他的话,两个人同时愣住。

  原本空旷的客厅里竟挤了人,更令他们惊讶的是,客厅中间还摆了一座五层的大蛋糕。

  “恭喜!恭喜!”四周传来一片炮响和恭贺声。

  除了黄惠伦和范永淳外,沈其瑞、林慧婉和周子萱的母亲也都到了,此外公司的高阶主管和王秘书也全部群集现场。

  “小子,娶这么漂亮的老婆居然不请我喝喜酒,这样你说得过去吗?”范永淳扮了一个鬼脸“三言两语就想打发我?没那么容易!”

  “放、放我下来…”想起自己还在丈夫怀里,周子萱不面红耳赤。

  沈仲文连忙放下她,脸色铁青地瞪着范永淳“混蛋,你出卖我!”

  对于结婚的事他守口如瓶,只有在电话里向范永淳透了一些,想不到他的“好朋友”竟把消息抖了出去。

  “你别怪他,他只跟我一个人说过,是我自作主张想替你们庆祝一下。”一心一意想补偿对朋友的亏欠,黄惠伦走过来拥住周子萱“新娘子怎么穿得这么随便?快跟我进去换衣服!”

  周子萱手足无措地站在沈仲文身旁,突然间看到这么多人,心中早已没了主意,只能呆呆地被黄惠伦拖着走。

  “你…”纵使有一肚子的气,沈仲文却不便对黄惠伦发作,只得摊了摊手走向众人“谁来告诉我这是怎么一回事?”

  大厅里传出一阵哄笑,沈其瑞拍了拍儿子的肩膀“你别生气,结婚总要热闹一下,大家只是照我的意思去做而已。”

  两天前所有的高阶主管都接到董事长亲送的邀请函,同时也被下令封口,免得走风声。

  “是你教大伙儿私闯民宅?”沈仲文没好气地道。

  “我就你这么一个宝贝儿子,结婚居然得由别人告诉我。”沈其瑞摇头叹气“你不请我,我只好自己来了!”

  沈仲文讽刺道:“既然你不满意我挑老婆的眼光,我何必强迫你参加?”

  沈其瑞大笑“我不过试试你有多喜欢子萱,你又何必当真?”

  “你…”突然间,沈仲文意识到自己上当了。

  在方玉莹的生日宴会后,沈其瑞就嗅出不寻常的气息,进而调查关于周子萱的一切,两人之间的爱恨纠葛早在他的掌握之中。虽然他对周子萱仍有意见,却知道多加阻止只会走好不容易回到身边的儿子;那天在办公室里的“演出”充其量只是一种将策略,倘若沈仲文是真心的,他那番反话必定会使个性强悍的儿子及早做出“相反”的决定。

  果不其然,现在连孙子都有了。

  “你这个老狐狸!”沈仲文气得牙,却不得不暗自佩服父亲的道行。

  对于他们父子俩的你来我往,其他人早已见怪不怪,纷纷三两成群兴奋地交谈着,话题自然在于新娘的背景;任谁也想不到这么一个娇娇柔柔的小女人,居然绑得住他们风总裁的心。

  顾不得跟其他人打招呼,林慧婉和周太太正抱着孙子快乐地逗着。

  “好可爱,跟仲文小时候一模一样呢!”林慧婉尤其兴奋,她做梦也想不到,自己居然会抱着孙子参加儿子的结婚典礼。她并不介意儿子娶了谁,只要看见白白胖胖的孙子,她就心满意足。

  当结婚进行曲缓缓响起,大家同时安静下来,黄惠伦已陪同新娘站在楼梯口。

  周子萱换上白色婚纱,紧张得手心出汗,看见楼下黑的人群,她不由得一阵腿软;要不是好友在一旁搀扶着,她几乎要滚下楼去。

  随着音乐的节奏,两人一步一步走向大厅,黄惠伦伴着她走到周太太身边。

  周太太微微一笑,拉着女儿将她到沈仲文手里。“以后,子萱就由你照顾了。”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沈仲文讪讪地不知该如何接口,只好用力地点点头。

  就在大家举杯恭贺,新人正准备切蛋糕的同时,

  范永淳一面指挥着摄影师,一面大叫着:“慢点、慢点,蛋糕还没下肚前先照个相啊!”他滑稽的模样引得众人放声大笑。

  看着掩嘴而笑的周子萱,沈仲文不感激起父亲的安排,对于不能给她一个正式的婚礼,他感到歉疚;但像现在这样,自己人关起门来庆祝,倒也不失为一个好办法。

  周子萱似乎感受到他的心意,轻轻地握了握他的手。

  两人深情对望、相视而笑,心中溢了幸福。

  “新郎、新娘看这里!”

  镁光灯一闪,这份浓浓的幸福立刻被捕捉人镜,再也化不开了!

  一全书完一
上一章   叛逃情妇   下一章 ( 没有了 )
王子公主不对伪装情妇幸福的祸根非凡&浅浅佛跳墙雾月迷情风烟罗拉四月情非常男女嫁个有情郎
免费小说《叛逃情妇》是一本完本言情小说。更多好看的免费言情小说,请关注午休小说网的“完结言情小说”专栏或全本小说排行榜。
完结小说叛逃情妇TXT下载的所有章节均为网友更新,与免费小说网(www.5xxs.cc)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