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门之门 七、刀客
午休小说网
午休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同人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全本的小说 娇妻物语 小姨多春 孽乱村医 桃色美人 荒村野性 畸爱博士 雪白嫂子 留守村庄 走村媳妇 乡野情狂 官场小说 经典名著 笑话大全 综合其它
小说排行榜 人面兽医 女友出轨 妇科医生 三人同床 惹火乡村 合家情缘 若母痴欲 残花败柳 慈母憨儿 女友故事 侦探小说 现代文学 短篇文学 热门小说
午休小说网 > 武侠小说 > 千门之门  作者:方白羽 书号:5568 更新时间:2012/12/16 下一章 ( → )
七、刀客
 打量着应声倒下的年轻人,金十两盘膝在他身边坐下来。只见他仰天倒在地上,对发生在自己身上的变故似乎并不在意,却饶有兴致地打量着自己。金十两记得并没有点他的哑,但他却一言不发,既不求饶也不呼救。金十两有些好奇,忍不住问:“你知道我要干什么?”

 “大概是要杀掉我吧,”年轻人的嘴角边,竟然出了一丝若有若无的微笑“我只是有些奇怪,你为何还不动手?”

 “我要让你死得像是一次意外,”金十两脸上出猫戏老鼠似的微笑“一个人若是不吃不喝,大概两三天时间差不多就死了吧?”

 年轻人同意似的眨眨眼:“如果没水喝,一个人最多可以支持三天。”

 “你不害怕?不想求饶?”金十两很奇怪对方的镇定。“害怕可以活得久点?求饶有用吗?”年轻人好像听到天底下最有趣的笑话一般。

 “当然没用。”金十两突然发觉这小子还真有趣,跟他聊天可以打发这三天的无聊时光。“你叫什么名字?”这是他第一次问起目标的名字。

 “云襄,你呢?”年轻人虽然道受制,仰天躺在地上,姿势颇有些不雅,不过神情却像在跟老友聊天一般随和自然。

 “我原名金彪,不过别人都叫我金十两。”刀客叹道“你别怨我。我这是拿钱干活,有人出五十两黄金买你性命,到阎王那里你该告他。”

 “五十两黄金,”云襄有些惊讶“想不到我还这样值钱,早知如此,我不如将自己的性命卖给他好了。”

 “我也觉得奇怪,横看竖看你都值不了那么多。”金十两笑道“你小子是不是勾引了人家老婆,要不就是污了别人的妹子,别人才不惜花大价钱来取你的性命?”

 云襄脸上出一丝苦笑:“我要享过这等福,死也死得开心了。”

 “我看你也不像是个采花贼。”金十两对雇主杀人的理由并不关心,如果对每一个死在自己手上的目标都要揣测原因,那岂不要累死?辛苦半,他感觉有些饿了,从马鞍上拿出干烈酒就吃喝起来,见云襄饥渴地着嘴,他安慰道:“你忍忍,刚开始可能有些难受,慢慢就习惯了。”

 “我说大哥!”云襄大声抗议起来“你吃香喝辣的时候,能不能稍微走远些?你不知道饿着肚子看别人吃喝,是天底下最痛苦的一件事?”

 “这可不行!我得一直盯着你,免得你耍什么花样。”金十两说着突然想起了什么,不好意思地问道“对了,我发现你无论在街头的小赌摊还是镇上的赌坊,都是每押必中,从不失手,这可有什么诀窍?”

 云襄眼中闪过一丝狡黠:“当然有诀窍,不过你别问我,问了也白搭。反正我死到临头,为什么要把这门绝技告诉你?”

 “这算什么绝技?”金十两轻蔑地撇撇嘴,不过回想对方每押必中的神奇,他还是忍不住问“这中间究竟有什么诀窍?只要你告诉我,不妨让你多活一阵子。一块干加一壶好酒换你这诀窍,如何?”

 云襄笑了起来:“人的性格虽然千差万别,但大致可分为九种。其中一种性格的人脾气偏执倔强,一旦认定目标,就不达目的誓不罢休。这种性格的人通常都能成为各个领域的顶尖人物,不过他们也常常会被这种偏执的性格所害,做一些在常人看来不可理喻的愚蠢举动。据我观察,金兄就是这样的人。”

 “你什么意思?”金十两有些莫名其妙。

 “你一旦对我这诀窍心生好奇,就一定不会带着没有解开的秘密离开。只要我不说出这秘密,你就会不断提高价码,想尽一切办法来揭开它。”云襄笑意盈盈“遗憾的是,我也是这种性格,一旦下定决心,无论你开到多高价码,我都不会告诉你。我就是要让你下半辈子都受这个秘密的折磨。”

 “哼!我不信你倔得过我金十两。”金十两扔下美酒干,他的执拗远近闻名,也因为此,他才成为镇上刀法最好、脾气最坏的刀客。他不信自己不能让这年轻人屈服。其实他对对方每押必中的秘密只是有些好奇,并不想学这诀窍去赌钱。不过现在对方的话起了他的倔强脾气,他将清水、美酒、干搁到云襄面前,发狠道:“我拿这些来换你每押必中的秘密,你现在就算不答应,饿你三天,我不信你还不答应!”

 三天时间很快过去,云襄的嘴已干起了血块,脸上更是笼罩着一层灰败之,再这样下去他肯定会干渴而死。金十两终于失去了耐心,抓起他的脖子喝道:“清水食物,美酒佳肴就在你面前,反正你难逃一死,何不将那秘密说出来,换得这些食物多活几天?”

 云襄嘴边勉强挤出一丝微笑,却瞑目不答。金十两强行捏开云襄的嘴,将清水灌了进去。等到对方稍稍恢复了些生气,他才恨恨道:“好!你他妈有种!像你这样硬气的汉子,老子还从来没遇到过。可惜你遇到的是金十两,老子若不能将这秘密从你口中掏出来,金十两三个字,从此倒过来写!”说着他将手按上云襄背心,内力透体而入,竟用上了“万蚁钻心”之法。云襄只感到有如万千蚂蚁钻入体内,五脏六腑、膏肓骨髓都起来,片刻后那麻的感觉又变成针刺一般的剧痛,浑身上下竟无一处不,无一处不痛。这种痛楚远远超过了过去受过的任何酷刑,他一声惨叫,晕了过去。

 冰凉的清水泼到脸上,云襄悠悠醒转,神志虽因饥饿和痛苦变得有些模糊,但他依旧坚守着最后一丝灵智,不住在心中告诫自己:坚持!一定要坚持!要想活下去,一定要坚持到底!

 金十两气吁吁地望着完全没有一丝反抗能力的云襄,心中突然生出一丝挫败感。他想不通这小子的神经究竟是什么材料制成,自己虽然可以在体上轻易将之消灭,但精神上却永远无法将之打垮。他无奈道:“你苦守这点秘密,也是想卖个好价钱吧?你说。只要不是让我饶了你性命,任何条件都好商量。”见云襄充耳不闻,金十两急道“难道你就没有什么未了的心愿?没有需要照顾的亲人?我虽然不能饶你性命,却可以帮你完成心愿,照顾亲人,甚至可以帮你杀了你的仇家。”

 “我不会告诉你这诀窍,不过你可以跟着我,只要遇到类似的赌摊,我都会押上两把。”云襄瞑目道“你得靠自己的眼睛去发现这诀窍,这就是我的条件。”

 虽然明知对方是在用缓兵之计,以求缓死,不过偏执的性格使金十两不愿被这秘密折磨,况且对方手无缚之力,要取他性命简直易如反掌,而雇主也没有规定这单生意的期限,他心中已有些松动了。

 见金十两犹豫不决,云襄笑道:“莫非你对自己的头脑没有信心?”

 金十两然大怒,一把将之从地上拎起来“好!老子答应你。我不信老子多看几回,竟不能看穿你这点小把戏。你要祈求上苍,让我永远不能发现这秘密,不然你会死得很惨!惨到后悔生到这个世上来!”

 说着金十两将云襄提上马,缓缓向东而行。前方百里外就是甘州,赌坊赌档多不胜数,他已暗下决心,一旦看穿这小子的把戏,定要将之折磨到痛苦万分才死,以心头之愤。

 矗立在黄河岸边的甘州城,是往来西域的必经之路,一向熙熙攘攘热闹非凡。当金十两押着云襄来到这里时,天色已近黄昏。二人寻了处客栈,只要了一个房间歇息。为了防止云襄逃脱,金十两每晚都要将他闭住道,对此云襄也习以为常。

 第二天一早,金十两拉起云襄出了客栈,他已经有些急不可耐了。云襄却悠闲地逛了半晌,最后才拐进一家热闹的赌坊。他不像别的赌鬼那般直扑赌桌,却负手四处闲看,最后才在一张赌桌前停下来。这一桌的档手是个赌坊中少见的红衣少女,年纪大约只有十八九岁,生得颇为俊俏,举止更是豪迈张扬,与温婉娴淑的江南女子全然不同。她的豪迈吸引了不少赌客,使这一桌成为整个赌坊最热闹的地方。

 “来来来,下注要快,买定离手!”少女手法熟练地摇动骰盅,不时与相的赌客开两句玩笑,这并不妨碍她杀多赔少,片刻工夫就有上百两银子堆到她面前。虽然她在赌场上顺风顺水,但眉宇间,却始终有一抹挥之不去的忧

 云襄在圈外静看了足有顿饭工夫,最后才挤入人丛押了一两银子。这一桌是押大小,规则倒也简单明了。当云襄赢得第一把时,金十两暗赞这小子的运气;当他一口气连赢五把后,金十两不由张大了嘴。他决不相信一个人会有如此好的运气,但要说这小子在出千,却又不太可能!赌具是赌坊的,档手是赌坊的人,这小子连赌具都没碰一下,如何出千?

 云襄并不贪心,赢了十几两银子就走。出得赌坊大门,金十两忍不住追上去悄声喝道:“你小子一定在出千!”

 “我如何出千?”云襄笑问“金兄一直盯着我,定看得明明白白。”

 金十两气恼地哼了一声“我知道你在出千!下次我一定要抓住你!”他嘴里说得硬气,但心中已没有那么自信了。

 “这位公子请留步!”身后突然传来一个女子的声音,二人回头一看,却是方才赌坊中摇盅的红衣少女,只见她像男子一般对云襄拱手一拜“小女子柯梦兰,敢问公子大名?”

 云襄笑道:“姑娘拦路询问陌生男子姓名,是不是太冒昧了一点?”

 红衣少女对云襄的指责毫不在意:“江湖儿女,率而为,哪来那么多规矩?梦兰是见识公子方才虎口夺食的本领,忍不住追出来拜见。”

 云襄拱手道:“小生云襄,途经贵地,囊中羞涩,只好到宝号借几两盘,望姑娘恕罪。”

 “云公子客气了!”红衣少女大度地摆摆手“咱们开门做生意,自然不怕别人赢钱。只是我见公子把把追杀,明目张胆,犯了跟虎吃的大忌。莫非公子是有意上一手,以引起梦兰注意?”

 云襄笑道:“姑娘多心了。在下初次借光,行事莽撞,令姑娘笑话。”

 红衣少女怫然不悦:“公子行事从容冷静,在人声鼎沸的赌坊也如深潭古井般平静。说是初次借光,谁会相信?小女子本有意与公子结,不过公子若是拒人千里,梦兰也只好就此拜别。”

 云襄没想到对方快人快语,倒令他有些尴尬,忙拱手道:“是在下心怀戒备,令姑娘误解,万望恕罪。”

 “既然如此,公子可否移步一叙?”红衣少女做了个“请”的手势。

 “姑娘诚心相邀,云襄敢不从命?”云襄说着尾随红衣少女便走,金十两忙追上两步,悄声问:“方才你们在打什么暗语?什么是借光?什么又是跟虎吃?虎口夺食?”

 云襄诡秘一笑:“金兄得靠自己去揭密,咱们不是有过约定?如果金兄对自己的头脑没信心,不如现在就将我的命拿去,免得再伤脑筋。”

 对方越是如此说,金十两越是不愿认输:“你他妈少狂!老子发过誓,不揭开你这些秘密,决不伤你性命!不过一旦明白其中关节,哼哼!”

 二人随红衣少女登上街边的马车,穿行半个甘州城,最后在一处巍峨的府第前停了下来。二人在红衣少女带领下进了府门,来到一间书房外,红衣少女远远就高叫:“爹爹,我回来了!”

 一个中年汉子了出来,疑惑地打量着跟在少女身后的云襄和金十两:“他们是…”

 “这位云公子,乃是女儿今在赌坊中遇到的千道高手。”柯梦兰说着指向金十两“这位壮士是云公子的随从,叫…”她突然有些尴尬,发觉自己竟忘了问金十两的名字。

 “绰号金十两,名字却差不多忘了。”金十两大大咧咧地道。

 “金十两!”那汉子有些惊讶“可是落旗镇上有名的刀客金十两?”

 “正是。”金十两没想到自己的名号在西北道上还有些响亮。

 “在下柯行东,见过云公子与金壮士。”那汉子忙向二人拱手为礼,并向二人示意“云公子,金壮士,里面请!”

 书房内,三人分宾主坐下后,柯梦兰侍立在柯行东身后,而柯行东则不住打量着云襄:“不知云公子是何方人士?家住哪里?”

 云襄淡然一笑“祖籍江南,现在四海为家,居无定所。”

 柯行东将信将疑地问道:“云公子精通千术?”

 “精通说不上,略知一二罢了。”云襄淡然道。

 “来人!拿牌九!”柯行东一声高喊,有家人应声捧上一副乌沉沉的牌九。柯行东一摸到牌九,立刻就像变了个人。只见他以令人眼花缭的手法码好牌九,抬手向云襄示意:“公子请。”

 云襄没有动手,却笑道:“柯老板以藏头去尾的手法码下牌九,岂不是做好陷阱让我来跳?”

 “公子好犀利的眼光!”柯行东慌忙离座而起,对云襄躬身而拜,脸上的表情已由惊讶变成了敬佩。金十两方才也睁大眼睛看着柯行东码牌,却没看出对方做了什么手脚。见云襄一言点穿对方的手法,他有些不甘心地嘟囔了一句:“不过是个老千,有什么值得柯老板如此尊敬?”

 “你知道什么?”柯梦兰瞪了他一眼“我爹爹的赌技在甘州数一数二,云公子能一眼看穿我爹爹的手法,就这份眼力,放眼天下恐怕也不多见。”

 “再高明也只是个老千,有什么稀奇?”金十两不以为然地道。

 柯梦兰还要再辩,却被柯行东抬手打断。他无心理会金十两的贬斥,却对云襄拜道:“公子突然出现,定是有为而来,敢请公子示下?”

 云襄笑道:“方才我经过宝号,发现门外有转让的告示。而门里却生意兴隆,人气旺盛,实在不像是需要转手的烂地,所以便大胆猜测宝号是遇到了麻烦。正好我也缺钱,就狂妄地在令爱手上连杀五把表明身份,如果令爱有心,自然会来找我。”

 金十两再次张大嘴,云襄竟在自己眼皮底下与人作了这么多交流,而自己却浑然不知。金十两突然发觉他身上的秘密真是源源不断!

 “云公子真是天降奇人!”柯行东大喜过望“不瞒公子说,在下正是遇到了天大的麻烦,若得公子相助,定能化险为夷。来人!快摆酒!”

 一桌丰盛的酒宴很快就摆了上来,云襄与金十两欣然入席。酒过三巡,云襄开门见山地问道:“不知柯老板遇到了什么麻烦?如果我云襄帮得上忙,定不遗余力;如果帮不上,也不敢让柯老板浪费时间。”

 柯行东一声长叹:“实不相瞒,我柯行东干这一行已有二十多年,大风大经历过不少,在甘州也算享有薄名,最近却栽到家了。半个月前,赌坊中来了个年轻人,借赌博之机调戏小女,被小女连损带骂赢得干干净净,他恼羞成怒,扬言要赢下整个赌坊。三天后这小子带来了几个帮手,一天时间就赢了上万两银子。说来惭愧,柯某也算是在赌桌上打滚多年的老手了,什么场面没见过?却偏偏看不出对方使了什么手段。这小子连赢三天后,我已经输得快没了本钱,只好卖掉赌坊认栽。谁知那小子还要赶尽杀绝,扬言谁要敢接手这赌坊,他都决不放过。有柯某这前车之鉴,谁敢接手?明他还要上门。柯某明知他出千,却抓不住把柄,只能坐以待毙。”

 “他这样赶尽杀绝,究竟是为什么?”云襄问。

 “他是我将小女输给他,以雪前!”柯行东愤然道“这小子扬言,除非柯某献出梦兰,不然他就要一直赢到柯某倾家产。”

 “哼!”一旁的金十两不屑地撇撇嘴,指指云襄道“这小子都能在你们赌坊连赢数把,我看你们的赌技也稀松得很,被人赢光也很正常。”

 “你懂什么?”柯梦兰瞪了金十两一眼“云公子只是借光赢点小钱,不是出千。只要他不贪心,就算知道他在虎口夺食,咱们也无可奈何。赌坊对这种手段心知肚明,能将损失控制在可以接受的范围之内。而那小子明明在出千,但咱们却完全看不出来。”

 “你们是要我揭穿他的手段?”云襄问道。“不错!”柯行东忙道“明我与他对赌时,公子若能揭穿他,柯某愿以赌坊一个月的收入酬谢。”

 “成!”云襄伸手与柯行东击掌后,立刻起身告辞“明大战在即,在下得早些歇息。”“我让下人收拾客房,今公子便在寒舍歇息。”柯行东说着也不等云襄反对,便令下人收拾客房,带云襄过去。二人刚出门,柯梦兰突然追了出来,红着脸对云襄盈盈一拜:“一切拜托云公子!”

 随着下人来到客房后,金十两不住对云襄抱怨:“你也不问问柯老板对方是如何行事,你甚至连对方赌什么都不知道,若是看不穿别人的手段,岂不害了柯老板,也让老子跟着你遭人白眼!”

 云襄笑道:“柯行东既然不能看出对方的手段,咱们问也没用,明只能临场发挥,见机行事。他把希望完全押在我这个陌生人身上,显然已是走投无路,死马当成活马医。我能揭穿对方的手段固然好,如若不能,就只能把命赔给柯行东了。”

 “喂!你的命是我的!”金十两忙提醒道。

 “放心吧,我会一直给你留着。”云襄哈哈一笑,在上躺了下来“还不来点我道?”“看你明天要干活,今晚就放过你,可别耍什么花样啊!”

 “都习惯了点上道睡觉,你这不是要我失眠吗?”“少他妈得了便宜还卖乖!”金十两和衣在另一张上躺了下来。望望对面的云襄,他对明天的豪赌充了期待,甚至隐隐希望这小子能继续他的神奇。

 三十二张牌九被柯行东眼花缭地码好,然后推到对面那个神情倨傲的锦衣公子面前,对方随意扫了一眼,示意柯行东继续。

 云襄混在观战的赌徒中间,仔细打量着不知名的对手,只见他年纪甚轻,顶多不超过二十岁,手中折扇轻摇,俊美的脸上出轻佻和狂放,对面前的豪赌毫不在意。他的身旁还有一个中年文士和一名白发老者,二人正全神贯注地盯着牌九,似乎他们才是赌桌上的正主。锦衣公子身后还肃立着四名彪悍的随从,排场还真是不小。

 柯行东开始打骰子发牌。他们赌的是大牌九,每人四张牌,自由配成两组后,由庄家与三个闲家比牌。两组俱大加倍赢,一大一平赢单倍,一大一小算和局。由于事先不知对方的牌,所以配牌就比较讲究策略,拿到好牌不一定赢,拿到小牌也不一定就输。可不知怎的,锦衣公子与两个同伴对柯行东的牌似乎能完全察,每每针锋相对地巧妙搭配,将柯行东杀得狼狈不堪。

 片刻工夫,锦衣公子就在谈笑风生中赢了数千两银子。好不容易捱到休战吃饭,柯行东才像逃命一般离开赌桌,立刻让人叫来云襄,连连催问道:“云公子可看出什么端倪?再赌下去,柯某真要倾家产了。”

 云襄没有直接回答,却反问道:“是否对方每次都像今这样,刚开始只是互有输赢,直到十几把后才稳占上风?”

 “不错,几乎每次都是这样。”柯行东回忆道。

 云襄叹了口气:“从对方的表现来看,肯定对柯老板手中的牌心知肚明,甚至连你如何配牌都能看穿,难怪柯老板总是输多赢少。”

 柯行东摇头道:“我开始也有这种怀疑,不过牌是我亲自挑选,一一换。要说他们拿牌的时候在牌上做了暗记,也不可能瞒过我这赌场老手啊。”

 云襄叹道:“据我所知,有一种用磷粉做成的特殊涂料,少量涂在牌背面,旁人根本看不出任何异状,只有经过苦练的神目,才可以看到磷粉那极淡的幽光。”

 “你是说他们借拿牌之机,用磷粉涂在牌背面,做下了记号?”

 云襄点点头:“那个中年文士总是全神贯注盯着牌面,每次柯老板配好牌,他便用独特的手势告知身旁的锦衣公子,让他针对柯老板的牌作针锋相对的搭配。虽然这方法不能保证把把俱赢,却是大占赢面,时间一长,自然包赢不输。”

 “这不太可能吧?”金十两突然话道“我这目力也不算差,怎么就看不出什么记号?”

 云襄哑然笑道:“这等神目没有二三十年的功夫根本练不出来,练这种神目通常并不是为赌,而是为了练暗器。若我猜得不错,那中年文士一定是个罕见的暗器高手。不过从对方的手法来看,却并不算道行高深的老千,只是利用其特殊的本领作假罢了。”

 柯行东大喜过望:“云公子既然能看出对方手段,定有应对之策。”

 “这还不简单?”不等云襄答应,一旁的金十两洋洋自得地拍着脯“找我金十两,一准帮你搞定。”

 几个人俱有些意外,柯行东忙问:“不知金壮士有何高招?”“太简单了。”金十两得意洋洋地笑道“换一种赌法或者换一副牌,这不就行了?”

 柯行东苦笑道:“咱们赌坊是开门做生意,客人有权选择赌坊中的任何赌具。另外,没有特别的理由咱们不能随便换牌,以免换走了赌客的好运。这规矩任何赌坊都不敢坏,不然就砸了自己的招牌。”

 “给我一千两作赌注,呆会儿我也下场。”云襄突然道。

 “公子想到了破解之法?”柯行东忙问。只见云襄泰然自若地点点头:“虽然不能说万无一失,但总好过坐以待毙。”

 云襄的神情令柯行东信心倍增,立刻让账房送了一千两银票进来。虽然他知道云襄作为闲家下场,只能与自己这个庄家发生输赢,根本不可能杀到另外几个闲家,但他依旧对云襄充了信心。

 正午刚过,豪赌继续开始。柯行东正要发牌,人丛中突然挤进来一个醉醺醺的书生,只见他一手执着酒壶,跌跌撞撞坐到赌桌边。锦衣公子嫌恶地瞪了他一眼,回头高叫:“哪来的醉鬼,还不给我扔出去?”

 几个随从正要动手,却见书生掏出一叠银票扔到赌桌上,用醉眼乜视着锦衣公子:“谁说喝醉了就不能赌?现在庄家正霉,这可是千载难逢的机会,我可不能错过。”

 几个随从忙拎起醉鬼要扔出去,却听柯行东喝道:“慢着!咱们赌坊开门做生意,任何赌客都是咱们的贵宾,没有道理为了这位公子就将客人赶走。如果公子不让旁人参加,柯某只好就此停手,不再奉陪。”

 锦衣公子犹豫了一下,只得对几个随从摆摆手。随从应声放开醉鬼,他立刻坐了下来,拍着桌子高叫:“快发牌!本公子要大杀四方!”

 柯行东已认出这醉鬼就是云襄,笑着点点头,手法熟练地码好牌九,刚打好骰子正要分牌,就听云襄突然一声咳嗽,一口酒毫无征兆地了出来,尽数落到牌上。他慌忙掏出素巾擦拭,并对众人连连赔罪。

 一直盯着牌面的中年文士突然睁大了双眼,只见那些本就隐约难辨的莹光记号,随着这醉鬼的擦拭越加模糊,再看不清楚,那些磷粉竟被酒水抹去!不过幸好被这醉鬼的牌只是几张,而自己方才已经记住了柯行东要拿到的牌,现在虽然模糊不清,却也无伤大局,所以他对这意外也没有放在心上。

 酒鬼很快擦净酒水,这才不好意思地收手。柯行东目视锦衣公子,提醒道:“这一局出了这种意外,任何人都可以提出换牌,这一局作废。”

 锦衣公子见同伴没有换牌的暗示,便道:“不用,发牌。”

 酒鬼也连连道:“不用换不用换!一换牌就把庄家的霉气换走了!”

 柯行东将牌分好推到众人面前,然后拿起自己的牌看了看,很快配成两组覆在桌上。中年文士盯着柯行东的牌,虽然有两张牌的暗记已经消失,不过幸好还记得,他立刻根据对方的两组牌分好自己的牌,并用手势告诉身旁的锦衣公子和白发老者。二人心领神会地配好牌,最后在荷官的开牌声中,有成竹地翻开了自己的牌。

 柯行东待众人亮过牌,这才翻开自己的两组牌。荷官立刻高唱:“庄家两大,通杀!”

 中年文士一见之下面色陡变,不由失口惊呼:“这牌不对!”

 柯行东笑问道:“这牌有何不对?”

 醉鬼也醉醺醺地乜视着中年文士:“莫非你知道柯老板手中的牌?”

 中年文士哑然无语,虽然他记得方才柯行东拿到的不是这两张牌,却苦于无法说出来。略一回想,他猜到是这醉鬼方才趁擦拭酒水的混乱之机,用极快的手法换掉了柯行东的牌。

 “这牌有何不对?”锦衣公子目视中年文士,一脸不

 “方才是我一时看错,”中年文士愧然道“我不会再看错了。”

 “有先生这句话,我就放心了。”醉鬼意味深长地笑了笑,将牌一推“快快码牌,别让庄家的霉气散了。”

 柯行东手法熟练地码牌打骰子,中年文士则全神贯注地盯着牌面和骰子,根据骰子点数一数,见柯行东将要拿到的是几张暗记清晰的牌,他不由暗舒了口气。就见柯行东正要分牌,醉鬼突然道:“等等!”

 “干什么?”柯行东忙问。

 “为了防止庄家做手脚,我要自己拿牌。”醉鬼郑重其事地道。

 锦衣公子不地瞪了醉鬼一眼:“就你多事!”

 “公子财大气,在下可不敢跟你比。”醉鬼笑道。

 “这位公子请便。”柯行东对醉鬼示意。对于赌客这种要求,庄家通常都会答应,这是赌坊惯例。锦衣公子虽不对方多事,但都是闲家,他也不能有任何异议。只见柯行东将牌切好,然后示意众人动手,那醉鬼也不客气,伸手抓起自己的牌,刚看了两张就大呼小叫连称“好牌”

 中年文士再次瞪大了双眼,只见这醉鬼拿牌之后,柯行东的牌突然就变了,其中两张变成了没有记号的暗牌。他指着那醉鬼惊呼:“你、你…”

 “我怎么了?”那醉鬼望着一脸惊讶的中年文士,意味深长地眨眨眼“不必担心,你的要求咱们好商量。”

 “我的要求?我什么要求?”中年文士对醉鬼的话有些莫名其妙。虽然明知对方趁方才拿牌之机,以极快的手法换掉了庄家的牌,但苦于没有当场抓住。见一旁的锦衣公子正用怀疑的目光盯着自己,他心中一凛,想要解释,当着这么些人他又不知从何说起,不由急得头冒汗。

 说话间柯行东已将自己的牌配好推到桌子中央。锦衣公子敲着自己手中牌九,目视中年文士淡淡道:“先生这次可要看清楚自己的牌。”

 中年文士知道他是在等待自己的暗示,可庄家有两张牌是没有记号的暗牌,怎么知道对方如何搭配?他不由急得抓耳挠腮。一旁的醉鬼还不地笑道:“先生这次一定知道该怎么做,不用在下提醒了吧?”

 在锦衣公子的催促下,中年文士只得估摸着庄家的牌比了个手势,谁知一开牌,庄家的牌与估计大相径庭,大杀四方。那醉鬼却鼓掌笑道:“先生果然不负众望,咱们老板定不会亏待了你。”

 中年文士急得脸通红,却无从辩白,锦衣公子则将牌一推,恨恨地瞪了醉鬼一眼,愤然拂袖而去。中年文士忙与白发老者追了出去。

 围观的众人有些惋惜,遗憾没有看到双方最后的对决。柯行东感激地冲扮成醉鬼的云襄微微点了点头。他的身后,柯梦兰也对云襄出了敬佩的表情。一直在人群中观战的金十两兴奋地挤进来,拉住云襄悄声问:“你他妈是如何做到的?竟然在众目睽睽之下做手脚?快教教我!”

 云襄淡然一笑,悄声道:“金兄,咱们有约定。我的秘密若让你得知,岂不立刻就要死?你如果是我,会不会这样笨?”

 金十两一怔,若非云襄提醒,他差不多都忘了这个茬了。略一迟疑,他拉起云襄就走:“我不管了!大不了老子不再做刀客,将收下的定金退还雇主。你无论如何,一定得教教我!”

 “喂!等等我!”见金十两拖着云襄出了大门,柯梦兰来不及跟父亲解释,也匆匆追了出去。
上一章   千门之门   下一章 ( → )
剑侠情缘借红灯剑玄录济公全传镜系列惊杀局京娘荆楚争雄记九阙梦华金陵残梦
免费小说《千门之门》是一本完本武侠小说。更多好看的免费武侠小说,请关注午休小说网的“完结武侠小说”专栏或全本小说排行榜。
完结小说千门之门TXT下载的所有章节均为网友更新,与免费小说网(www.5xxs.cc)立场无关。